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反正我很閒」敗給資本主義高牆?猛將屍骨未寒千字文爆資遣血淚史

新頭殼newtalk | 黃順祥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反正我很閒」以幽默諷刺的短劇,在2020年徹底爆紅   圖:翻攝自反正我很閒YouTube頻道
「反正我很閒」以幽默諷刺的短劇,在2020年徹底爆紅   圖:翻攝自反正我很閒YouTube頻道

知名YouTube頻道「反正我很閒」以幽默諷刺的短劇,在2020年徹底爆紅,鍾佳播、陳奕凱(樂咖)、猛將和福臨等頻道主要成員在片中的角色與台詞令人津津樂道。但在昨晚,已離開團隊的團隊元老「猛將」李基誥突然發出長文,透露「我被我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了」,並曝光了反正我很閒內部因廣告利潤的分配問題曾在去年起了爭執,大嘆反正我很閒靠著「打倒資本主義的高牆」、「人民的法槌」得到觀眾的共鳴和喜愛,如今卻以資本主義、慣老闆的姿態,掌握了話語霸權,徹底把多年的好友、工作夥伴踢得遠遠的。

猛將在臉書表示,2021年9月他曾發文透露,自己離開了反正我很閒,雖然她試著放下這個曾經深愛的地方,實際上則相反,這幾個月他過得非常不好,不僅僅是完全放不下,甚至還產生了負面的報復心態,變得很悲觀、憤怒、焦躁,因為被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了。

猛將回顧事情發生始末,當初在成立公司時,他們的討論是希望四人合股,但那時已經有不少廠商合作的邀約,考量到急需發票,且合作的會計師提議申請個股會比合股迅速,前提是他們四人信任基礎足夠,於是由鍾佳播當負責人,在2020年成立了門中月有限公司。

猛將提到,他們四個人都是第一次開公司,早期大家是在公司以及本業兩頭兼顧,公司制度也是一點一點建立調整。由於自己的本職是廣告製片,因此本來就有認識一些廣告圈的朋友,在四人有共識的情況下,開始透過自己的人脈拉廣告製作案進公司。但當時並沒有仔細討論廣告利潤的分配問題,因此在2021年8月上旬我們為此有了爭執,本以為爭執後大家可以更瞭解彼此,公司制度可以更完整,很可惜彼此找不到共識,為了讓四人以及公司能夠繼續順利運作,因此他提出建議公司以後不再接廣告案,才結束爭吵。

狀況峰迴路轉,猛將說,陳奕凱在8月31日,突然在群組提出了大家一起簽工作約的想法,畢竟公司在沒有合約的狀態下也運作一年多了,鍾佳播和福臨很快就回覆ok了,自己也不疑有他的答應了簽署合約一事。但此時還不知道等待著自己的合約是什麼內容。

9月1日一大早在群組收到合約,鍾佳播進公司就表明大家直接簽一簽,看到合約標題的時候,猛將有點詫異,但想說大家認識很久了,應該不會有壞念頭。可能只是不夠細心,他認為既然要好好簽約,讓公司步入正軌,那也應該要好好看待這件事,所以要求多一點時間,於是延到隔天。

至9月2日,猛將提出了部分內容需要討論,因為合約根本沒潤飾過,看起來像是某間公司的公版合約直接拿來用,裡面說明的內容與法規、現況、大家的工作認知均不相同。他雖然覺得很荒謬,但在四個人一起微調過後,陳奕凱和福臨都簽了,如果是為了公司的經營,加上合夥壓力,他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推絕,於是也簽了。

未料,狀況急轉直下,9月6日一如往常的上班,但反常的是,以往都是他在召集大家開會,但這天鍾佳播、陳奕凱和福臨難得用嚴肅的表情坐在公司客廳,接著陳奕凱對他說:「我們覺得沒辦法再跟你一起工作,希望你做到今天」,猛將透露,其實自己並不意外,大家在8月爭執過後,上班的氣氛變得很不好,他原本也打算做到2021年底至多過完年,只是這件事提早來了。不過跟他想的不同的是,自己是「以員工的身分被告知資遣」。

猛將表示,直到9月17日,事發到此,他們多日來一直持續用訊息溝通,正當在協調要何時見面談時,他突然收到了公司寄存證信函的訊息,戶頭也無預警的多一筆了公司戶頭匯款來的補償金20萬,存證信函內容大致是說公司已將20萬匯入戶頭,後續他與公司毫無關係,存證信函加上無預警的20萬使他一時手足無措,後續也嘗試著詢問溝通這些行為的原由,和他們的溝通一直沒有好轉,只好開始尋求法律協助。

被告知資遣後,猛將想了很多,整件事情中自己做的最錯誤的決定就是簽約,因為那份合約並不是合夥約,而是甲乙約,甲方是負責人鍾佳播,他、陳奕凱和福臨是乙方,在當初公司成立時因為時間緊迫,而鍾佳播的爸爸又可以幫忙出資,自高中以來的情份讓他忽略了日後決裂的可能,如果他可以更嚴格審視合約內容,並且堅持以合夥人身份簽約,爭取這個其實是我們四個人的權益,今天就不會有這麼複雜的情況發生。

猛將認為,另外三人也不應該私下討論他的去留,用先簽約再以「告知資遣」的方式這種非常粗暴且粗糙的方式要他離開,還有突如其來的存證信函(函文年份還寫成109年)、以及強迫性匯入他帳戶的補償金,即便在溝通過程中有情緒或是成見,但不代表可以做出這些荒謬且沒有法理常識的後續行徑,這很明顯的不尊重他、他們這段關係以及他在頻道、公司一起努力的這段時光。

最後,猛將感嘆,反正我很閒是靠著「打倒資本主義的高牆」、「人民的法槌」得到觀眾的共鳴和喜愛,如今卻以資本主義、慣老闆的姿態,掌握了話語霸權,徹底把多年的好友、工作夥伴踢得遠遠的。

【更多的反正我很閒—追蹤反正我很閒的IG吧!】

知名YouTube頻道「反正我很閒」以幽默諷刺的短劇,在2020年徹底爆紅,鍾佳播、陳奕凱(樂咖)、猛將和福臨等頻道主要成員在片中的台詞令人津津樂道。但在昨晚,已離開團隊的團隊元老「猛將」李基誥突然發出長文,大嘆「我被我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了」

曝光了反正我很閒內部因廣告利潤的分配問題曾在去年起了爭執

大嘆反正我很閒靠著「打倒資本主義的高牆」、「人民的法槌」得到觀眾的共鳴和喜愛,如今卻以資本主義、慣老闆的姿態,掌握了話語霸權,徹底把多年的好友、工作夥伴踢得遠遠的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