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陳文甲觀點》強人政治與現實利益下的菲律賓新政局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文甲
7773-07-01T08:52:59Z
12、13日於華盛頓召開的「美國東協特別峰會」,菲律賓以總統改選的理由缺席,意味著菲律賓已經有「不看好」的先見之明。陳文甲認為菲律賓將朝「親中離美」的方向發展。   圖:截自臉書República de Filipinas
12、13日於華盛頓召開的「美國東協特別峰會」,菲律賓以總統改選的理由缺席,意味著菲律賓已經有「不看好」的先見之明。陳文甲認為菲律賓將朝「親中離美」的方向發展。   圖:截自臉書República de Filipinas

一、小馬可仕勝選關鍵在強人政治

隨著日前菲律賓總統大選底定,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能夠以歷史高票當選,與現任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女兒薩拉(Sara Duterte)搭檔競選正副總統有關。因為杜特蒂在六年任內的強力反毒、整頓治安與振興經濟等強人政績,在菲國人民心中的評價很高,這次他女兒搭檔小馬可仕競選副總統,等於在幫小馬可仕背書,也是菲國兩大政治家族攜手的選戰,他們的當選是意料中的事;但是讓人意料之外的是,被暱稱為「邦邦」(Bongbong)的小馬可仕獲得超過56%選票,超過競爭對手羅貝多(Robredo)得票的兩倍有餘。深究勝選的關鍵原因當然都是「強人政治」的鏡射效果:一是,小馬可仕將獲得選民壓倒性的支持,這得益於他家族的過去在網路上得到洗白,菲律賓國內強大政治家族的支援,以及民眾對後獨裁時代歷屆政府施政紊亂的期待幻滅。二是,社交媒體湧現大量支持小馬可仕帳號,令許多臉書(Facebook)教育下的年輕菲律賓人相信,老馬可仕主政期間,是菲律賓國家強盛、經濟繁榮的「黃金時代」,所以透過社群網站系統性地宣揚吹捧馬可仕與杜特蒂兩大家族的強人政治形象,也成功操作了認知作戰的效果。此外,而小馬可仕及薩拉的當選,得利於杜特蒂總統的良好政績,所以彼等未來施政依然會繼續沿用杜特蒂的大部分政策,例如持續保持與中國友好的關係,以及依循「建設、建設、再建設」(Build, Build, Build)計畫,打造大型基礎設施。

二、菲律賓得利地緣政治優勢可不選邊

基於菲律賓與中國之間沒有領土接壤,而是隔著南海有1000公里以上(廣東到北邊呂宋島)的緩衝,所以沒有像中南半島等國與中國有直接地緣政治的安全壓迫,所以不怕中國直接入侵,也就不會太理會美國的印太戰略所提供的安保誘因。再者,由於菲律賓在東南亞海域是地緣政治上的重要據點,所以小馬可仕將會繼續沿用杜特蒂的做法,運用菲律賓在地緣政治的重要性,遊走在中國(進出太平洋的要衝)、日本(海上生命線重要節點)與美國(掌控南海秩序與自由航行)之間,維持以獨立國家的身分自由發展,而不選邊。

三、菲律賓的外交路線在「權力極大化」

從國家追求權利的角度來看,小馬可仕的外交路線還是會遵循杜特蒂總統的「權力極大化」(攻勢現實主義)。如同杜特蒂執政期間,菲國在南海議題上與中國鬧得不可開交,但在經濟開發上則成為肩並肩的好夥伴;與美國是軍事同盟,卻也在外交之路上與美國疏遠。顯見這是中國近期在東協國家的經略與利誘有成:一是,中國與東協的貿易總額在2020年達到約為7319億美元,超過美國與東協的貿易額的3622億美元的兩倍;二是,東協所有10個成員國都與中國簽署了「一帶一路」相關文件,都受益於中國這個4兆多美元的倡議,並已在東協與菲律賓具體建設基礎設施,也幫助開通貿易路線;但反觀美國沒有一個與「一帶一路」相當的全球計劃,如此已經高下立見。除非是美國進一步加快推動「印太經濟架構」的落實,並在5月12、13日在華盛頓召開的「美國東協特別峰會」時能夠正式端出具體牛肉,如此美國才能鏈結「印太戰略」的外交與軍事安全力量,以「外交、軍事、經濟」等全面性的安保作為,來聯合東協共同遏制中國。

四、菲律賓可能朝「親中離美」發展

在峰會出席的10東協國家只有8個出席,除緬甸因為軍事政變而未獲邀請外,菲律賓竟也用總統改選的因素而缺席,意味著菲律賓已經有「不看好」的先見之明。果不出其然,在峰會中拜登只有宣布總值1.5億美元的計畫用以深化美國與東協關係,並在海岸巡防、氣候變遷、基礎建設等領域進行合作;如此金額與去年11月22日中國與東協峰會上,把雙邊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更大撒幣向東協國家提供3年15億美元用於抗疫和恢復經濟,如此美中對東協的經略即可「高下立判」。並從現實利益看來,一旦美國少給了關鍵的對東協與菲律賓的經濟誘因,將顯現其「左支右絀」的困窘;相對的中國只要在「一帶一路」戰略中,給出更大的基礎建設利益,並加強數位化經濟、綠色、衛生等領域的合作力道,如此「一消一長」,菲律賓有可能朝「親中離美」的選邊情況發展。

五、台菲關係概維持「政冷經熱」走向

台灣和菲律賓的未來關係,仍將持續杜特蒂時代的「政冷經熱」走向。因為小馬可仕將延續現任總統杜特蒂的友中立場,而台菲外交關係依舊冷淡;但在經貿方面,台灣和菲律賓仍會保持熱絡。由於菲律賓受疫情嚴重衝擊,小馬可仕掌權後,首要面對的就是防疫工作及持續經濟發展,需要各國資金湧入,而台灣又是菲律賓移工輸入國(2021年11月底,台灣移工總數約67萬人,其中有約14萬人來自菲律賓,佔總數約2成)。加上國人喜愛到菲律賓旅遊帶動觀光產業發展,且2020年台菲雙邊貿易額高達66.3億美元,顯見菲律賓仍會採取「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的兩手策略,來處理台灣與中國的三邊關係。

基於菲律賓是台灣推動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合作夥伴,並在全球經濟受到疫情衝擊與產業供應鏈重組的國際情勢下,菲律賓更成為台商積極布局投資的國家之一。台灣應凸顯台菲兩國地理位置鄰近,經貿旅遊往來密切,以及有15萬名菲律賓籍移工及新住民居住在台灣等有利條件,強化台菲關係,應可妥採「以商輔政」的策略,進一步深化與菲律賓的雙邊關係。

(作者為國策研究院資深顧問 )

12、13日於華盛頓召開的「美國東協特別峰會」,菲律賓以總統改選的理由缺席,意味著菲律賓已經有「不看好」的先見之明。陳文甲認為菲律賓將朝「親中離美」的方向發展。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