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林保華觀點》長津湖戰役與毛大少爺之死

新頭殼newtalk 文/林保華
1970-01-01T00:00:00Z
《長津湖》是2021年中國大陸歷史戰爭片,該片是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獻禮片。   圖:擷取自維基百科
《長津湖》是2021年中國大陸歷史戰爭片,該片是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獻禮片。   圖:擷取自維基百科

電影《長津湖》是為慶祝中共建黨一百週年而拍攝,當然是為主旋律服務的馬屁電影,其歷史事實也就必然有許多被歪曲之處。票房爆紅也是必然,不但是因為黨所控制的輿論全力捧場,公職人員也可以作為一項「政治任務」在上班時間前去觀看,還沒有人敢背負「政治不正確」的罪名拒絕去看。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也沒有看這部電影,僅根據手頭的材料並尋找網路資訊發表一些看法。我手頭的主要書籍是楊迪的《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裡-------鮮為人知的真情實況》(以下簡稱「楊書」),楊迪當時擔任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退休前是瀋陽軍區參謀長。本書由解放軍出版社在1998年出版,基本上的「政治正確」沒有問題。

長津湖戰役發生在 1950 年 11 月 27 日至 12 月 7 日的 10 天之內。中國人民志願軍是該年 10 月 19 日聯合國軍攻克北韓首都平壤的當天夜裡秘密進入朝鮮。志願軍與聯合國軍第一次接觸發生在 10 月 25 日雲山附近,對手是南韓軍隊,沒有激烈戰鬥,所以聯合國軍以為只是小部分中國軍人入境協助。由於聯合國軍司令麥克阿瑟不了解 26 萬志願軍已經第一批入朝,所以喊出「聖誕節回家」的口號,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就利用聯合國軍被蒙在鼓裡的情況,以人海戰術對美軍發動突擊,美軍吃眼前虧在所必然,中共為此大吹大擂其實是「勝者不武」,何況也難言打勝仗。

當時的朝鮮戰場主要有西線(平壤一帶)與東線(元山一帶),長津湖是在東線的一場戰役,但是並非著名戰役。當年我在印尼買過、看過不少中共有關韓戰的報導,知道有楊根思、黃繼光、邱少雲等中共的韓戰烈士,韓戰中有許多凍死的士兵,也看過楊根思的事蹟,但是當並沒有看到所謂「冰雕連」的稱呼,應該是後來或這次編造出來的。中國一位資深媒體人因為對冰雕連有不敬的評語,居然馬上被逮捕,也可見這個故事的虛弱無力才那樣害怕。

楊書沒有在描述第二次戰役中提及「長津湖」,而《黑雪-------出兵朝鮮紀實》只在一個地方提及,當時潰不成軍的北韓軍隊有一個工人團與一個坦克團在長津附近。當時志願軍西線主要是第 13 兵團,東線則是第 9 兵團。很巧的是,13 兵團的 38 軍與 9 兵團的 27 軍,在1989 年六四都被調進北京城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與市民,根據報導 38 軍抗命,27 軍殺人最多。38 軍軍長徐勤先被捕,今年年初逝世。38 軍後來也難逃殺人。楊書集中描述的是 38 軍情況。第一次戰役因為軍長梁興初過於謹慎錯失戰機而被彭德懷狠批,第二次戰役打得好,彭德懷親書「三十八軍萬歲」而獲「萬歲軍」的稱號。

根據彭德懷的計劃,11 月 25 日從西到東發動第二次戰役,但是東線 9 兵團趕不到,因此西線先打起來,也模糊東線的視線。東線 27 日開始發動「圍殲」,但是最後美軍還是撤走。我們可以看到,志願軍的戰術調動都是以師與軍為單位,圍攻美軍的團與營,這就是人海戰術。西線因為容納不下三個軍的兵力,以致有一個軍挪到東線。13 兵團原屬林彪第四野戰軍(東北野戰軍),習慣冰天雪地;9 兵團宋時輪部原屬第三野戰軍(華東野戰軍),本來安排他們「解放台灣」,卻突然調到東北參加韓戰,根本缺乏禦寒設備,凍死凍傷不少人,正是名副其實的「炮灰」或「炮冰」。

在一個美國中國學人的網站上看到來自南京解放軍指揮學院有關「長津湖大捷」的資訊是這樣寫的:

一、中美軍力比例,8:1
二、陣亡,12:1
三、戰傷,4:1
四、凍傷,4:1
五、戰前,宋時輪的 9 兵團 15 萬人,以戰後減員 52098 為代價,斃敵 604 人、傷敵 3508 人。史稱長津湖大捷。

戰後 9 兵團休整了 4 個月。宋時輪曾經表示這場戰役比當年長征還艱苦。這樣一場戰役也敢叫做「大捷」,還拍成電影!為何不拍 38 軍的萬歲軍?是害怕扯上六四抗命嗎?

更巧的是,志願軍發動第二次戰役的 11 月 25 日,也是毛澤東長子毛岸英被聯合國軍炸死的日子。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楊書在 58 到 59 頁描寫在志願軍司令部擔任俄文翻譯的毛岸英(見圖)。他不知道那是毛岸英。當彭德懷嚴厲教訓梁興初,大家都不敢吱聲的時候,這位年輕人居然站到地圖面前指手畫腳,沒有人睬他,彭德懷也沒有制止他,讓其他人非常意外,不知他是何方神聖。以他如此囂張的態度,如果他沒有被炸死,文革當中不知道要幫毛澤東做多少壞事。中國也沒有後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而是毛家的世襲王朝,像朝鮮金家一樣。

有趣的是,楊書 1998 年版本提及毛岸英被炸死的事,但是 2003 和 2008 年出版的第 2 版和第 3 版增加了毛岸英和其他兩人違反紀律沒有去防空洞而留在司令部用雞蛋炒米飯的細節,並說明所用雞蛋是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部派到志願軍任副政治委員的朴一禹送給彭德懷的,在當時相當珍貴。習近平上台後,認為這是侮辱先烈,有其他人進行駁斥。然而如果楊迪都能說明雞蛋的來源這樣細節,他可能造謠嗎?楊迪後來加入這個細節,相信他對毛澤東整死彭德懷相當不滿。他在書裡充滿對彭德懷從害怕到尊敬、親切的心理,原來在閒談中發現彭與他早逝沒有見過面的外婆是同鄉,彭德懷後來沒有回過家鄉,楊迪則在 1983 年特地去了那個烏石鄉還了心願。

送雞蛋的朴一禹是朝鮮勞動黨中央政治委員會(政治局)委員,是軍裡的「次帥」。他在延安待過,是北韓高層的延安派。1953 年 7 月簽署韓戰停戰協定後,朴一禹立即被解除職務,1955 年被金日成槍決。

一場「抗美援朝」的長津湖大捷就有這樣多的詭異內幕,豈是造假可以掩蓋的?

楊迪的回憶錄沒有提及長津湖大捷。   圖:林保華/提供
楊迪的回憶錄沒有提及長津湖大捷。   圖:林保華/提供
楊迪回憶錄第58頁下面一段開始寫毛澤東的大少爺毛岸英。   圖:林保華/提供
楊迪回憶錄第58頁下面一段開始寫毛澤東的大少爺毛岸英。   圖:林保華/提供

話題討論

熱門話題 more >
話題
討論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