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吳建忠觀點》綠營內訌誰得利? 「轉型正義」不該淪為政治鬥爭

新頭殼newtalk 文/吳建忠
0095-05-29T08:42:57Z
檔案資料合理的公開、應用,是轉型正義工作重要的基礎之一。但若沒有進行事實的考證、釐清,看到檔案中出現的線民或告密者就開槍,也可能會造成無辜的人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遭到不必要的傷害。   圖:截自促轉會「不是自己寫的日記」影片
檔案資料合理的公開、應用,是轉型正義工作重要的基礎之一。但若沒有進行事實的考證、釐清,看到檔案中出現的線民或告密者就開槍,也可能會造成無辜的人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遭到不必要的傷害。   圖:截自促轉會「不是自己寫的日記」影片

近期各種傳聞耳語不斷,媒體報導被「抓耙子」指控所苦的綠營政治人物很多,不管是德高望重的前主席江鵬堅或謝長廷,還有高雄市長陳其邁、台南市長黃偉哲、五星縣長潘孟安,或是國會優質立委王定宇,及中二選區輔選有功的林佳龍,這些人的共同特色就是綠營當紅的政治人物。

這些綠營政治人物莫名捲入「告密」風波,完全是「三人成虎」。過去藍營議員盧崑福「貓哭耗子」在議會質詢黃偉哲的「A143風暴」,這種質詢凸顯藍營事不關己,甚至見獵心喜的歪樓反應,選擇性遺忘所屬政黨才是這場悲劇的幕後黑手、始作俑者。也有某位立委是「覺民學會」出身,面對社會的質疑與當事人的比對,這位呼之欲出的線民依舊矢口否認,仍引起民眾的好奇及討論。

直言之,戒嚴時期國民黨的情治單位非常多,當年各機關學校都有國民黨黨部,專門負責處理學生黨務活動,相關社團活動還可以向他們申請補助,例如台大孔知忠黨部,師大孔知孝黨部、政大孔知義黨部、中興法商孔識忠黨部等。這些黨部有一個重要的任務,除了思想管制外,更希望吸收優秀學生為黨所用,這些黨部在各個學校成立了學生組織,在台大有「逸仙學會」、「覺民學會」,政大則有「青衿學會」。

另一方面,威權時期資訊不透明,監控檔案是國安情治機關的工作紀錄,經情治人員篩選過濾、通報及反應特定觀點與脈絡。前促轉會主委楊翠稱檔案「不完全等於真相」,台大學者黃克先也發現檔案資料的真實性與完整性大有問題,聰明人都知道情治檔案不可盡信,只有天真浪漫才會相信黨國時期的檔案資料都是真的,情治單位的報告必須謹慎解讀,監控檔案更不能直接相信為真,檔案的研究與核實調查仍有高度的必要性。

關鍵在於,「轉型正義」主要的工作是真相調查,追究加害者責任,以及建立防止再發生的機制。依據2019年立法院通過的《政治檔案條例》進行,可由檔案當事人或其配偶、繼承人,申請與當事人所涉案件之政治檔案。同時,倘若政治檔案涉及個人隱私,除非經該個人同意,不然申請人只能在指定場所閱覽、抄錄。

換言之,對於真實性大有問題的檔案,只有當事人可以看,促轉會的這種制度不合理,難以還原真相。只有當事人可以看,容易出現有心人士轉述誤導,這種有心帶節奏帶風向,才會出現猜忌四起的「曾參殺人」傳言。以訛傳訛,釋出這些訊息的人是唬爛免本錢,訊息中所要針對的人事物是「無食烏豆,卻叫伊放烏豆屎」的荒謬。

無獨有偶,近日永社於舉行「民主永續的理念與實踐」10週年紀念研討會,黨產會也提到「轉型正義」做得不夠將導致台灣民主倒退。有心瞭解真相,不該讓有心人士見縫插針。促轉會若能完整公布資料,其實透過仔細交叉比對,仍然可以呈現出更完整的事實。許多轉述的片面認定,意圖造成黨內政治鬥爭,檯面下廝殺是趁機魯魚帝虎,更似項莊舞劍。

令人憂心的是,轉型正義報導應建立在「指控者應舉出證據的基礎上」,許多不利傳言蠢蠢欲動,國人不禁要問誰最希望這些綠營政治明星受重傷呢?這種拿片面的指控就想作為要脅參與選舉活動的障礙,若是姑息將助長這類「似是而非」的攻擊。這些「暗黑勢力」的認知分化,刀刀見骨、流血流滴將導致同志無法團結,「轉型正義」落入黨同伐異的政治鬥爭,非國人所樂見。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