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自中國爆發後已在全球奪走逾354萬人性命,各國經濟大倒退,究責聲浪始終不斷,而中國始終否認病毒源自武漢。不過,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2019年有人員不適,加上美國總統拜登下令情報部門90天內查明疫情起源,新型冠狀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再度引起討論。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則指出中國一直迴避究竟疫情最初是如何出現等等問題,無法釋除外界對實驗室洩毒的疑慮,報導並提出6個北京必定拒絕回答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武漢實驗室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實驗室洩毒論提出,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而不是有人在華南海鮮市場被帶病毒的動物感染,甚至有人認為與中國生化武器計劃有關,但至今未找到證據。中國雖然否認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但外界始終關注這個機構,尤其是知道研究所有做關於蝙蝠病毒的研究,其中一個病毒更雨如今大流行的新冠病毒「Sars-Covid-2」幾乎一模一樣。

世界衛生組織(WHO)人類基因組編輯顧問兼智庫「大西洋理事會」高級研究員梅茨爾(Jamie Metzl)直指「中國由始至終都在掩飾事件,只是火上加油。武漢爆發疫情之初,中國就在銷毀樣本、隱藏紀錄、囚禁民間記者。」而美國政府如今再度呼籲西方盟友一起調查疫情起源,專家同時也質疑是否有機會找到足以證明武漢實驗室洩漏病毒的文件、訊息或電子郵件。

第二個問題是「為何懼怕真相?」世衛今年派員到中國調查疫情起源,但受到百般限制,調查小組未能自由地接觸重要資料文件或相關人員,只能在沒證據下作出調查結論,就是病毒「極不可能」由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世衛國家和全球衛生法合作中心主任戈斯汀(Larry Gostin)形容,世衛這次調查之旅「更像一趟迪士尼之旅」。連被指偏袒中國的世衛秘書長譚德塞也坦言調查行程「不夠廣泛」。中國上周已經表明不會配合世衛進行第二次的獨立調查,讓外界更加質疑中國有所隱瞞。

第三個問題是「實驗室是否安全風險?」有美國官員曾經在2018年1月到訪後向華府提出關注,認為武漢實驗室沒有足夠技術保障設施安全運作,當時已提出警告,指一旦外洩蝙蝠病毒可能會引致大流行。曾到中國進行生物安全訓練生物防護顧問波塔(Anthony Della-Porta)甚至提到︰「中國與大部份世界都十分不同,實驗室的負責人全是共產黨員,而這些人很多都沒經過科學人員的安全訓練,而且他們深受限制,必須服從於共產黨規條。」

第四個問題是「石正麗扮演什麼角色?」有公開紀錄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曾進行「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意即故意創造更多受感染病毒,以預測未來的冠狀病毒感染需要何種疫苗。研究所內長期研究蝙蝠的中國科學家石正麗。在武漢爆發疫情之後,曾經反覆檢查是否有不當處理實驗物料,直至知道病毒基因序列與她手上樣本不符,才「鬆一口氣」。她曾向媒體透露,由於擔心病毒是來自她的實驗室,憂慮得「數天都無法入眠」。

第五個問題是「『零號患者』是一名科學家?」根據美國情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有3名員工於2019年11月不適,出現「與新冠肺炎一致」的病徵,須入院治療,數星期後便出現有關疫情的報告。目前無法知道這些員工是在實驗室,抑或其他地方受到感染。但過往多次流行病都與實驗室洩漏有關,台灣2003年爆發SARS疫情,就是一名科學家在軍方實驗室清理不善造成,而新加坡一名博士生在實驗室錯誤處理SARS病毒也造成當地出現疫情。

第六個問題是「世衛成員達斯札克(Peter Daszak)與中國有什麼關連?」英國動物學家達斯札克是調查中國疫情起源的世衛小組重要成員,他曾公開否定實驗室洩毒論,宣稱是「純粹的胡說八道」。他同時在權威科學期刊《刺胳針》(Lancet)主持一個委員會,負責研究疫情的來源。而英媒近日揭發多份相關期刊,之前堅拒刊登由頂尖學者所撰、懷疑病毒源於自然之說的文章。

而達斯札克同時也是美國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跟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世衛人類基因組編輯顧問梅茨爾直言︰「達斯札克存在巨大的利益衝突。他是《刺胳針》委員會及世衛的一員令人感到憤怒。」達斯札克也曾經與石正麗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緊密合作,2015年曾攜手發表報告,闡述有關「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當時他們的實驗室屬第二級生物安全水準,只有基本安全保護,如實驗室外袍和手套等等。

另外,美國抗疫大將、白宮抗疫顧問佛奇(Anthony Fauci)在美國議員多次質詢下,終於在25日的眾議院聽證會中承認「生態健康聯盟」把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逾60萬美元撥予武漢病毒研究所。共和黨眾議院兩名資深議員28日致函佛奇並向他表明:「假如美國納稅人金錢被用作研發新冠肺炎、功能增益研究、或是以任何形式協助隱瞞疫情,生態健康聯盟必須被追究責任。」

中國始終否認病毒源自武漢,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2019年有人員不適,加上美國總統拜登下令情報部門90天內查明疫情起源,新型冠狀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再度引起討論。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則指出中國一直迴避究竟疫情最初是如何出現等等問題,無法釋除外界對實驗室洩毒的疑慮,報導並提出6個北京必定拒絕回答的問題。而中國上周已經表明不會配合世衛進行第二次的獨立調查,讓外界更加質疑中國有所隱瞞。

武漢肺炎疫情自中國爆發後已在全球奪走逾354萬人性命,各國經濟大倒退,究責聲浪始終不斷。而中國始終否認病毒源自武漢,美國《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2019年有人員不適,加上美國總統拜登下令情報部門90天內查明疫情起源,新型冠狀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再度引起討論。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則指出中國一直迴避究竟疫情最初是如何出現等等問題,無法釋除外界對實驗室洩毒的疑慮,報導並提出6個北京必定拒絕回答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