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秋閔家屬的公開信:「Butterfly on the fire」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阿宅反抗軍」發起人朱學恒昨(27)日活動中絕口不談死刑,專注在「聆聽他們的故事」,包括林安順、張雅玲、何佳燕等受害者的家屬都參與本次活動述說心路歷程。不過遭鍾德樹縱火而活活燒死的黃秋閔,她的弟弟與弟媳,選擇以公開信方式述說他們的心情。

本站刊載公開信全文如下:

烈焰噬身的那一刻,妳,在想些什 麼?

不良於行的自己端坐在桌前,滴答滴答地打著算盤

眼角不經意地覷著門外活碰亂跳同齡孩童們跑著跳著笑著

心裡暗暗想著:如果能夠給我30秒,感 受一下跌倒的滋味

也好。

祝融貪婪地吞嚥下妳濃密蜷曲的黑髮

父精母血雕琢的花容玉貌漸漸吐納出焦臭

閃過妳腦際的又是什麼?

是青春年華隻身遠赴香江求醫

換來狀似百足蟲的傷疤與需細看才知的微 跛

是年邁中風的老父 是嬌小堅毅的慈母

還是來不及看著他們長大的三個孩子們

妳已逐漸蜷曲,已經忘了疼痛為何物

很多很多的來不及

很重很重的思緒

化成最後一聲:

〝凱凱,快跑!〞

2001年4月2日下午1時20 分,黃秋閔 (1965.08.14-2001.04.02)遭鍾德樹潑灑汽油點燃後為火焚而亡,此為「桃園佳育心算班縱火案件」,鍾德樹於案發18日後落網,此事件 造成黃秋閔及二名學童羅冠麟、鄭皓丞往生,鍾嫌在落網後仍對造成黃女死亡毫無悔意,僅在員警勸導下對羅鄭二名學童遭波及致死表示歉意。

其實她也是再平凡也不過的人子、人妻、人母。

但是2001年4月2日下午1點10分以後,她成為各大報刊社會頭條新聞,一則永遠網頁上隨便都能search到的案例...那麼地令 人不堪、不忍、不捨。

黃秋閔,一個和眾人一樣誕生在台北城一 隅,童稚時期亦成為當年流行小兒麻痺病毒下另一個被老天圈禁行動的女孩。

從童稚到荳蔻年華繼而照常規地投入職場然後結婚生子,理論上殘疾之人似乎 應該有那麼一點點的自悲自怨自憐,不,從她射入雲鬢的濃濃劍眉與令人無法忘懷的姣好面容裡看得到屬於獅子女的堅毅和爽朗笑容,是父母心中可托付重責的驕 女,也是兄弟間互敬互愛的大姐。

關於她的二三事...也許已漸漸走出家人的記憶中,但她那雙愛笑的眼睛、求學時期滴答滴答撥動算盤的聲音...36年的人生裡是否有喜有悲有 憎有怨,無人知曉。

也許世 俗在她身後給予的評價毀譽參半,而她也從沒想過要當什麼典範或什勞子的headline,就只是那麼的平凡、努力的去過每一天,去愛自己所愛的 人,like the butterfly on the fire,that's all。

她的人生假使不在36歲那年的4月1日中止,如果今天她也身處在凱道上還會是怎樣的光景?也許跟現場的各位 一樣哭腫了雙眼,拍紅了雙手,為人世間的不公不平不正不義聲嘶力竭著。

會很自豪地撫弄 著長得比她高大的孩子倆烏黑蜷曲的髮絲,帶著疲累又滿足的上揚嘴角喟嘆著自己終於可以暫時卸下肩膀上的甜蜜負荷。

或許會把珠算班事業經營的更好,讓撥弄棋 子的滴答聲四處遍響,看著一個個專注身影傳承固有文化。

時而小兒女嬌慵地膩著時而更有guts地承歡膝下,更盡心照顧年邁疾病纏身的雙親,讓旅居海外的兄弟倆無後顧 之憂在他鄉打拼。

然而這些 我們再也不知道能不能夠?活下來的人也走向另一種不一樣的人生路程。

時間的長河慢慢地流,帶走人間多少悲歡離合情與愁,失去親人的那股傷痛,卻怎地不能隨著物換星移春去秋來而稍稍有減呢?

她,不僅是鍾德樹縱火案件的受害者之一

她,是我們的姊姊,永遠活在36歲的姊姊。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