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7

投訴讓人格全毀

這是真實故事。

我的摯友在國中連續擔任導師15年,每年樂在其中,幾乎沒聽過他喊累,畢竟能經營屬於自己風格的班級,其歸屬感與成就感是其他職位所無法望其項背的。不幸去年他家突然發生遽變,經常以淚洗面,鬱鬱寡歡,有嚴重的職業倦怠感,於是暑假過後,改當科任老師。

任教班級的學生天真可愛,熱情的跟摯友打成一片,學生很喜歡他,加上同仁們的持續關心,幾個月後,他又恢復往日活力。很快的,一年即將過去,暑假後又可以接導師,他眉飛色舞的聊起未來的班級經營計畫。

原本燦爛的藍天白雲,突然烏雲迅速大量飛快聚集,下起了滂沱雷雨。六月初,校方接獲摯友任教的甲班家長來電,投訴摯友壓迫她孩子的受教權,校方約談摯友,摯友也準備教育部颁布的教師輔導與管教辦法證明自己的管教方式完全合法,且使用官方提議的正向管教,也試圖澄清自己並沒有做家長指控的諸多行為,儘管舉證歷歷,長官也完全不相信他並勃然大怒:「你不要拿這個(政府頒布的輔導管教辦法)來喇滴賽,你根本沒有當教師的格,更不能擔任導師,這個家長比你適合擔任導師」;甲班導師似乎也撿到槍,先利用某學生在長官面前做假見證陷害同事,再經常利用導師時間交代全班學生「少接近被投訴的任課老師,因為他各方面都不好」(還說了很多不利摯友的評價)。六月底,校方公布導師名單,摯友的名字不在其中。

他打line 給我,問該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我建議他上法院控告家長跟校方,不過這是兩面刃,「你告贏,校方絕對不敢再壓迫你,因為有法院 認證;萬一告輸,校方就以不適任老師的名義解聘你,這根本就是生死鬥」。我再建議他「最安全的方式就是不要處罰學生,管他正向還負面,保持威權形象,學生就不敢在上課吵鬧,這樣誰敢投訴你?」

原來威權才是老師該有的形象,看看世界上的民主國家,人民抗爭不斷,極權國家如北韓,誰敢說政府不好?於是,摯友一改過去15年的初衷,上課面無表情,與學生保持疏離,成了刺蝟老師。

他的名譽與人格徹底被摧毀,還要忍受同事異樣甚至嘲諷的眼光,至今他仍然活在被投訴的恐懼之中,其實在教育界,家長投訴稀鬆平常,可怕的是假訊息與長官的態度,我很擔心哪天他又被投訴,會以死明志。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