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 東德官員口誤 促成歷史的偶然

新頭殼newtalk | 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分割東西柏林的柏林圍牆全長167公里,被拆除後剩下最長的1.3公里段,成為各國藝術家塗鴉作畫的東側畫廊(East Side Gallery),吸引觀光客佇足瀏覽。中央社   
分割東西柏林的柏林圍牆全長167公里,被拆除後剩下最長的1.3公里段,成為各國藝術家塗鴉作畫的東側畫廊(East Side Gallery),吸引觀光客佇足瀏覽。中央社   

站在今天回憶20年前的往事,柏林圍牆的開放似乎是民意所趨;但是在1989當年,開放柏林圍牆根本是無稽之談。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開放圍牆的決定完全是一場意外,主事者當初沒有料到事情會如此發展,更沒想過世界將就此轉變。

前東德政治局委員莫德洛(Hans Modrow)說,東德的通行禁令禁止大部分的國民離開國境,搞得人民怨聲載道。

後來東德共黨首腦克倫茲(Egon Krenz)突然公佈一套新規定;一旦施行,東德人民要旅行就容易多了。

政府原本計畫在晚間宣布這項新規定,並於隔天早上開始施行。然而,政治局委員夏波夫斯基(Gunter Schabowski)卻在晚上一場實況轉播的記者會上脫口說出這項計畫,更糟的是他還補充說,新的通行規定將「即刻」生效,此話一出馬上引起媒體一片騷動。

夏波夫斯基的發言既難懂又官腔,在場許多記者聽得一頭霧水。BBC記者認為,他大概是暗示東德人民將可自由通行。若真如此,記者會預示了柏林圍牆即將步入歷史。

東柏林民眾的反應非常迅速,成千上萬的市民開始聚集在兩德邊界,要求通行。

衛兵試圖阻攔湧現的人群。然而,在專制政權下生活了幾十年的柏林人實在受夠了,當下拒絕離開。

武裝衛兵和憤怒群眾就這樣僵持不下,眼看情勢越演越烈,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當天有越來越多民眾看了報導後湧上街頭。莫德洛說,最後邊界衛兵逕自決定放行。

「現在來看,我們要感謝的不是政治局的委員,而是邊界警衛。他們當下作出關鍵的決定,直接『把邊界開放』。」

東德的領導當局還不知事態嚴重,全世界早就已經看到電視報導。

在美國首府,前國務卿貝克(James Baker)得知這項消息時,正與前菲律賓總統艾奎諾夫人(Cory Aquino)共進午餐。過沒多久,他聽說有人用大錘子敲打柏林圍牆,他急忙趕回白宮去。

在白宮,貝克和老布希總統都不敢相信電視轉播的景象,他們事前並未獲得任何警示。貝克說:「事件就這麼發生在我們眼前。蘇聯當局或許已經料到會有此發展,但是我不認為美國盟邦中,沒有人會想到事情演變如此迅速。」

貝克感嘆道:「我成年後所熟悉的世界,在那一天變了,徹頭徹尾的變了。」

事發當晚,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Gorbachev),一夜好眠。他幾天前就得知東德人民的渴望。

他以平常心看待對柏林圍牆的倒塌:「我注意到那則報導了,它把我們推向一個新境界。我並沒有抱著多高的熱忱,但這事件如此發展是必然的,我接受這樣的結果。我們都知道,德國的問題到了該解決的時候了。」

不論如何,柏林人在幾個小時之前,已經改變了全球的政治版圖,再也沒有回頭路了。畢竟,這個無可避免、無法想像的意外,已經發生了。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發布2019.11.12 | 08:50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