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林佳龍對台鐵問題工程還在狀況外? 高虹安:不只螺絲鬆了 根本不知該鎖哪裡!

新頭殼newtalk | 翁子桓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質詢出軌事故官員屢推責,對此民眾黨立法委員高虹安今(8)日發文表示「原來不只是螺絲鬆了,是根本不知道要鎖哪裡」。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質詢出軌事故官員屢推責,對此民眾黨立法委員高虹安今(8)日發文表示「原來不只是螺絲鬆了,是根本不知道要鎖哪裡」。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昨(7)日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安排「第408次太魯閣列車出軌事故」專案報告,民眾黨立法委員高虹安針對「義程營造何以得標」等議題提問,現場應詢官員卻對此一頭霧水、互踢皮球。

對此,高虹安今(8)日發文大嘆「原來不只是螺絲鬆了,是根本不知道要鎖哪裡」,並表示對為何屢傳不良紀錄之包商仍可承接許多公共工程標案感到不解,也看到鐵路局、公共工程委員會、以至於各公部門機關於施工廠商之招標、稽核、評鑑與管理仍有極大改善空間。

高虹安在文中指出,事故發生後真相在抽絲剝繭下逐漸明朗,相關事證皆指向劣跡斑斑的包商違法施工及操作過失,為這次令國人驚愕與哀痛重大事故的主因。高也表示,自始即對「為何屢傳不良紀錄之包商仍可承接許多公共工程標案」感到不解,也看到鐵路局、公共工程委員會、以至於各公部門機關於施工廠商之招標、稽核、評鑑與管理仍有極大改善空間。

高虹安還原,同樣由肇禍太魯閣號出軌事故的李義祥負責的義程營造公司,於承攬花蓮縣政府建設處2014年的標案時,偽造承包工程當中用以維護工安的圍堰照片及施工日誌,在2018年8月經地方法院一審判決有罪,今年2月三審被判有期徒刑6個月確定;李違反政府採購法第101條第一項第四款「以虛偽不實之文件投標、訂約或履約」,再依據政府採購法第103條,應3年內要被列為政府採購案的拒絕往來對象,也不能成為分包廠商。

據此,高虹安進而在會上質疑,根據台灣採購公報網資料庫顯示,義程營造在2020年時竟有得標花蓮縣政府標案、交通部公路總局標案,「為什麼理應公告拒絕往來的公司,還能繼續投標政府標案並得標?」高提問。

不料,交通部長林佳龍和鐵路代理局長祁文中等備詢時錯稱 :「98年的義祥工業社曾被拒絕往來,但只有停權一年」,經高虹安提醒質詢問的是李義祥的另外一家公司「義程營造」、且是107年的判決,備詢官員仍對問題一頭霧水。

高虹安隨後表示,從現有法規和現象所看到的漏洞問題,也無從深入探討──按照現行政府採購法,處分對象主要為「廠商」,而非負責人或行為人,導致李義祥可透過不同公司切換,仍可得標承包政府工程案;而根據《政府採購法第101條執行注意事項》,「採購法第101條第1項除第6款外,其他各款並未以司法機關起訴或判決為要件」,表示不須等到法院判決定讞,即可提報刊登於政府採購公報,列為拒絕往來廠商之流程。

「花蓮縣政府建設處作為主辦機關,為什麼不曾啟動流程?」高虹安認為,如此等於造就義程營造多了兩年半的時間仍可爭取標案。政府公共工程案應有更加嚴謹的評鑑與稽核,「難道這些廠商和負責人劣跡斑斑的履歷表,政府看不到?」高詰問道。

此外,高虹安也質疑,查詢政府電子採購網拒絕往來廠商的名單,經搜尋今年2月已遭判刑確定的義程營造,為何顯示「無符合條件資料」?林佳龍、祁文中及公共工程委員會副主委顏久榮卻在現場推責,一邊表示這是公共工程委員會業務範圍,一邊則表示,委員會要看主辦機關是否有提報,經過程序才會公告。

高虹安不滿官員的回覆,表示事故後「關係人與名下公司惡名昭彰、媒體也已大幅報導,現場官員居然還在狀況外,只會說不是自己的案子,或是還只能掌握十幾年前的舊案?」並對林佳龍喊話,自己並非林的幕僚,質詢前毋須提供資料,「該做的功課來立法院前就應該做好」。

高虹安在文中補充專案報告在會後的進度,稱「看到送交立法院的專案報告後,慶幸公共工程委員終於搞清楚我的問題」,同時也直言,委員會的報告表示「義程營造於104年間履行花蓮縣政府採購案期間,履約請款文件登載不實行為,經法院判決有罪,惟該府未啟動停權措施,本會已函請縣府說明」,是把問題甩鍋給花蓮縣政府。

花蓮縣政府稍早則對此回應:「中央要扛責任!這是有始以來最大交通事故,應審慎思考。」

文末,高虹安坦言很多標案往往只有一家廠商會投標,「招標機關今天把廠商列入黑名單,未來屢招不成,麻煩的是機關自己」,因此才會常看到,明明犯行已由司法機關明確認定,判決書都有了,但招標機關卻「忘記刊登」,甚至拖到裁處時效屆滿而無法執行的情形。高最後感嘆,這一次的質詢,演變成鐵路局、公共工程委員會、花蓮縣政府如今互相推責的現象,真的不難看見政府工程招標確實有許多待改善之處!

昨(7)日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安排「第408次太魯閣列車出軌事故」專案報告,民眾黨立法委員高虹安針對「義程營造何以得標」等議題提問,應詢官員卻對此一頭霧水。

對此,高虹安今(8)日發文表示「原來不只是螺絲鬆了,是根本不知道要鎖哪裡」,並表示對為何屢傳不良紀錄之包商仍可承接許多公共工程標案感到不解

高虹安也看到鐵路局、公共工程委員會、以至於各公部門機關於施工廠商之招標、稽核、評鑑與管理仍有極大改善空間。

高虹安指出,按照現行政府採購法,處分對象主要為「廠商」,而非負責人或行為人,導致李義祥可透過不同公司切換,仍可得標承包政府工程案;而根據《政府採購法第101條執行注意事項》,「採購法第101條第1項除第6款外,其他各款並未以司法機關起訴或判決為要件」,表示不須等到法院判決定讞,即可提報刊登於政府採購公報,列為拒絕往來廠商之流程。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高虹安指出,按照現行政府採購法,處分對象主要為「廠商」,而非負責人或行為人,導致李義祥可透過不同公司切換,仍可得標承包政府工程案;而根據《政府採購法第101條執行注意事項》,「採購法第101條第1項除第6款外,其他各款並未以司法機關起訴或判決為要件」,表示不須等到法院判決定讞,即可提報刊登於政府採購公報,列為拒絕往來廠商之流程。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高虹安在會上質疑,根據台灣採購公報網資料庫顯示,義程營造在2020年時竟有得標花蓮縣政府標案、交通部公路總局標案。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高虹安在會上質疑,根據台灣採購公報網資料庫顯示,義程營造在2020年時竟有得標花蓮縣政府標案、交通部公路總局標案。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高虹安在文中補充專案報告在會後的進度,稱「看到送交立法院的專案報告後,慶幸公共工程委員終於搞清楚我的問題」,同時也直言,委員會的報告是把問題甩鍋給花蓮縣政府。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高虹安在文中補充專案報告在會後的進度,稱「看到送交立法院的專案報告後,慶幸公共工程委員終於搞清楚我的問題」,同時也直言,委員會的報告是把問題甩鍋給花蓮縣政府。   圖:翻攝自高虹安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