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7

多行不義必自斃韓的情節比共叔段嚴重多了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已出爐,由韓國瑜奪魁勝出。之前「韓粉」擔憂韓國瑜可能「被做掉」,郭營也有類似憂慮,怕郭被不公對待,怕初選民調不公。不過,吳敦義說:我不為哪個候選人留歷史醜陋紀錄。吳的回應好像正氣正義凜然。然而事實又如何呢?還很難說。

吳很熟悉政治,處事頗圓融或圓滑,常以和緩緩進方式處理事情。大概是奉行且堅守“事緩則圓” 的原則。其作為往往是老謀深算。然而緩也未必真的會有圓的結果。而且人算不如天算,吳或韓真的能機關算盡,把握天機嗎?

九合一選勝吳頗得意,不過可能與他領導無關。九合一選舉藍營在生於憂患、處於憂患,因而大搞花樣花招,大肆搞怪以求生求勝。對上無憂無慮,死於安樂的綠人、綠選將,不知奮發無憂無慮,只當暖男溫男狗抱貓:這樣在選戰的殺戮戰場是穩死,一定會被選民選票圍攻殺死的。而這與吳可說無關。並非他能指揮運籌而建功。

反而,吳還極可能成為2020國民黨大敗慘敗滅亡的罪魁禍首。因為他眼光短淺,千方百計引入韓,引進韓,成為初選的參加者。韓之前頗拒參選,至少有此姿態,好像在等徵召似的。然而吳不敢犯眾怒,不便貿然徵召。但他發明了徵召使被動式加入初選。曲曲折折把韓引入初選,然後又拐彎抹角讓郭也加入,因而形成了國民黨初選亂打惡鬥。郭可說好像被耍得團團轉了。

表面上看吳好像未偏袒誰,但他顯然較鍾情中意韓。因為他千方百計引韓入初(選),才又以引入郭來平衡,杜非議之口。然而這樣一來亂打惡鬥的局面於焉形成。吳說,我不為哪個候選人留歷史醜陋紀錄。事實上紀錄已昭昭然顯現,赫然在目。

朱郭大戰,郭韓大戰,郭吳、郭姚(林江)大戰,國民黨的混戰惡鬥可說都是起於吳鍾情韓引入韓而來的。他很可能將留下歷史醜陋紀錄,沒有吳,國民黨不會這樣陷於戰亂之中與極可能的敗亡滅亡之中,如郭說的,被殲滅!吳拒絕把手機納入民調而採所謂全民調(其實只是極少極少的抽樣調查)是很容易操作操弄的。不管怎麼說,吳應是比較寵愛韓的。而他好像沒愛錯韓,他初選勝出了,可謂不負吾(吳)望吧?!

不過吳(吾)或許也製造了一顆超級炸彈,製造了國民黨的一個空前危機。吳或國民黨似很會造神,不過也很可能讓國民黨進入了“諸神的黃昏”(參考華格納神樂劇)。

吳在造神而韓也深懂造神技術造神手法。無髮,禿頭,本是一般男士苦惱的事而常設法買生髮藥品或設法植髮,但韓把禿子月亮結合,於是韓神出現了。但人民需要的是能解決民生困苦的賢能,在這一方面神氣一番。禿子神月亮神對登革熱淹水路陷路不平似乎束手無策,因而被封為草包。

照說草包應輸給皮包(郭),但偏偏韓贏了。為何會這樣?說來話長。郭政見有點大而無當,而且不能和氣生財與民眾水乳交融。富人稅查稅言談,讓富人們唯恐他得志,因此反而讓很會造神裝神的韓勝出了。不過郭翁失初(選)焉知非福?韓翁得初或得出(初選勝出)焉知非禍?現在論斷郭韓得失,言之過早。

其實韓已有大麻煩上身而不自知。吳主席愛他韓粉愛他中天中視捧他挺他,這簡直不亞於唐明皇唐玄宗之愛楊貴妃三千鍾愛在一身。吳主席寵韓愛韓國民黨中央寵愛韓,讓人想起武姜愛共叔段。

古文選集(例如古文觀止)常可看到》《鄭伯克段於鄢》這篇文章。文開頭說:初,鄭武公娶於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

共叔段因母親寵愛有靠山而有異志,想奪權取代其兄(鄭武公)。臣下一直勸武公早想辦法把共叔段除掉,不然將成為鄭國大災難。但武公總是說沒什麼不會有事,並說共叔段“多行不義,必自斃”。後來段舉兵叛亂,終於被正武公擺平驅除,無法再作怪作亂。

韓的情況讓人聯想到共叔段。不過韓的情節比共叔段嚴重多了。國民黨對韓對吳不以為然的豈止郭而已?而且還有更厲害的民進黨蔡英文等,正準備收拾韓與國民黨。從這個觀點來看,割草罷韓之舉大可不必了。罷韓無異在替韓造勢。等韓被蔡民進黨修理敗下陣來灰頭土臉就好了,不必費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