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140

費城City Tavern餐廳的4位開國元勳啤酒
ROY

費城是美國誕生的地方,「獨立宣言」與「美國憲法」都是在費城「獨立廳」起草與簽署的;我從「獨立廳」參觀(上了一堂美國建國史)出來,坐在「獨立廣場」一棵老樹下的木頭椅上,9月中初秋的陽光從老樹的林蔭穿透到我身上,微風習來送走幾天前難耐的襖熱。

在費城Walnut街與Chestnut街、第2街與第6街之間才約一平方英里的區域有獨立廳、獨立廣場、費城總統府、自由鐘、美國國家憲法中心、美國郵政博物館、美國第一銀行等開國之初的歷史建物,因此被視為「美國最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平方英里」,正式名稱為「國家獨立歷史公園」;其中「獨立廳」內的「議場」仍保留1776年獨立建國前的桌子、座椅、簽署宣言所用的鵝毛筆、墨水瓶,可以猜想當年各州代表在此討論或爭辯憲法條文。費城當時也是美國獨立前與建國初期的政治與經濟中心。

在「歷史公園」對街的「獨立商場」有一家占地廣大的「獨立啤酒園」(Beer garden),有高腳桌椅也有餐廳的座位,不到中午就吸引許多客人喝啤酒,突然讓我想起每國開國元勳之一的班傑明 富蘭克林的名言:「啤酒是上帝愛我們也希望我們快樂的證明」。後來我在「歷史公園」內販售各種紀念品的「費城遊客中心」,果真的看到透明啤酒玻璃杯用藍色與紅色印著富蘭克林這句Beer is proof that God love us and want us to be happy.。(後人考據,富蘭克林並沒有講這句話,頂多有類似的用語。)

姑且不論富蘭克林是否有講這句話,倒是他還說以下這句充滿哲理的話:In wine there is wisdom, in beer there is freedom, in water there is bacteria.(葡萄酒中有智慧,啤酒中有自由,水中有細菌。)尤其是「水中有細菌」更加強我多年堅持的信念:我若初抵外國異地,總先喝第一杯當地啤酒代替當地的水,再喝當地的水。

有趣的事,當年美國建國諸公,包括華盛頓、傑佛遜、漢米爾頓、富蘭克林都懂得釀酒,也都懂得喝酒。我們來到1776年獨立建國前,這些政治人物常出沒商討建國大計的餐廳City Tavern(位於第2南街S. 2 St. 138號),在此用午餐,搭配這4位開國元勳當年配方的啤酒。

位在費城老城內的City Tavern於1773年還是英國殖民地時代就開幕營業,這家占地寬廣的餐廳客棧,離「獨立廳」的「議場」不遠(約15分鐘的腳程),很快成為出席「第一次大陸會議」(1774)與「第二次大陸會議」(1775-1781)代表們用餐聚會討論的處所。不幸的是,1834年一場大火嚴重受創,1854年倒塌毀壞。1948年美國國會授權「國家獨立歷史公園」規劃保存該市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物與地點,其中也包括City Tavern。

今日呈現在遊客面前4層樓高的City Tavern,是1976年為慶祝美國建國兩百周年重新開幕營業,它是以木頭與磚瓦蓋成、仿殖民時代風格的建築,包括服務生的穿著裝扮也是。1994年國會授權名廚Walter Staib掌管經營這家餐廳,滿頭白髮白鬍鬚臉色紅潤、德裔的Staib是美國知名的廚師作家、電視餐飲節目主持人,他從歷史檔案重建當年華盛頓等人在此用餐的菜餚、糕點、啤酒等食譜,共8季播出的A Taste of History獲得無數座艾美獎,著作包括City Tavern食譜、City Tavern糕點、甜點史收錄了上百樣高雅的美國甜點等書。

頭戴白色皺褶帽、披白色圍裙的女服務生站在City Tavern門口木頭階梯前的接待桌迎迓客人;男服務生穿白襯衫打白色領巾、搭配黑色背心與只過膝的褲子、穿裹住小腿與褲管的白色長襪,有如英國殖民時期的風味。

門口的立招與酒單上的Seasonal Libations(季節獻酒)吸引著我,我點一杯Thomas Jefferson's 1774 Tavern Ale。Jefferson是獨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後來成為第3任美國總統,但他在1785年至89年出使法國期間,對法國波爾多一級產區葡萄酒的熱愛與了解成為一種美談;這杯傑佛遜Ale呈現亮麗的金黃色,散發出蜂蜜香與麥香,十分討喜。據該店的資料表示,這款啤酒是依循當年Jefferson的配方釀造。

我就讀新聞學系後來又在媒體界工作,常引用傑佛遜的名言: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a government, I should not hesitate a moment to prefer the latter.(一個有政府而沒有報紙與有報紙而沒有政府,若非得選擇我毫無遲疑選擇後者。)後來報導葡萄酒新聞,對傑佛遜享受葡萄酒的觀點更讓我心有戚戚焉。至於他喝啤酒的心得是,假如喝的適量可以緩和心情、鼓舞精神並且有益健康。

City Tavern獨家釀製顏色暗黑的General Washington's Tavern Porter,是主廚Staib從紐約大眾博物館「稀有手稿室」發現到喬治 華盛頓當年的配方。華盛頓用糖蜜促進發酵以添增酒體焦糖的風味,因此口感更為多層次,餘韻帶有蜜餞的香氣,十分討喜。華盛頓總統講究中庸之道,據說他不喜歡英國殖民時代維吉尼亞州人民喝酒過量、好賭、抽菸過多的習慣。華盛頓本人種菸草但他後來戒菸,他認為酒醉是一個人最大的惡行。華盛頓將軍對革命之後維吉尼亞州人比較少強迫客人喝酒一事感到高興,並且認為把酒醉的人送回家視為一種榮耀。這種觀念值得喜愛老是強迫對方乾杯的台灣人深思 

華盛頓也是一位釀製威士忌、經營酒業的高手,他在維吉尼亞州Vernon山所建立的蒸餾酒廠至今仍在生產,其中限量的Rye(裸麥)威士忌非常聞名。

小學時候讀過富蘭克林在雷雨天放風箏會導電的故事,這位發明避雷針與無數發明的科學家集作家、記者、出版商、政治家、外交家(曾出使法國成功爭取法國支持美國革命)、慈善家等一身;相傳這杯Poor Richard's Tavern Spruce的配方是他在駐法期間寫的,回美國殖民地之後用Spruce這種樅屬的植物與糖蜜成為釀製啤酒的成分。City Tavern這杯焦糖色澤的啤酒是根據富蘭克林的配方釀製,它散發清爽的植物芳香,口感乾爽。

每次到紐約住在女婿女兒位在華爾街附近的住家,進出總會經過NYSE、Federal Hall、Trinity Church這些知名建物,後者是美國開國元勳、第一任財政部長Alexander Hamilton (漢米爾頓)的安息處,美鈔10元的人頭像就是漢米爾頓。

這4位開國元勳與酒的關係,以漢米爾頓的爭議最多,一般認為他很少喝酒,因此談不上釀製啤酒,他頂多喝巧克力或西打,若有喝酒可能是當時常見產自葡萄牙Madeira島帶甜的葡萄酒。City Tavern的Alexander Hamilton Federalist Ale是屬於Pilsner風格,金黃亮麗的酒體,口感干爽帶有柑橘香氣。

City Tavern分室外與室內餐廳,室內區從地板、樓梯、桌椅都使用暗黑發亮的木頭,餐廳布置得有如宅第的客廳,牆壁掛著舊日的照片、畫作,有鏡子、壁櫃、壁爐等,走在木板上發出接觸的聲響,加上周圍服務生的復古裝扮,有如在18世紀的老宅用餐。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