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政權紀念鄭南榕 卻選擇遺忘台獨烈士?

1970年2月8日,五位泰源監獄的外役政治犯鄭金河、陳良、詹天增、江炳興、和謝東榮,為追求台灣獨立依計畫發動武裝革命。目標是先佔領台東富岡電台,播放《台灣獨立宣言》,號召台灣人起來推翻國民黨蔣介石的外來殖民政權。起義行動失敗後,五壯士向山區逃亡,到2月18日先後被捕, 5月30日從容就義,在新店安坑刑場被槍決,從容赴死的「台灣魂」,足堪為台灣子孫的典範。

然令人遺憾的是,全面執政的本土政權,卻遺忘了泰源五烈士就義50周年紀念。

典範在夙昔

就義前陳良先烈致阿母訣別信:「只是兒真歡喜走了這條路,減免了兒內心的苦悶。千言萬語請您不用傷心,要歡歡喜喜才是。該為時代犧牲的孩兒而驕傲。」白髮人淚送黑髮人,老母無人照顧,陳良卻力勸寡母當歡喜且驕傲,動人之情操堪入英烈祠。

鄭金河烈士綁赴刑場慷慨就義前,猶聲嘶力竭對獨裁政權怒吼:「台灣獨立萬歲!台灣若嘸獨立,是咱這一代少年的見羞。」「阮要去啦,剩的著留給您囉!」在從容就義前一刻,仍不忘囑託後生晚輩,是對台灣人最沈痛呼籲。

烈士們的行止看似如以卵擊石、螳臂擋車,以蚍蜉撼大樹,然至純的浪漫情懷,是知其不可而為之,寧死不屈之理想主義,唯求此生無愧地做個真正的台灣人,喚醒人民血液裡的熱情!「蕃薯不怕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湠」,我們能做的就是接棒完成台灣人的民族大夢,烈士遺書:「一個人有生,也必有死,只是遲早而已。」他們視死如歸對抗強權,是台灣民族的典範。

為台灣獨立開第一槍,竟不為台灣人所知

50年後國民黨下台了,本土政權第二次全面執政,台灣孩子的歷史課本裡仍然沒有五烈士英勇的革命事蹟。中樞年年紀念鄭南榕烈士,並訂4月7日為言論自由日,鄭南榕亦言:「獨立才是台灣唯一的出路。」紀念南榕、紀念228及白色恐怖時受難的知識菁英,卻忘了這幾位平凡卻勇敢的年輕人,他們是付諸行動實踐建國的真英雄啊!

數十年來泰源起義因為反殖民的「武裝抗爭」而不容於蔣政權,淹沒於歷史的灰燼中。然全面執政後的本土政權,對如此驚心動魄、可歌可泣足以驚天地泣鬼神的台灣人民爭自由、爭主權的抗爭事件,亦選擇漠視。一個不懂得珍視自己烈士的民族,就是個軟骨的民族。「台灣民族同盟」及獨派團體長期用心於泰源事件等台灣獨立運動的史實調查與研究,期待能讓年輕人明白在台灣文化裡先輩們曾是如此看待自己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敢於為新國家的理想付出一切。

李前總統所言:「身為台灣人的悲哀」,莫忘

統治者污名化的泰源起義,幾經民間團體多年的努力,監察院才從歷史的灰燼中翻出來,2018年「監察院」調查報告,終將此事件正式定調為「台灣獨立革命起義事件」而非監獄暴動,終於給泰源事件正確的歷史定位。

然五烈士捨身取義50周年紀念日,是民間在替政府辦紀念儀式,檯面上重要的人物是不知道,亦或是選擇閃避?民進黨政府似乎根本忘了泰源事件?除非有一天本土政權幡然醒悟願意站出來紀念他們,否則媒體不會理會,人民對台灣獨立運動的歷史也陌生,而教課書更略之。李前總統所言:「身為台灣人的悲哀」至此深深體會,不知道這句話蔡總統可有感?

本土政權認證殖民政體,選擇遺忘泰源事件?

蔡總統第二任就職典禮上再次以「我們共同經歷的70年」,承接並包裝了「中華法統」,以新的詮釋將殖民統治與台灣人民的民族壓迫捆成了命運共同體,因此當然選擇性地遺忘了泰源五烈士。蔡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獨立自保」是延續蔣介石的「中華民國台灣」「反共保台」,如此國家定位倒退嚕,怎對得起五烈士?台灣人民代代被殖民,400年來根本還沒有真正建立起自己的國家,「中華民國台灣」等同為台灣國家正常化注入病毒,台灣因而跟這個蔣政權所帶來的殭屍政體綁在一起,如何前進?

漫長的半個世紀,蒼涼啊!第二次的全面執政的本土政權,揭櫫轉型正義大旗,泰源事件50周年,若能參照對待鄭南榕烈士規格,祭拜這五位民族英雄,則宣示了新國家、新憲法的國家之路,足以告慰政治受難者的英魂,這才是轉型正義的實踐。想想五烈士的「生命形態」體現了「建國就是台灣人的天職」,執政者當善於誘導台灣人打拼做主人的反抗意志。

典範在夙昔,就從1970年台獨第一槍五烈士就義到1989年鄭南榕自焚殉國,這中間又有多少台灣年輕人在黑牢裡度過青春,甚至犧牲性命?前輩們提著頭顱拚民主、拚國家,前仆後繼不計其數,都是為了下一代,然而520就職蔡總統卻再提「中華民國台灣」,成為第一位拍板認證殖民政體的民進黨主席,令人懷疑民進黨這所謂本土政權對泰源事件這段歷史意義的認知有多少?一心逃避台灣國家路,享有權力的本土政權對得起五烈士?何時這段感人的歷史故事才能書寫於孩子的歷史課本中?

朱孟庠  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