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台大陳文成廣場通過有「文字」但無「說明」 學生會批管中閔濫權

新頭殼newtalk | 林冠妙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台大校務會議19日表決通過學生代表提案,設置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但另一案「廣場說明牌」被退回校園規劃小組審查。   圖:陳文成基金會提供(資料照,圖中文字現已拆除)
台大校務會議19日表決通過學生代表提案,設置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但另一案「廣場說明牌」被退回校園規劃小組審查。   圖:陳文成基金會提供(資料照,圖中文字現已拆除)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今年2月2日落成啟用,但廣場碑文只有15個字,且台大校方對「國家暴力」一詞有意見,僅暫時以保麗龍製成,2月5日即拆除;台大校務會議19日表決通過學生代表提案,設置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但另一案「廣場說明牌」被退回校園規劃小組審查,台大學生會批評校長管中閔需要民主教育,「請管中閔正視心中的恐懼」。

針對「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台大學生代表共同提出兩案,要求在目前無任何說明性文字的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增設「文字」(案一)及「說明牌」(案二),台大19日舉行線上校務會議,以74票同意、64票反對表決通過案一,廣場上多了一句「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但無法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說明牌」。

台大學生會發表聲明表示,在會議中多位教師代表反對,以及管中閔無視會議規則與多位委員提出的秩序問題下,雖然以74:64驚險通過陳文成紀念廣場「三一矮牆」上設置「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但「說明牌」卻被退回校園規劃小組審查,根本沒能進入表決,經過10年的抗爭,一塊說明牌卻依然遙遙無期。

聲明指出,在「說明牌案」討論過程中,文學院教授林鶴宜及社科院教授馮燕堅持認為,學生代表所提交的說明牌文字過於冗長,不利閱讀,或無法符合現有校內說明牌形式,故提修正案建議以祕書室的過去所寫的另一版本來立牌,但不少與會代表皆認為,祕書室的版本僅條列陳文成博士的生平,而非陳文成事件的始末,與「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立意並不相符。

聲明提及,學生代表因而提出第二修正案,希望以原案提案文字為主,若因內容過長無法執行可再與提案人商討。當討論仍在持續進行時,副校長羅清華提出動議,希望主席裁示退回校園規劃小組討論,不少與會代表則對此表達異議,並希望對此動議發表意見。

聲明表示,管中閔卻直接裁示將副校長的動議逕行表決,儘管學生與數位教師代表不斷提出秩序問題,希望能有對動議進行討論的機會,管中閔卻在視訊會議可直接關閉所有委員麥克風的優勢下,無視秩序問題以及在聊天區不斷打字抗議的代表,執意進行投票程序。沒有被討論過的動議,以81比42的票數通過,說明牌再度被送回校規小組,原有的討論都成為白費。

聲明說,會中不斷有教師代表發言認為,設置說明牌和文字會讓校園「太過政治化」會造成對立,或認為陳文成事件會被操作成「意識形態的符碼」或「選舉的工具」,並指稱秘書室的版本才是沒有立場的、事實的描述。

聲明認為,這些言論,正是為什麼需要人權教育的理由:陳文成事件從來就是一場政治事件,但直到40年後,主張面對與記憶的學生,依然被要求不許在校園中談論「政治」。威權統治留下的最大遺產,便是整個社會對於「政治」的集體恐懼與迴避,這樣的恐懼,正是民主化後的台灣社會依然不能擺脫的最大心魔,當今的台灣社會、在19日這場校務會議裡,當有人試圖做出價值判斷時,卻只會被貼上「政治化」的標籤,甚至暗示與政黨勾連。

學生會呼籲,「請管中閔正視心中的恐懼,不要只以主席職權來迴避原案的討論與結果,並且管校長應對19日校務會議濫權一事做出說明、檢討與道歉」。在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三一矮牆」上寫下「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一位勇者」之所以能得到會中委員的支持,是因為他在面對有權者的脅迫時,依然能夠堅稱自己「支持台灣進步」,管中閔的濫權行徑,不會為自己爭來一句「堅決抵抗議事規則的勇者」。

台大校務會議19日表決通過學生代表提案,設置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但另一案「廣場說明牌」被退回校園規劃小組審查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