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參政權遭奪 民團申請釋憲

新頭殼newtalk | 楊宗興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針對現行單一選區兩票制5%的政黨席次門檻、選區劃分票票不等值及保證金制度,多個民間團體10日前往司法院申請釋憲,認為上述制度限制人民參政權,應立即改正。圖片:楊宗興/攝   
針對現行單一選區兩票制5%的政黨席次門檻、選區劃分票票不等值及保證金制度,多個民間團體10日前往司法院申請釋憲,認為上述制度限制人民參政權,應立即改正。圖片:楊宗興/攝   

針對現行單一選區兩票制5%的政黨席次門檻、選區劃分票票不等值以及保證金制度等問題,多個民間團體今(10)日上午前往司法院申請釋憲,認為上述制度限制人民參政權,剝奪小黨及弱勢族群的參政空間,應該要立即改正。守護民主平台召集人、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顏厥安表示,扭曲的選制讓大黨恆大、小黨恆小,大黨壟斷政治獻金還有中選會得票補助,應該予以修正制度、降低門檻。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會長賴中強律師指出,我國自2008年的第7屆立委選舉施行單一選區兩票並立制,然而第2票政黨票要過5%才能分得不分區席次,這讓當時得票加總有11%的9個小黨連1席立委都沒有得到,相當於100萬張選票,這些選民在國會中等於沒有人代表他們。

這次釋憲案的當事人方敏慈表示,宜蘭、新竹人口達4、50萬,有1席立委,而金門、馬祖人口更少,卻也是1席,突顯出宜蘭人的選票比不上金門人的選票,票票不等值的問題很大。另1名釋憲當事人、綠黨成員宋佳倫指出,20萬元的保證金限制,代表一定要有財產才能競選,沒錢的小黨和弱勢只能放棄參與,非常不公平。

顏厥安表示,現行的選舉制度已經傷害到民主體制,他說,票票不等值違反了憲法的平等原則;立院席次也無法完全反映政黨得票,使大黨得利、小黨受害。顏厥安批評,大小黨的財力本來就很懸殊,大黨又能獲取大部分的政治捐獻;反觀小黨,不止落選保證金會遭沒收,連中選會的政黨得票補助都領不到一毛。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政治大學政治系教授楊婉瑩說,台灣的選舉制度混合了所有利於大黨的元素,國民黨用5成多的得票率拿下7成的國會席次,就是最好的例子。

楊婉瑩進一步指出,現行選制根本是一個坑殺小黨的制度,沒錢參選,選後又拿不到補貼,導致小黨必須犧牲主體性「靠行」,就像是當初國親合作下的親民黨。她呼籲大法官能夠做出符合人民期待的解釋,如同當年德國競選補貼門檻從2.5%降為0.5%得票率,就是因為法院做出了正確的解釋。

綠黨共同召集人文魯彬感謝有律師願意為社會公義協助打憲法官司,不像台灣有太多政客參選的目的都是賺錢。他以美國為例,強調單一選區制度的壞處,美國兩黨都無法滿足人民期待,民眾只能含淚投票或者不投票,投票率每況愈下。對於釋憲案,文魯彬期待,司法能夠發揮權力,制衡台灣腐敗的行政、立法兩權,他也呼籲兩大黨候選人現在就推動選制改革,展現對人民的誠意。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