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鄉民們來猜方芳這次又輸了多少?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方芳接受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訪談,表示支持一個中國。   圖 : 翻攝自騰訊網
方芳接受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訪談,表示支持一個中國。   圖 : 翻攝自騰訊網

黃安該罵,女黃安更該罵,老女黃安最該罵。以前台灣那些過氣的黨國老戲子,去祖國要飯時,都還只是喊個統一打個卡而已。

但現在去祖國要飯的黨國老戲子越來越多,同業競爭太激烈,於是知恥近乎勇,不知恥的大嬸就可近乎神勇。

2022年1月18日《蘋果新聞網》報導〈方芳統戰最可怕是這點 鄉民女神:彷彿傷害台灣人就像殺死螻蟻〉:

「藝人方芳接受中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訪談,不但表態支持兩岸統一,更鼓吹中國教訓台灣,表示『小孩不講理,有的時候真的是打兩巴掌他才知道厲害』,引發抨擊。

PTT鄉民女神『qn』,抨擊方芳甘願淪為統戰樣板,為了混口飯吃討好諂媚不意外,但竟然鼓吹中國教訓台灣,『這種封建奴才一般的思維居然到現在還存在著,真心傻眼。』……

qn認為,方芳把台灣當跳板,為了錢而說出這些話,然後還表示沒有人有權力要求她剪掉健保卡,『臉皮比黃安還厚。其實最該被打兩巴掌的是妳!……』」

女人的青春有限,但青春的女人無限。雖然後浪一直推前浪,如今PTT上女神都比鄉民還多了,但qn跟其他女神比美比年輕,還不一定比得過,然而比吵架就無人能贏她了。

方芳最近在祖國的言行,是不是在靠罵台灣要飯?是不是在跪求小粉紅打賞?年近古稀的方芳不用等到蓋棺,女神qn已先替您老人家論定了。

方芳為何會欠賭債2000多萬?

鄉民們會呼應女神,認同方芳的可憐,必須去祖國要飯,哭求打賞,其實也不是毫無依據。因為方芳的好賭,十多年前媒體就已揭露。

2004年12月20日《民生報》C2版影劇最前線,記者李韶明報導〈方芳 曾欠賭債2000多萬 上夜總會談到過世的父親 泣不成聲〉:

「平時個性灑脫的方芳,日前上三立《黃金夜總會》,……方芳還在《黃金夜總會》中聊到,她曾經因為染上賭博惡習,負債2000多萬,成為一生最痛苦的教訓。

幾年前曾傳出吳宗憲、胡瓜等人豪賭輸了很多錢,方芳說,其實當時她也在那其中,只是輸得『比較少』,沒人注意,不過卻讓她嘗到最痛苦的滋味。

當時頂著『大姐』頭銜,愛面子的個性讓她無法低聲下氣向好友借錢解困,結果,當時張鳳鳳及幾位圈外好友伸出援手,但她還是死要面子說是朋友要借的,曾經有一次,一張7萬元的支票到期,她實在無法因為7萬元的小數目跟朋友開口,最後只好眼睜睜跳票。

方芳說,事隔多年再提起此事,只希望能讓大家引以為戒,千萬別一失足成千古恨。」

為何中國人這麼愛賭?

中國人的好賭,舉世聞名。美國賭城裡的各大賭場,不但要招聘會說普通話的員工;各類廣式蘇式京式小吃,也都聘有專業廚師;就連三溫暖、按摩等半套全套的服務都有;只怕中國賭客還沒徹底輸光就先離開。

鄉民們或許會質疑,為何中國人這麼愛賭?其實不是中國人特別愛賭,而是賭場抓住了中國人特別喜歡特權的心理。只要給中國賭客一些特權,他們就會義無反顧地擁抱賭博、享受賭博、熱愛賭博。

郝柏村或許歷農那年紀的外省人,20歲之前都生活在中國,那是他們的祖國沒錯。但方芳是1954年生於在中壢眷村,1988年蔣經國惡貫滿盈前,她從未生活在中國一天,那地方跟她毫無連結,但這些「方芳們」為何要擁抱祖國?享受祖國?熱愛祖國?

「方芳們」現在說什麼擁抱祖國、享受祖國、熱愛祖國,其實都是在放屁。那就跟「方芳們」年輕時的擁抱黨國、享受黨國、熱愛黨國一樣,放的是成分相同的屁。這些「方芳們」說穿了,就跟在美國賭城裡被榨乾的中國賭客一樣,只是擁抱特權、享受特權、熱愛特權而已。

戒嚴時代的國民黨專制政權,可以分給這些「方芳們」特權,看看老三台都用哪些老藝人就知道。於是「方芳們」當然會擁抱黨國、享受黨國、熱愛黨國。如今台灣民主化了,所有國民不分省籍,都享有同樣的人權,大家都不用擔心被兩蔣鷹犬抓去刑求、監禁、槍斃、抄家。

但對於習慣了特權的「方芳們」來說,解嚴之後就是不甘心,「方芳們」寧願當獨裁者的走狗,也不願站起來做人。因為在國民黨的專制下,走狗就是有高台灣人一等的特權。民主化之後的台灣,「方芳們」失去了這個特權,當然也就毫不猶豫地要去擁抱祖國、享受祖國、熱愛祖國。

「方芳們」究竟是愛什麼?

本魯1978年考高中時,台北縣市只有建中(北一女)、附中(中山)、成功(景女)、板橋、中正與復興6所公立高中,當時復興排第6。

之後廣設公立高中,有16所時復興排16;有26所時復興又變26;有36所時再變為36;幾乎是有多少所他們就是多少名。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窘境?其實老北投人都聽過這段歷史。

復興中學是戰後才設立的省中,雖然不及台北市區裡日治時代就設立的,像是建中、附中、成功等的老省中。但在1949年國府遷台,帶來一大堆流亡學生,僧多粥少,升學機會不多的戰亂年代,要入學也是很不容易。

但1950年代復興中學在北投剛創校時,校長為了向鷹犬表態效忠,竟把全省因打架退學的省中男生都收來「教化」,說穿了就是先把這些學生收進來,日後再送去東引、大陳當「反共救國軍」(當時並非國防部編制內的軍隊)當排長,帶兵滲透到對岸合法打共匪。

對血氣方剛的國高中生來說,打架也是消耗體力的一種運動,政府若能對犯錯的學生網開一面,找個能收留他們的地方,在教育上也算一件美事。問題是這樣的「補救」措施,對象只限於外省人,甚至是只限於軍人子弟。

當然,就國民黨而言,他們認為外省小孩不懂台語,輟學後想當學徒也沒人收。他們都是追隨政府遷台的忠貞子弟,政府沒理由不給他們特別的優惠。

1960年代之後,台灣廣設私立中學,像韓國瑜這樣的「傑出人才」,可以優游於各私校之間,最後再由陸官專修班承接。雖然復興中學從此不用再承擔這「政策任務」,但學校已被「標籤化」,過了60年仍難擺脫歷史包袱,以致迄今依然敬陪末座。

很多鄉民不解,如今國民黨裡已「群首無龍」,但韓國瑜為何就是有能力一呼捲起千堆雪?因為韓國瑜最會吹奏魔笛,能喚醒成千上萬的「方芳們」,讓眾人回到昔日的「光榮」裡。

然而這些被喚醒的「方芳們」,是要響應韓總呼籲,為青天白日旗粉身碎骨?還是要像方芳那樣,對著五星旗熱淚盈眶?再打台灣兩巴掌?

其實對「方芳們」來說,青天白日不重要,五星也不重要。黨國他們不愛,祖國也不愛。「方芳們」就跟在美國賭城裡被榨乾的中國賭客一樣,只是擁抱特權、享受特權、熱愛特權而已。

2004年12月20日《民生報》報導〈方芳曾欠賭債2000多萬〉。   圖:作者提供
2004年12月20日《民生報》報導〈方芳曾欠賭債2000多萬〉。   圖: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