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庾澄慶究竟是在跩什麼跩(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歌星庾澄慶近日身體狀況不佳。圖:管仁建/提供   

2014年9月16日香港《蘋果日報》報導「【前妻再嫁】53歲庾澄慶心悸胸悶,突入院今晨施手術 」新聞裡提到:「這邊伊能靜高高興興宣佈,同秦昊一段姊弟戀開花結果,求婚成功,婚期暫定為明年二月;但另一邊今日卻傳出伊能靜的53歲前夫庾澄慶(哈林)昨日因為胸悶心悸,被送往台北榮總醫院診治。經理人回應只是例行性健康檢查,但也有消息指哈林今早已完成心導管手術,目前正在靜養。」   

新聞中也提到,哈林一向熱愛運動,之前更挑戰三項鐵人賽,健康情況一向沒太大問題,亦未有家族病史,故即使現胸悶心悸等症狀已有約半年,但因病況輕微,未有特別留意,直至近來症狀頻率突增,故決定到榮總醫院檢查,及後更傳出已接受心導管手術。   

據哈林友人透露,哈林平常壓力大,又容易「諗多咗」(想多了),有什麼事都自己攬上身,又不願意同人傾訴,長年累月惡性循環,未知是否因此致心臟出毛病。至於伊能靜微博就暫未有提及前夫病情。   

被外界定位為外省第三代作家,最近已登記基隆市安樂區鶯安里里長競選的好友張之豪,曾在自己臉書上回溯自己的族群觀念會被「開天眼」,就是來自於一九九○年代每週日晚間八點在華視播出的《超級星期天》。   

這節目是由被記者封為「綜藝大姊大」的小燕姊擔綱,旁邊則搭配了庾澄慶、吳宗憲、卜學亮、黃子佼與曾寶儀等副主持人。那時吳宗憲剛從台語男歌手轉型為排名很後面的副主持人,但吳宗憲很會搶話,而且很好笑,應該是那節目裡唯一好笑的主持人。   

然而每次節目裡只要吳宗憲一講話,另一位主持人庾澄慶就會在張小燕的支持下,繃著一張娛樂記者所形容的「雞巴臉」(說是「臭臉」比較好),不斷粗魯地 打斷他、訓斥他或虧他;偏偏庾澄慶就是個怎麼看也很難讓人笑的主持人,因此他與吳宗憲每次對話,永遠就只能展現出一種「我瞧不起你」的優越感。

張之豪說:「雖然不能期待從綜藝節目裡學到知識,但吳宗憲每次都顯現出他比庾澄慶更博學多聞,或至少更認真做功課。庾澄慶主持節目時反應慢、口才差,缺乏幽默 感,觀眾一眼就能看出,吳宗憲比他更適任主持人。」   

在這麼明顯的優劣對比下,庾澄慶唯一還能自以為是的「笑點」,就是靠著不斷取笑吳宗憲的口音,或是用高級外省人的權貴心態,不經意地表現出對台語、台 語歌、台灣人與台灣人的生活習慣的某種瞧不起。所以,張之豪的結論就是:   

「那些看電視經驗對我來說,是一堂又一堂的課程。張小燕和庾澄慶不斷在展示,一個無知的外省人是可以多麼無視於自己的無知,只憑優越感就毫無理由地看不起人。吳宗憲明明就是節目裡最認真、最努力、最好笑也最優秀的主持人,但卻因為省籍,在節目裡無端被其他主持人踐踏;並且那些踐踏他的人,恰恰就是最懶惰、無聊、根本就沒資格在綜藝界裡混飯吃的人。張小燕與庾澄慶算是真正幫助我磨利了我對人的觀察視角,從此我再也不能也不會在聽東西、看東西時,不察覺到 自己隱藏的偏見與歧視了。」   

其實1990年代台灣剛解嚴,在李登輝執政下經濟還不錯,本土意識興起,像庾澄慶這樣的演藝圈天龍主持人,在電視上還懂得隱藏收斂一點。這幾年由於台 灣電子媒體的生態更惡劣,電視台高層媚中媚共的無恥行徑,更是走在各行各業之先,使得庾澄慶在台上的囂張跋扈更甚於當年,如今他已撕下當年記者形容的雞巴 臉,換了一副更誇張的超級雞巴臉。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09年11月7日,台視製作播出的《百萬大歌星》,蔡小虎唱了一首台語歌〈愛拼才會贏〉,來自對岸的女歌手劉力揚,用低沉的嗓音 接唱了最後三句,竟然完全無誤,讓蔡小虎訝異地說:「這個歌連外國人都會唱……」   

沒想到蔡小虎下面的話還說完,庾澄慶馬上就擺出他招牌的超級雞巴臉,粗魯地打斷並訓斥蔡小虎說:「他哪裡人啊?你以為我們什麼印度啊馬來西亞這邊也是 外國啊!」場面尷尬到連站在旁邊的劉力揚表情都不自在,只能笑笑著說:「內地的朋友」,蔡小虎也誠惶誠恐地道歉說:「內地的朋友,我講錯了。」   

我並不是什麼鐵桿台派,應該說是連台派也不算,我對庾澄慶或蔡小虎各自有什麼政治立場也毫不關心。每個人出身背景不同,後天養成的意識形態更難一致, 因此在民主化的台灣,正常人應該要有點基本的禮貌與修養。任何人要稱對岸是中國、祖國,或者是大陸、內地,這都是他個人的自由;縱使一旁的人不喜歡,也該 有點基本的禮貌,不該打斷別人的說話。   

例如2013年7月,分別來自兩岸的女網選手謝淑薇與彭帥,在溫布頓網球錦標賽獲得女雙冠軍,賽後記者會時,日本記者先稱讚謝淑薇,說她是「第一個拿 到大滿貫冠軍的台灣人」,並請她談談:「這對自己的國家有何意義?」當兩人在交談時,一旁來自對岸的彭帥,用的也就是庾澄慶這種超級雞巴臉,粗魯地打斷: 「對不起,我還坐在這裡,我不能接受台灣是一個國家的說法。」   

中國?祖國?大陸?內地?其實怎麼稱呼對岸,我們很多人也就是隨口而出,用自己習慣的說法,不盡然就代表著什麼強烈的政治立場。就像我父親用國語說 「日據」時代,母親用台語說「日本」時代一樣,那就只是各自的習慣用語。蔡小虎口中的「外國人」,顯然也只是脫口而出,而被庾澄慶無理打斷的後面要說的, 語意顯然也只是要誇讚劉力揚而已。   

實在很難理解,《百萬大歌星》若是在對岸製播,庾澄慶要配合「國」策,還是要逢迎諂媚,對蔡小虎做出這種粗魯倨傲的表情與動作,大家還能理解。但這是 在台灣電視公司製播的節目,主持人卻要去迎合對岸的統戰,而且還要去扯什麼馬來西亞、印度,用歧視黑皮膚的外國人來區分內地與外國,恰恰更暴露了這些大中 國沙文主義者的偏狹與無知。何況大部分黃皮膚的中國人不懂台語,在新加坡的馬來裔或印裔,反而懂得福建話。真的,沒有人能污辱你庾澄慶,除了你庾澄慶自己 以外。   

其實庾澄慶在舞台上會以這種「高級外省人」的姿態霸凌他人,憑藉的是階級優勢(不只是籍貫優勢),會在鏡頭前表現這種低俗卻自以為是幽默的幼稚行為, 關鍵還是在於個人品味與父母教養。庾家是雲南的世家,父親庾家麟當年娶了京戲名伶張正芬,好友顧正秋帶著同居人前財政廳長任顯群出席婚禮,還被《大華晚 報》拍照登出來。王八好做氣難受,小蔣看得到卻框不到顧正秋,憤而將任顯群羅織入獄。   

當年演藝圈跟政壇一樣,高級外省人裡還是有比較級與最高級,庾家麟來台後只是國代,國大裡這樣的人上千,連老蔣、小蔣甚至蔣緯國、陳誠都是國代,庾家 麟這種只有虛銜卻無官位的國代,還不算是真的高級外省人。演藝圈真正喊水會結凍的高級外省人是陶大偉與王小棣,因為陶一珊與王昇才是兩蔣時代的東廠欽差掌 印太監,但在陶大偉與王小棣身上,反而看不到庾澄慶那種低級趣味,可見關鍵還是個人品味與父母教養。   

庾澄慶自以為傲的階級優勢,在另一邊的台派人士眼中,反而只是些負面材料。40年不改選資深民代,另一種說法就只是兩蔣豢養的老賊;媒體筆下的京劇名 伶,另一種說法就只是當紅的戲子;至於他口中的「內地」,也不過就是被狗仔拍到他前妻給他戴綠帽子的地方。假如他上節目當來賓,別的主持人也繃著超級雞巴 臉,用這些事來打斷他,甚至給他難堪,他自己又要如何自處?   

但是我替當年的吳宗憲說公道話,只是要突顯當年兩蔣語言與族群政策的荒謬。因此,我們要譴責的是這種霸凌弱勢的惡行與心態,而不是集中火力去攻擊庾澄慶這個藝人;換個角度來看,他也是兩蔣語言與族群政策下的犧牲品。   

因此同樣的,對於吳宗憲長年在舞台上霸凌女性,至今依然死性不改的性別沙文主義,就該與族群沙文主義一起受譴責。尤其是吳宗憲在面對台語腔更重的許純 美,砍起來照樣也是刀刀見骨。所以,我要提醒年輕卻激動的鄉民們:   

「人類的文明,常是由自己的愚昧與別人的苦難累積而成。我們討厭被歧視,但遇到比自己更弱的人時依舊歧視他。我們討厭被壓迫,但遇到比自己更窮的人時 依舊壓迫他。我們討厭恐怖主義,但我們執行反恐怖主義時手段更恐怖。」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圖:管仁建/提供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
小警察大啟示(林青弘)
為什麼學界那麼生氣(陳芳明)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