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拜登政府欲以結盟式戰略圍堵中國

自拜登擔任美國總統之後表達出2024年爭取連任的態度,並強調對中國戰略競爭的概念,乃從美國應採全面性戰略來因應中國的脅迫性和不公平經貿作為,因為中國是近代唯一在軍事、經濟、科技等綜合方面能與美國競爭的對手,拜登政府需確保美國在各項競爭中勝出。

美國會相繼推出《2021年美國創新和競爭法》與《老鷹法案》(EAGLE Act)

拜登政府上任以來對中國政策,不僅大多延續川普作法,在部分議題更提高相關制裁,例如,增加禁止美國人投資中國軍事企業之家數增加、同時多次將涉嫌新疆人權的中國企業與機構,納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當前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審議中的相關對中法案,無論是參議院之《2021年美國創新和競爭法》,或是眾議院研議中之《老鷹法案》,均充分呼應拜登推動對中全面戰略競爭的政策主軸,再次顯示美國不論黨派與政府部門對中國之一致性立場,短期內難以動搖,美國兩院立法此舉讓,中國對拜登政府的作為產生極為嚴重的誤判。

最為關鍵者,乃美國積極與盟國攜手合作,為拜登政府與前朝政府對中政策之最大差異,拜登政府解決與歐盟長期雙邊紛爭之同時,在美歐WTO航空器補貼爭端、232鋼鋁稅爭議之解決方案等場合,一併針對中國非市場經濟發表同仇敵慨聲明,也發布美歐合作對抗中國不公平競爭之對案,美歐聯手對中之立場也走向戰略清晰;再加上美國在印太地區「四方會議」(QUAD)獲得印度、日本與澳洲之響應與投入,同時也引進歐盟等歐洲國家勢力參與印太地區活動下,儼然已成為美國對中策略奠立堅實的後盾。

貿易戰仍有續曲:美中關稅戰短期內不會退場

川普總統從2018年對中國商品加徵懲罰性關稅後,平均關稅從3.1%增加到19.3%,導致美國零售產品價格水漲船高,因此美國301關稅被認為係對美國企業與美國消費者雙輸的錯誤措施。再者課徵301措施後也未明顯解決美中貿易逆差的問題。因此,今年8月初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領銜,與33個美國工商界代表組織共同發出聯名信,敦促美國政府取消美中301措施所加徵的關稅。

然而,從戴琪(Katherine Tai)在10月CSIS談話表示重啟美國企業申請301關稅豁免的程序,隨即也公布相關政策下,隱含著縱使拜登政府面對強大國內產業壓力下,301關稅措施仍將繼續實施至少一段時間。畢竟美國國內普遍對中國仍不友善下,若未獲中國其他承諾或妥協,拜登政府片面取消對中的301加徵關稅,恐會增加民主黨在明年國會期中選舉保住參眾兩院多數席次之風險,因此拜登政府基於自政治利益之考量,短期內不會取消對中301關稅。

此外,仍須觀察之重點在於拜登政對於中國政府扶植國有企業、大量工業補貼、國家資本主義等作法,拜登政府不傾向透過美中第二階段協議,惟戴琪也表示或有其他作法以茲因應,將是是後續觀察重點。 

美國以經濟安全為由:強調關鍵供應鏈變革已定

川普政府時期美國,便已經將貿易戰與產業供應鏈回流連結,並以「經濟繁榮網絡」(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為名推動建立替代性供應鏈。

拜登政府則指示的供應鏈檢討更進一步加速脫鉤的意圖。這種加速供應鏈離開中國的思維,並不符合比較優勢法則,但白宮供應鏈檢討報告的建議已清楚表達美國的政策思維,認為全球供應鏈高度集中在中國,一方面是政府介入的扭曲結果,另一方面使得中國取得資金、技術,已經對美國形成國家安全威脅。再者,拜登總統的核心重點「美國就業計畫」(American Jobs Plan)亦需要藉由供應鏈改造之機會創造就業,因而供應鏈移轉回流美國的方向已然確定,只是時間快慢、部門先後的差異。

最後,拜登各項科技管制政策措施,也多延續川普時期做法,包括外資審查、出口管制、保護資通訊科技與服務供應鏈、數位網路聯盟(DCCP)等,美國維護自身科技創新領先地位的基本立場並無改變。在這些領域,不論擬推動重建美國本土產業生產鏈、抑或尋求新的合作夥伴、或替代進口來源,在美國相關政策推波助瀾下,以及其他歐日澳等國也有類似政策舉措下,這些關鍵與先進技術產業的全球供應鏈與佈局,未來將逐漸有所調整,長期來身為全球供應鏈重要一環的台灣,自然也需要密切關注拜登政府處理中國問題的發展趨勢。

文/林士清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Newtalk新聞立場。)


話題討論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