歷史性畫面背後 鬆散的人民清流

新頭殼newtalk 文/林雨佑
1970-01-01T00:00:00Z
記者們跟著前頭一直拍照,一直到抵達自由廣場牌坊下才發現:「後面根本沒有人!」。因為,此時第一批群眾才從中山南路開始轉進來而已。圖:林雨佑/攝   
記者們跟著前頭一直拍照,一直到抵達自由廣場牌坊下才發現:「後面根本沒有人!」。因為,此時第一批群眾才從中山南路開始轉進來而已。圖:林雨佑/攝   

昨天在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動民眾遊行到自由廣場途中,在牌坊陰影的一個角落,十幾位全國關廠工人正拿著募集來的萬雙破鞋,丟向馬英九等官員的照片;這個政府剝奪了他們生存的權利,他們窮盡法律途徑、六步一跪、捷運臥軌等手段,卻依然只能透過丟鞋表達自己的訴求。此時,身旁緩緩流過一條「人民清流之河」,極為安靜且緩緩地流向自由廣場。

全程參與公民1985行動聯盟(或者該說是轉型後的公民覺醒聯盟)10月10日的「天下為公」,這群保持匿名性、去英雄化操作議題的公民們值得給予肯定,但一場大活動,也必然有很多可以討論改進的地方。

基本上,「天下為公」在立法院前的活動規劃相當成功。穿橘色T恤的糾察隊有效的分隔人群,讓人行道隨時維持暢通(甚至在立院側人行道還管制人群通行時間,很像音樂會表演中禁止入場);即便有萬名以上的民眾從中山南路、濟南路口一直延伸到林森南路,都維持出高度的秩序;舞台前採訪區必須有記者證才可以出入;串場的舞台劇,無論來賓的短講或表演,都能激起台下民眾的情緒,讓大家用力揮舞旗子、吶喊,從而成功地博得媒體的版面。所以,有點超出預計時間亦無傷大雅。

不過下半場把群眾從立法院帶去自由廣場的部分,就顯得十分混亂,值得檢討。

當時的狀況是:1.1985只對民眾說要走到自由廣場,並沒有說要做什麼。2.要求不喊口號,讓民眾安靜地走到自由廣場(因為經過台大醫院院區,此舉值得鼓勵,甚至還請兩個糾察隊定點舉牌提醒民眾安靜)。3.民眾從早上十點到開始遊行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主辦單位並未提供點心或礦泉水,這時候,太陽很大。

由於這三點因素的混雜一起,導致出一個問題,即民眾不知道到底要去自由廣場做什麼? 加上這時候缺乏一個團體行動的認同符號(喊口號凝聚情感,拉住人潮),又沒有食物及水的補充,導致有的人直接離開現場,剩下的人更是走的零零落落。當前面掌旗的人走得速度不慢。記者們跟著前頭一直拍照,一直到抵達自由廣場牌坊下才發現:「後面根本沒有人!」。因為,此時第一批群眾才從中山南路開始轉進來而已。

1985規劃讓掌旗的柯一正、林峰正、廖本全、賴中強、小野等人在牌坊陰影下等候群眾,讓人以為是要在牌坊下有所行動,不過等不到與第一批民眾會合,掌旗者又再度往前,用一般行走速度直接走上中正廟上面;此時,很多原本參與的民眾只好紛紛走到兩側兩廳院的台階上休息,他們可能也不知道到底接下來要做什麼。

牌坊到中正紀念堂上面有好長一段距離,好不容易走到上面之後,掌旗者們向著廟前陸陸續來的群眾舉旗,又讓人以為將會有什麼動作,不過,旗子馬上又放下來了,因為要等民眾到階梯上集合。

就在這樣鬆散、時而停頓的遊行過程,讓整個上午的靜坐氣勢到了下午,突然消風了一樣。

「各位朋友,我們要重返過去野百合的榮光,請大家加緊腳步,參加今天這個歷史性重要的一刻!」、「如果想上歷史課本就靠這一次啦,請後面的朋友加緊腳步」、「我們要把階梯坐滿,給大家一個美麗的畫面,還要給大家一個驚喜,請大家加緊腳步。」,兩三位糾察隊此時開始拿著大喊公不斷這樣喊著,階梯上的人也陸陸續續聚集起來。

大批的記者還有民眾們,繼續等待,太陽還是很大。

一直等到陸陸續續階梯被坐到七成滿的時候,大聲公內容轉換成:「請左邊的朋友一起喊『後面的朋友快一點!』」,然後坐在階梯左側的群眾就大聲喊「後面的朋友快一點!」,喊完之後還可以聽見人群中傳出笑聲,大概是覺得大家一起喊很好玩。左側喊完之後,右側的糾察隊再接著喊「請右邊的朋友也一起喊『後面的朋友快一點!』」,然後右側的群眾就大聲喊「後面的朋友快一點!」,如此重複約三四次。

這個場面有點像旅行團下遊覽車買土產,導遊不斷督促團員們買完趕快上車,以趕到下一個景點一樣;或是學生社團玩大地遊戲的時候,小隊輔(糾察隊)要小隊員向遲到的其他隊喊話「快點集合,不然要被扣分了!」的感覺。

這個過程中,1985還在考慮,要不要直接放主題曲開始活動,還是繼續等人。

好不容易,等了40分鐘,才總算把階梯都坐滿九成的人,開始唱歌,並把布條放下來,完成歷史性的畫面。然後主辦單位拿出「人權&監聽 賴中強」、「憲法與公民權 黃國昌老師」、「詩歌朗讀 小野老師」等不同議題六個牌子,並請在上面的老師下去拿屬於自己的牌子,不過,卻只有賴中強律師出現,而且還拿錯,拿成黑箱服貿的牌子,其他五個牌子則由糾察隊舉著。

活動結束後,1985在臉書粉絲團上這麼寫:「感謝所有今天來參加『天下為公』的所有公民!我們一起在立法院前參加了街頭的憲法課和公民教育課!我們一起在自由廣場留下了最具歷史意義的畫面!」

不可否認,1985真的很有動員力,不論是八月份的25萬白衫軍挺仲秋,或是今天的活動,不過既然有這樣動員力,也要懂得運用。

如果立法院前的「人民清流之河」是一場大型公民課,而自由廣場前的公民則是一個歷史的畫面,但也不禁令人要問,在技術層面上,為什麼不直接在自由廣場上完公民課然後留下歷史畫面?如果是為了路權申請、怕干擾遊客等理由,那就應該思考如何讓民眾們從公民教室走到歷史性畫面的地方更有效率,而不是讓所有人空等四十分鐘,弱化了整體氣勢。

延伸閱讀: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