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1,926

從當年Playboy的訪談看今日的川普
ROY

 

我們一定要強硬(Tough)。強硬是心理上要有戰勝對手的能力,而且要面帶笑容。

這是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 川普於1990年接受Playboy雜誌深入訪談其中的一段話。這項前後費時16星期的Candid conversation(直白對談),刊於1990年3月的Playboy。

對照川普在選舉期間的談話與論點,很多觀點他在26年前就已赤裸裸地說出來,而非今日的選舉語言;其中最大的差異是,當年他說「我不想當總統,這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除非這個國家衰弱到真空,我才會改變心意。」

川普當選總統後,我突然想起在我收藏的眾多Playboy雜誌,其中有一期是以川普與玩伴女郎(Playmate)Brandi Brandt合拍的封面(如圖),會有印象是Playboy絕少以男人上封面;另一個主要原因,1990年我擔任台北中文版Playboy的編輯總監,在該年7月號(第4期)也同樣以美國原版為封面並將這項訪談在中文版刊出,我猜想在當年每出一期,就被當時的「新聞局」查禁的年代,看到這篇精采對話的台灣讀者一定不多。(再度印證新聞檢查的愚民政策)

很多媒體用「狂人」來形容川普,或許這些媒體人沒讀過這篇訪問,在川普的觀點,每一個成功的人都有很大的自我…自我並沒有錯,人需要自我,所有的國家都需要自我,「我認為我們的國家需要更多的自我,因為我們被所謂的盟友極度的扯裂,如日本、西德、沙烏地阿拉伯、南韓。」他認為美國為保護那些富有國家年復一年損失數千億美元,不僅甚麼也沒得到而還被世界看笑話。從當年的談話就可以理解今日的川普為什麼要盟邦多負擔保護自己的費用。

1990年當時川普認為(蘇聯總理)戈巴契夫不夠強硬,因此俄羅斯已失去控制「我預測他將被推翻,因為他顯現極端的脆弱。」雖然在訪談中他也對戈巴契夫摧毀蘇聯表示讚美。對於天安門的學生示威,「中國政府幾乎把他擊垮,雖然很邪惡、很恐怖,但他們用力量將他擊退,展現強大的力量。我們的國家現在遲鈍無力…因此被其它國家吐口水。」

這就可以理解川普為什麼認為展現「強硬」的態度那麼重要,因此他在競選期間公開表示要對ISIS用武摧毀它、在美墨邊界築高牆防堵偷渡客(The New Yorker在他當選後的封面就是一堵高高的紅磚牆)、限制回教徒移民等等,並且不斷提出美國第一、美國優先、讓美國再度成為偉大的國家等論調。

在川普眼中競選美國總統有太多事情要做,他也沒有那種耐心,因此當時口口聲聲不會出來選總統;不過Glenn Plaskin這位紐約(每日新聞)名記者專欄作家彎來繞去就是要探索川普選或不選的真真假假(這也是Candid conversation慣用的技倆、也是這個被「紐約時報」視為美國歷史最悠久的專欄的常用手法),因此問川普「你進入橢圓形辦公桌,川普總統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甚麼?」他說「有太多事情。強硬的態度將會有效果,我會對進口到美國的賓士車以及所有的日本產品加稅,我們將會有不可思議的盟友關係。」

問到「對於犯罪,川普總統的立場如何?」「我認為這個國家對犯罪太容忍,人們害怕說出”我要死刑“,但我要它。」問到「川普總統未來長期有怎樣的觀點?」「未來的想法我拒絕描繪它,任何事情都會發生,但我經常想到核子戰爭。」「…沒有人要去談論它,我認為最愚蠢的是人民相信它將永遠不會發生,因為每個人都知道它將造成多大的摧毀,所以沒有人使用它。那是狗屁話。」

川普年輕的時候,他的父親知道如何調教這個頭髮亂蓬蓬的粗野孩子,於是將他送進「紐約軍事學院」,在軍校他體會到不適當的痛苦但也點燃他男孩的雄心;畢業後工作兩年進入知名的賓州大學「華頓財政學院」就讀。

川普每天只睡四個小時,而且很勤奮,在青少年時期「每個暑假我都去工作,我不了解那些十幾歲的孩子整天在家看電視,他們的競爭慾到哪裡去了?工作就是我的基因。」

從Playboy的這篇訪談對話,印證26年後今日的總統當選人,川普的理念與企圖心其實沒甚麼太大的差異。川普與Playboy的創辦人海夫納有諸多共同點,他們都同樣獻身於工作與事業;他們都有正面思考;他們都喝口樂;他們都擁有房地產與飛機;也許讓芸芸眾生羨慕的是他們都同樣有三次婚姻而且都是美嬌娘、一次比一次年輕(川普與現任太太差24歲、海夫納與現任太太差60歲)。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