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一樣印緬遠征軍,不一樣的命運
一樣的印緬遠征軍,都是戰爭的受害者,卻有不同的待遇與命運。
 
 
國防部27日下午,在台北圓山忠烈祠,舉行5萬6千多名緬甸遠征軍陣亡將士迎靈入祀圓山忠烈祠典禮。典禮由國防部長嚴明主祭。國防部說,這批中華民國國軍陣亡將士,是民國31年(1942)到民國33年(1944)間,在印緬地區與同盟國並肩作戰,阻斷日本西進與軸心國串聯,奠定二次大戰勝機,功不可沒,為了表彰遠征軍官兵的忠烈事蹟,特地組成專案小組,將這些漂泊在外七十多年的陣亡將士英靈、迎返回台。
 
 蕭錦文在日本參加研討會
 
事實上,在同一時間,台灣也有另一批台籍日本兵,前往印緬參加日本軍對抗同盟國戰爭,苗栗籍的蕭錦文就是其中之一。蕭錦文曾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捕刑求,差點槍斃,弟弟蕭慶章,50年代加入林正亨讀書會,白色恐怖期間,因「大安印刷廠」案,於1954年1月29日被槍斃;霧峰林家出身的林正亨,也曾是緬甸抗日遠征軍軍官,戰後因「台灣民主自治聯盟案」被逮捕,1950年1月30日槍決,成為臺北馬場町刑場被槍斃第一人。他們與剛入祀圓山忠烈祠的中國印緬遠征軍,都是戰爭的受害者,只是命運與待遇,截然不同,蕭錦文更成為雙重受害者。
 
 
蕭錦文,1925年,生於台北市新富町(老松國小旁邊),父親蕭杞鴻,新竹客家人,曾任日治時期台北第一師範(後來的台北女子師範)助教;母親蕭鄧達,是《大明報》創辦人鄧進益的二姐。
 
 
日治時期,蕭錦文四歲時因父親過世,家裡貧窮,雖曾在日本老師鼓勵與支助學費,順利進入新竹中學就讀。但未畢業即投靠舅舅鄧進益,並進入松茂商行(大明印刷廠前身)當練習生。1941年11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蕭錦文志願從軍,成為陸軍步兵。
 
 
1942年7月份,蕭錦文為「元緬甸派遣森7900部隊」的台籍日本兵,被派往新加坡受訓了三個月,再編派到「緬甸方面軍司令部」服役,期間因為發生日本籍下士辱罵台灣籍日本兵是「清國奴」,雙方發生激烈衝突,蕭錦文拿槍,帶頭加入對抗,事件後被調到十五軍司令布(駐紮緬甸部)前線指揮部,在那裡當了一年半的兵。
 
 
在緬甸期間,因為沒有空軍,領空已被美軍控制,日軍節節敗退,蕭錦文說,「當時因為我們在撤退時,只能選擇晚上時候進行撤退,因為夜間行軍,緬甸又在赤道下,疲累、流汗又沒水喝,口渴難耐,在抵達ミリタン河前,我看地上有一處牛蹄跡(坑),裡面似有積雨水,我受不了就趴下去喝,結果就這樣得了虐疾,無法行軍,只能被戰友扛著,等走過了河,就被送到緬甸的前線野戰醫院診斷,經診斷得了傳染病,最多一天拉了62次,軍醫投藥後送到泰國曼谷陸軍病院,這裡是最高級的醫院,所有戰爭受傷、生病的軍人都送到這裡醫治,整個醫院都滿員,我在走廊住了一個禮拜,又送到柬埔寨金邊的兵站病院治療。」
 
 
在金邊療養了四、五個月,蕭錦文身體慢慢好轉,這時,透過日本天皇御音放送,才知日本宣佈投降(當並不知美國在日本本土投擲了兩顆原子彈),蕭錦文等「元緬甸派遣部隊」都在金邊被解除了武裝,同時被編入駐紮越南西貢(胡志明市)的「盾部隊」(陸軍) ,與越南西貢士兵一起行動,「越南原為法國殖民地,日本戰敗後,越南人為了爭取獨立,與法國軍隊發生戰爭,當時除西貢由法國人控制外,鄉下地區則為日本人支持的越南游擊隊掌控,雙方作戰時,法國都先派日本兵擔任先頭部隊。」
 
 
1945年日本戰敗,1946年5月10日,蕭錦文與一群台籍日本兵被集結到西貢市,搭乘日本掃雷艇回到高雄,再搭火車回到苗栗,台灣的蕭錦文,才知道弟弟蕭慶章已獨自到台北跟著媽媽住,並就讀成淵中學,蕭慶章畢業後,回到苗栗找哥哥,戰後因為頭路難找,為了生活,兩兄弟一起到磚仔窯擔土賺錢,一天五角,兩兄弟一天賺一元,後來,因為舅舅鄧進益知道他們兄弟的狀況,寫信叫兄弟倆一起到《大明報》工作蕭錦文擔任業務員,並兼任記者,弟弟蕭慶章做檢字工人,兄弟兩暫時度過一段平靜的生活。
 
 
《大明報》社址位於漢口街一段120、122、124號(五間店面),蕭錦文住在報館樓上,1947年「二二八事變」發生當天時,正好全程目擊,跟隨大鼓隊沿路採訪。
 
 
「二二八」第二天,舅舅鄧進益因與蔣渭川、王添灯、林佛樹、駱水源等有頭有臉的台灣精英認識,這些人共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時,鄧進益也擔任處理委員。
 
 
豈料,3月9日早上約六點多,軍警前往《大明報》及鄧進益住家抓人,前一天晚上,鄧進益據報當局有抓人行動,事先潛逃躲避,再間接偷渡至中國,但鄧進益父親,姪子蕭錦文、楊姓外務員等都被抓走,鄧父雖被釋回,蕭錦文與另外被捕的七、八個年輕人,本來以押出要槍決的,幸經來台灣調查二二八事件的國防部長白崇禧下令,所有羈押嫌犯,未經審判不得槍決,蕭錦文才幸運地活了下來,但已在拘留所關了約兩個月左右,隔了幾年之後,他才知道,楊姓外務員已在拘留所被刑求致死。
 
 
蕭錦文出獄後,因為報館被關,無法上班,為了生活,遂與緬甸回來的戰友合夥,在延平南路一條巷子內開設一家小型印刷廠,1949年,國民黨在大陸作戰失敗,撤退到台灣,因為印刷政府書類文件賺了一筆大陸財,過了兩年左右,生理普通,不太賺錢,印刷廠才收起來。白天在遊藝公會(撞球、乒乓球之類的公會)擔任書記,晚上踩三輪車,並兼營三輪車頭燈電池生意(幫人充電池)。
 
 
沒想到,蕭錦文踩三輪車這段期間,小一歲的弟弟蕭慶章就在這時候因案被槍決。
 
 
蕭慶章,日治時期成淵中學畢業,二二八事件時期,擔任舅舅鄧進益《大明報》檢字工人,期間因報館幫霧峰林家後人林正亨,印刷過宣傳品,而與林正亨認識,1949年加入林正亨的讀書會。
 
 蕭錦文的弟弟蕭慶章,白色恐怖時期因案被槍決。
 
白色恐怖時期,林正亨被控涉入「台灣民主自治聯盟案」被槍斃,「台灣民主自治聯盟案」係陳百川所組織,主張台灣需求高度自治,被認為是中共外圍組織。1949年3月,林正亨參加該組織,替陳百川洽印及散發綜合文摘、和平文獻等資料,傅世明因曾在林正亨所開設之建成行幫雜,亦與陳百川結識,而加入該組織,並以青年同盟及青年文化協會名義吸收黨員,散發反動刊物,組織讀書會。同年8月,台灣省警務處刑警總隊先後逮捕林正亨、傅世明等20餘人,12月20日林正亨、傅世明被以意圖顛覆政府並著手實行罪名判處死刑,吳萬福、施顯華等五人,以參加叛亂組織,判刑12年。
 
 
參加林正亨讀書會的蕭慶章(蕭慶璋),也於1953年前後被捕失蹤,但卻事隔一年多,蕭錦文始知弟弟被拘押在軍法處(今之喜來登大飯店),蕭慶章被指控涉及「大安印刷廠案」,而與該廠另外三名員工,同時間在1954年1月29日被槍斃,四具屍體丟棄在目前台北市林森北路14、15號公園的凹坑內,哥哥蕭錦文收到軍法處送來弟弟的遺物,才前往收屍。
 
 
林正亨(1915-1950年),則是霧峰林家,林獻堂堂兄林季商(又號祖密)四子、林朝棟之孫,林朝棟在清朝時期,因戰功封官(參與平定太平天國,清法戰爭,協助劉銘傳抵禦法軍),統領棟軍兼全臺營務處,1985年5月,台灣割讓日本,林季商隨父林朝棟返回中國,1904年林朝棟去世,由林季商襲爵,旋於1913年入籍中國(1915年才脫離日本籍),1915年,林季商加入中華革命黨,並捐助革命,1918年被孫逸仙任命為閩南軍司令,歸陳炯明節制,協助孫中山革命,然為陳炯明與閩省軍閥所忌,同年被捕於古浪嶼自宅,陳炯明叛變後復被捕,之後脫離軍旅,改營實業,創疏河、華崶公司,1925年為軍閥張毅所補遇害,得年48歲。
 
 
林季商生有九子,四子林正亨,1939年畢業於前身為黃埔軍校的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1944年加入緬甸抗日遠征軍,戰鬥中身負16處重傷,幾乎喪命,對日戰爭勝利後返台,曾任警務處專員,1950年1月30日因「台灣民主自治聯盟案」被逮捕,成為臺北馬場町刑場被槍斃第一人,年僅35歲
 
 
戰前是「元緬甸派遣部隊」台籍日本兵的蕭錦文,戰後,他的弟弟蕭慶章,卻因為參加林正亨讀書會,再被指控加入劉述生領導的所謂共黨組織「LT」支部「大安印刷廠案」被槍斃。
 
 
蕭錦文與林正亨在二次大戰期間,屬於敵對的雙方,卻在戰後,因為「二二八」與「白色恐怖」事件,成為相關案件的受害者,不禁令人吁噓;看著當年的中國的印緬遠征軍,最後入祀台灣的圓山忠烈祠,也參加緬甸遠征軍的「元緬甸派遣森7900部隊」的蕭錦文等台籍日本兵,內心想必更加感慨。         
 
參考資料:
1、蕭錦文先生口述訪問,20136261220,台北市二二八紀念
      館、林口住宅。
 
2、許雪姬,《林正亨生與死》,南投︰台灣省文獻會,200112月;
     喜夫,《林朝棟傳》,南投:台灣省文獻會,19794月;邵銘煌,
   《探索林祖密》,台北︰海峽學術出版社,2009。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發布2021.04.16 | 08:52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