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管仁健觀點》敬悼那帶我跨出鍵盤第一步的汪笨湖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作家、政論名嘴汪笨湖今(16)日上午病逝於成大醫院。
作家、政論名嘴汪笨湖今(16)日上午病逝於成大醫院。   圖:翻攝自汪笨湖臉書

大部分的人認識我管大,是在網路上看了我的部落格《你不知道的台灣》,少部分的人認識我管仁健,則是看了我的那3本系列叢書《你不知道的台灣》。但還是有極少數的認識我,是來自電視節目。

雖然人人都知道我是「寫得比說得好,說得比長得好」的鍵盤小五郎,但像我這樣的一個人(謎之音︰先生,你掉了一個渣)也能出現在電視上,就一定要感謝那帶我跨出鍵盤第一步的恩人——汪笨湖先生。

我與汪董素不相識,生活中也難有交集,雖然相互看過對方的小說,但進入中年後,我們都不再發表小說。2011年10月,汪董在台南的番薯電視台已開播,有一天我很意外的接到汪董特助陳小姐的電話,她說汪董想請我做節目。

一開始我以為只是個談話性節目需要來賓,可是追問後才發現,原來汪董想為我量身打造一個談論台灣史的電視節目。我的長相抱歉、口條又超差,就算是上電視,也是一天打魚,半年曬網,比我合適的名嘴車載斗量,怎麼輪得到我?

然而汪董不死心,為了讓我放心,他甚至說要自己跳下來串場,給我完整的一小時,每一集就好好的只談一件事。在他的鼓勵下,《台灣CIA》就這樣開播了。YouTube上還有一些我們當年一起打拼的畫面。

雖然後來番薯台因為種種原因停播,但我每年都還是至少一次南下拜訪汪董,暢談從年輕時熱中的小說,到中年後成天鑽研的文史掌故。想到「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祗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

要跑,我跑不了千里,要吹要捧,我也吹捧不了千里。但如今能倖免駢死於槽櫪之間,自然是要感謝不吝提拔我的伯樂。多年後拜訪汪董,我才冒昧問他,當初究竟是看了哪篇拙作?才特意要來邀我。

原來汪董的舅舅黃金來,自幼聰慧且成績優秀,日治時代不滿殖民政府教育上的差別待遇,堅持要就讀上海交通大學,外婆不讓他去,兩人爭執,舅舅就爬到村子裡最高的樹上不下來,外婆只得在樹下哭求:「好啦!讓你去讀書啦!快下來,會危險!」

黃金來去上海交大念了一年,就因戰爭爆發而回來讀台大。戰後留學美國,又因參加台灣民主運動被列入黑名單,終生不能回來而客死異鄉。

汪董舅媽「美蘭」的故事也很曲折。黃金來在台大時認識了同學的妹妹,來自屏東內埔的客家女性,不但長得漂亮又會持家,而且慷慨大度,汪董他們這些後輩都蒙受其照料。

可是汪董自幼就有一個疑問,他舅媽一隻眼睛失明,小時候很天真,他問舅媽為什麼會這樣?舅媽就開玩笑地說︰「小朋友要用功,不要整天看電影,舅媽的眼睛就是看電影時被人用手榴彈炸瞎的。」

汪董當然不會相信美蘭舅媽這麼「瞎」的理由,可是他看到《你不知道的台灣》部落格這段記載後︰

「1954年1月24日,高雄市光復戲院24日下午四時十分散場時,二樓太平門附近突然發生爆炸,一時秩序大亂,當場死亡者周長勝一人,重傷十二人,其中胡茂星送抵醫院後即不治身亡。」

至此他才發現︰原來這個改變小老百姓一生的「重大」事件,一個老兵自殺,在別的台灣史相關書籍裡絕不會提到,卻在我的文章裡找到了,因此他才會力邀我來《台灣CIA》,甚至要為我跨刀,他希望藉此鼓勵我繼續寫作,讓台灣庶民史更豐富些。

我和汪董的家人一樣,很不捨他在最後這段日子,經過了這這麼辛苦的治療後仍離我們而去;但另一方面,我也要再次很喜樂的在此向大家宣告,我們親愛的汪董,已經跑盡了他當跑的路,打過了他該打的仗,如今他安睡在主的懷裡,不再有痛苦、不再有眼淚,等待我們在那一日重逢。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作家、政論名嘴汪笨湖今(16)日上午病逝於成大醫院。
汪笨湖當年邀請管仁健主持節目,還自己跳下來串場,力挺新節目。   圖:翻攝自管仁健臉書。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