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549

晚上到紐約文華東方酒店的The Office(辦公室)喝杯酒
ROY

「下班後要不要到The Office(辦公室)喝杯酒?」

在Office(辦公室)喝酒?除非你自己是老闆,否則一定被老闆或你的主管視為「工作不力」。但確實是有一家名為The Office的Speakeasy(美國「禁酒令」時代的地下酒吧)。

這家於6月底才開幕、Speakeasy風格的酒吧,就隱身於紐約的哥倫布廣場的Mandarin Oriental(文華東方)酒店35樓,這個樓層有該酒店的大廳、接待櫃台、Asiate餐廳。每天下午5點才開始營業的The Office,簡潔質樸的酒單與菜單,提供奢華的食物與烈酒。食物有魚子醬、西班牙伊比利火腿、鵝肝醬、頂級肋眼塔塔等;酒,除葡萄酒、Cocktails外,有諸多稀有年份的Cognac、Scotch whiskey、Chartreuse,有些酒每盎司動輒數百美元起跳,一瓶1835年的Hector Romain Cognac,每盎司1200美元。

The Office是芝加哥知名的餐飲集團Alinea跨足美國東岸的前哨點,獲有米其林3星與多次入榜「世界50餐廳」等無數獎項的主廚Grant Achatz與他的合夥人Nick Kokonas把在芝加哥經營成功的經驗,重現在紐約,甚至Bar的名字The Office與即將在紐約Mandarin Oriental開幕的Aviary餐廳名字都一樣。也因此才只有44個位置的The Office至今仍一位難求,也是紐約這個夏日的話題,當然也是媒體的焦點,從Bloomberg到New York Times都有報導。女婿與女兒很早之前就透過網路訂位系統為我訂2個位置(每人訂位費為20美元,訂位成功即刷卡交易,若取消則不退費。紐約諸多餐廳都是如此,防止那些濫用訂位而不出現的客人,值得台北的餐廳學習。)

The Office的入口就在大廳接待櫃台旁一張獨立的領檯桌,不容易「發現」它,真的就如「禁酒令」時代的地下酒吧,得熟門熟路的人才找得到入口。領檯的服務人員確定我們的訂位姓名、人數與時間,才掀開綠色的布簾,把我們交給帶位的服務生,帶位者當然就知道客人的姓氏。

The Office發亮的棕色皮革座椅,深色的木質桌子與柱子,牆上懸掛著大小不一的老年份畫作或是雜誌的封面,吧檯兩側的霧面玻璃散發出柔和的白光,並以木條橫豎交錯有如窗戶,營造出富裕與品味兼具的男主人的「辦公室」(或「書房」)。

細看令人「讚嘆」的酒單之後,女兒點一杯產自奧地利的Grüner Veltliner白葡萄酒,我點Campari Soda當開胃酒,搭配Jamon(西班牙伊比利火腿,4盎司64美元)與Salmon Rillettes(鮭魚抹醬,30美元)。Grüner Veltliner是奧地利、捷克的主要品種,散發出白胡椒、芹菜等討喜的Spicy香氣,搭配鹹中帶有甘甜口感的Jamon非常美妙。一般餐廳都將薄切的Jamon一片片陳現在盤子上,但The Office將薄切的Jamon櫛比鱗次「貼」在一個有如山丘型的白色瓷器上,頂端留一個缺口,有如一座噴出岩漿的活火山口,白色的燈光從中空的瓷器穿透出來,Jamon就是岩漿,也由於燈光的襯托,可以細細欣賞Jamon的肌紋,除口感與嗅覺外,更添增視覺的饗宴。

The Office的裝潢與設計、座位的安排是Hotel-lounge(酒店酒廊)的概念。吧台約有8個位置,沿著牆面是連在一起的座位,每隔約6個人的距離,就設有一個簡易的「服務桌」,上面有一部電腦,兩個「服務桌」之間只有兩張桌子的位置,因此服務生能隨即為客人點酒、點餐,服務非常立即而周道。女兒與我分享一張圓桌,我們面對面坐著,她坐在靠牆的位置;她座位旁保留1或2人的空間,同樣又有一張圓桌。我們的鄰桌原先有兩位女士面對面坐著喝飲料,離開之後,馬上有一對男女入座,這對男女靠牆並肩而坐、彼此卿卿我我。也因此這是看人與被看的lounge,如欣賞客人的裝扮、提甚麼名牌包、穿甚麼名牌的高跟鞋等等;也很容易「觀賞」到鄰桌的餐盤與菜餚的展現,總讓人眼睛一亮,免不了好奇問服務人員「那道是甚麼菜」。

一位女服務生為我們上菜,同時為我們解釋每道菜的特色與搭配的麵包,她聽到我與女兒用普通話交談,隨即帶著親切的笑容對我們說,「那我就用中文跟你們解釋比較直接」,於是我們就聊了起來,而她說的中文口音與台灣相同。原來她5歲的時候,隨著家人從台灣移居紐約,她父親為外省人母親為台灣人。由於女兒也曾經在紐約Mandarin Oriental工作過,瞬間她們就更熟絡,女兒逐一問起當年的同事,也讓我們對The Office的設計與餐酒有更多的了解……

The Office的酒單並沒有逐一列出各種Cocktails的名稱,「但可以把想喝哪種Basic wine調的Cocktail告訴Bartender,就可以為客人量身調製。」於是女兒點一杯Earl Grey Martini(用Vodka、Earl Grey、檸檬汁等調成;也可以用Gin調製。)事後,帳單明細稱這種依客人口味調製的Cocktail為Dealers Choice,我所點的Gin Martini則是Classic Cocktail,而這兩杯都同樣是23美元。

女兒與這位同事聊起近日我們所去過的餐廳,並介紹我在台灣媒體寫餐飲報導,她隨即告訴我們與The Office為鄰的The Aviary餐廳將在近期開幕,目前正緊鑼密鼓進入開幕前的細節,若我們有興趣她可以帶我們參觀,這求之不得的機會,我們滿口答應。

推開大門,迎面而來從巨大落地窗看到的是,鄰近高樓夜間散發出令人屏息的霓虹燈夜景。紐約Mandarin Oriental位在曼哈頓Midtown(中城區)中央公園西南邊,從35樓起才是酒店的樓層,因此可以俯視中央公園與中城區那些大廈,入夜之後霓虹燈之美就如電影的情節,有90個位置的「餐廳未開幕但訂位已排到2個月之後,靠窗那幾張桌子的座位得等更久。」

The Aviary餐廳尚未開幕,但此刻燈火通明,桌椅都還用透明塑膠包著,幾位穿西裝的主管與多位員工就坐在仍包著塑膠桌椅旁在討論一些事情,靠近我們的幾位員工以微笑對我們致意,雖然如此情景,我看到餐廳天花板以白色燈管形成不同層次的圓弧型環繞著餐廳中央的一根圓柱,以及無數站立的閱讀燈(想必將來用在餐桌旁),燈罩與立竿之間的細長管線成優美弧形,與天花板燈管構成的圓弧型狀形成一個柔美的空間……

紐約時報照例在每年8月底那個周三的餐飲版推出該年度的「秋季餐飲預覽Preview」,其中有篇文章報導The Aviary餐廳,將來將從早上就提供餐點至打烊,同時也推出3道、5道、7道的Tasting menu,並搭配Cocktail;此外、如同芝加哥的餐廳也有兩張餐桌在廚房,提供11至13道的餐點,搭配Cocktail與烈酒,同時可以與主廚、Bartender交流互動,這兩張特別的餐桌,就面對著中央公園有絕佳又浪漫的視野。

該報導同時透露雙方過去談了5年才定案,紐約The Aviary是Grant Achatz的第一家店,但不會只此一家,因為Mandarin Oriental集團還有許多酒店。

The Aviary開幕後將與The Office連結在一起,因此將來出入The Office的動線也會有所調整。約一百年前美國實施「禁酒令」(1920-1933,Prohibition),製造了很多社會問題,Speakeasy風格的酒吧也因此產生並且成為一種傳奇,最有名的一家是位在中城區至今仍在營業的21 Club。Speakeasy風格的The Office象徵「過去」「舊有」;The Aviary則代表「未來」「現代」。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