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說我肯定服貿、要放鞭炮 是惡意扭曲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謝長廷30日在香港針對兩岸簽訂服務貿易的過程不透明,提出質疑。圖:中央社
謝長廷30日在香港針對兩岸簽訂服務貿易的過程不透明,提出質疑。圖:中央社   

謝長廷的維新基金會與對岸智庫在香港合辦研討會今(30)日落幕。謝長廷致詞時表示,服貿協議談判過程,很多外界都不知道,剛聽對方說,讓利給台灣比WTO多了30%;他則以諷刺口氣說,「算起來要感謝,要慶祝、要放鞭炮,要擁抱」。隨後,謝辦針對新頭殼報導標題「簽服貿協議 謝長廷:應該放鞭炮才對」,發出聲明指出,謝早已以理髮業反彈為例說明,大陸認為善意,但台灣有反彈。「如果講說我是肯定服務貿易協定應該放鞭炮,這是惡意的扭曲。」

對於兩岸簽訂服貿協議,謝長廷表示,「來到這邊最大的收穫,就很多民意代表來講,聽到在這個服務貿易協定這個過程,你看,兩年,對,很多都不知道,這都是民意代表及媒體的,60場座談,讓利給我們優穫WTO,剛才有聽沒有錯多了30%。算起來要感謝,要慶祝、要放鞭炮,要擁抱。但是結果為什麼會反彈那麼大?」

謝長廷說,「剛才余(克禮)所長所講的,這裡有認知的、也有不瞭解,這就是差異」。「雙方期待上有落差,真的講是意外」。談判的人做了這麼大的努力,若有這麼大的利益那是誰受益?為什麼大街小巷反彈這麼大?是情緒、理性還是說明不夠,或評估錯誤,或只是偏頗資訊?這也證明了交流失衡就會有產生這樣的問題。

謝長廷表示,他可以理解余克禮所長必須要表達態度,但他並非要對方放棄國民黨這個舊朋友然後要交民進黨這個新朋友,但交流要平衡才不會造成偏聽。

由於新頭殼先前報導標題:「簽服貿協議 謝長廷:應該放鞭炮才對」,謝辦認為,將造成誤解。他們除了強調謝長廷談到「放鞭炮」等用語,是帶有嘲諷口氣外,隨後也以謝長廷身份發出聲明表示,「昨天我有舉理髮業者小姐的例子談服務貿易協定引起的反彈,證明說兩邊有差異,大陸認為善意,但台灣有反彈。今天我的演講也是一樣,如果像他們講的讓利這麼多,兩年這麼多會議,為何反彈會這麼大?這就是認知的差異、或是資訊的錯誤、偏聽,如果講說我是肯定服務貿易協定應該放鞭炮,這是惡意的扭曲。」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