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從紅色帝國到新極權帝國的革命之路:國家的恐懼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2410-01-24T08:09:56Z
2014 年太陽花學運,年輕人成為反服貿先鋒,台灣認同度就此逐年攀升。   圖:新頭殼資料照/尹落言提供
2014 年太陽花學運,年輕人成為反服貿先鋒,台灣認同度就此逐年攀升。   圖:新頭殼資料照/尹落言提供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When dictatorship is a fact, revolution is a duty.」源出於柏林自由大學哲學系教授帕斯卡·梅西耶的文學著作《里斯本夜車》及其電影對白。在2014年3月21日太陽花學運中,這句話也曾出現在立法院大樓頂層的外牆上而引來現場的騷動。登高噴漆者是施明德的女兒施蜜娜。

上週,因為被冠上紅媒的《亞洲週刊》封面出現一幅身披清朝帝后龍袍和頂戴冠冕的小英總統之圖像,並標幟「綠營新威權主義現象  台灣民選獨裁幕後 」的字樣,也引起藍綠陣營激烈的相互攻伐,原本不太有人認識的《亞洲週刊》聲量突然暴漲,大有洛陽紙貴的紅媒架式。這算得上是奇襲式營銷的一種成功手法。只是這個「新威權主義」本來特指的是習近平,卻移花接木地置換到小英總統身上,手法未免醜陋了些!

亞洲週刊最新一期的雜誌封面,以「蔡英文身穿龍袍」為封面照。 圖: 翻攝自亞洲週刊臉書。
亞洲週刊最新一期的雜誌封面,以「蔡英文身穿龍袍」為封面照。 圖: 翻攝自亞洲週刊臉書。

蘇貞昌:民選就不可能獨裁。是嗎?

為此,高居上位的行政院長蘇貞昌不惜站上第一線反嗆說,民選就不可能獨裁,如果獨裁,就不可能有這種可以自由批評。一個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不及格的地方,要來批評人權得到九十幾分的國家,這並不適當,所講的也不是事實。

蘇貞昌的本職是律師,所以其內化的性格也會是法律人的思維模式,對於政治學或政治史可能早已疏漏不聞,再仗恃著官大學問大的自負與傲慢,偶爾就會有暴衝式演出時不足為奇。因此,當有人舉出希特勒和普丁等等的案例時,蘇院長顯然是無以回辯的。

那麼,何謂民主?又何謂獨裁?早自希臘時期一直沿溯到法國大國命之前即已出現充分而巨量的論辯紀錄。本文無意就此擴充論證,只簡單援引旅美青年政治學學者陳方隅博士今年8月發表的短文《什麼是獨裁政治?跟民主有何不同?我們為什麼要理解這些?》的簡單界定來談。該文開宗明義寫道:

〝如果我們用最起碼、最低標準的「程序性定義」來看,所謂民主政治指的是:第一,掌握最高政治權力的領導者,必須透過全民普選的方式,或者由全民普選的機關(例如國會)來決定去留。第二,這個選舉必須是定期舉行,而且必須要有多黨競爭。第三,至少需要進行過一次這樣的多黨公平競爭方式達成的政黨輪替。如果沒辦法達到這些要件,我們就會說一個國家是威權國家。〞

台灣被排列在民主國家的前列名單

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今年3月初曾公布一份《2020世界自由調查報告--民主繼續退潮》。依據該年度報告所揭示,台灣在「政治權利」(Political Rights)、「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兩項指標上,都繼續名列最自由的國家,在總分100分中,得到93分。政治權利的40分當中,台灣拿到37分,公民自由的60分當中,台灣拿到56分,維持平盤。亞洲最高是日本96,台灣排在第二(另外,紐澳皆為97)。美國的自由權利分數目前為86分。

在上引陳方隅博士的短文裡,文末提示:

〝在獨裁國家裡沒有「自由競爭」的選舉,無法透過選舉來反映「真實的」民心,而且通常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是受打壓的,因為統治者不希望人們知道太多,最好都只要知道現在國泰民安的好消息,也不要去談論政治什麼的。然而,這樣子的制度有一個重大缺點,那就是獨裁者會不知道民間的真實狀況怎麼樣,也不知道人們的喜好到底是什麼,然後因為缺少言論自由和監督力量,所以常常無法揭發和阻止各層級的貪腐或者錯誤決策。〞

2020年年初台灣總統大選投票排隊人潮 圖:取自飆捍臉書粉絲團(陳文君/攝)
2020年年初台灣總統大選投票排隊人潮 圖:取自飆捍臉書粉絲團(陳文君/攝)

現實上,只要《亞洲週刊》還能拿最高權位者的小英總統開玩笑或辱罵攻擊,就表示台灣基本上距離「民選獨裁」還有很遠的距離。不過我常在發文中告誡過「權力是有生命的,會自己尋找出路而隨時變異為大恐龍」。好不容易才蘊積出來的台灣民間力量千萬不可以掉以輕心,除了外來侵略者會攻擊民主,台灣內生的主政者們也隨時可能陷入權力慾望無限誘惑與擴張的民主危機中。

政客總想要擴張政治權力,讓民主轉向獨裁

陳方隅博士也同樣提出了高度警示:「同時我們也要知道,民主國家的制度是需要大家一同關注、一同付出更多的政治參與,因為有可能一個不小心,政客就會破壞現有的制度、擴張政治權力(尤其所謂民粹型的領袖,常常會攻擊制度、訴諸個人權威,認為只有自己是對的,然後挾民意而修改制度),讓民主轉向獨裁。」

這段文字已諭示了先前被某部分人視為金科玉律的「經濟100分、政治0分」選舉口號。所謂政治0分就是要求人民把自己的公民權利100%上繳,自此不再過問政治,然後再要求自己100%的只關注經濟(發大財)。結果當發財夢碎,經濟情況已然下墬到慘滅不振時,你已經不再具有絲毫政治權力可以發生或者得到翻轉的機會了!

中共是獨裁統治已明定在他們自己的憲法序文中,這不必再浪費唇舌多做分辨。而獨裁者的極大特質之一就在於簡單地將其統治概念的兩極化。毛澤東是獨裁者,推出的概念是「政治100分、經濟0分」,然後把10億人民全部推進到無止無盡,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中,直到油盡燈滅,人也枯了!這一折騰,來回30年,犧牲了4000萬以上的中國人民。可憐的是:餓死還比鬥死的更多更多!

換成鄧小平,玩的也是這一套遊戲,只是將原本的政治概念顛倒過來成了「經濟100分、政治0分」。不過鄧比較聰明,他置換了一句簡單易懂的口號「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全民開始瘋狂追求財富,政治與我何干。天地歲月又是30年。到今天,一部分人確實先富起來,而且還附到不知天高地厚,比如馬雲等富可敵國的超級大富豪,卻也埋下了隨時都可能被引爆的巨型地雷。

美國最大的戰略失算--誤判習近平

近日裡,美國主流媒體突然集體連續發出抗中圍中的言論。《華爾街日報》甚至以「誤判習近平」作出「後冷戰時代美國最大的戰略失算」之反省與批判。只是從通篇的諸多人物之引述裡,似乎並未真正找出美國政治人物對習近平之所以會產生「誤判」的關鍵原因。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圖:翻攝自央視網(資料照)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 圖:翻攝自央視網(資料照)

令人記憶猶新的,2017年,習近平首次赴美與川普(特朗普)總統會晤。他在會面時公開說,「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並承諾會改善美中貿易關係。

而川普也曾數度公開說,自己和習近平是好朋友。並給習一年多的時間,改變美中貿易結構。然而,習近平沒有兌現承諾,或者說,他伈理上從沒想過要兌現任何承諾。只因為編造欺世謊言乃中共本質,不騙你就不夠格當共產黨領導人。反正船過水無痕,所以《中英聯合聲明》可以任意被稱之為「歷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現在連美國政府想要售賣在港領事館的資產都要被中共橫加阻攔。

這兩年,中國在國際上扮演陰陽臉的慣性而無所不利之際,剛好碰上川普執政團隊打著美國優先的大旗號勇往直前,雙方一對撞,自然要導致美中貿易戰開打,美中關係也自此走向下坡路,而進入不可回頭的現在這局面。

統歸一句話:遠的且不談,從柯林頓到歐巴馬再到川普的歷任總統,幾乎都沒有真正認識中國共產黨的本質,也不曾真正剖解那一大伙建立在根政苗紅的血統派之所謂「太子黨」的若干共識基礎上的「新集團」,更遑論這些白人能夠去認識這個統治集團的領導人呢!

習團隊要堅定反擊「普世價值」和「憲政道路」

總是把「父輩打下來的江山」掛在嘴上的「太子黨」們,在2012年習近平初登大位時是有一定看法的。當時他們已經累積了太多的不滿,而且多數認為,「父輩們打下的江山已被太監、管家、秘書及包括團幫在內的行政官僚糟蹋的不像話了,貪污腐敗非常嚴重,理想喪失,道德淪喪,紀律渙散,民眾滿意度非常低,國際上形象也很糟,再這麼鬧下去就真要像蘇聯一樣亡黨亡國了。」所以他們願意一致支持習近平「要好好整頓吏治,整頓官僚隊伍,重新確立『黨的優良傳統』,恢復馬列毛信仰,挽狂瀾於即倒,因為『現在接力棒在我們手上』。」

在「家天下」的集體共識下,這群位處權力核心的「太子黨們」立志要排除一切干擾,堅決反擊「普世價值」和「憲政道路」。至此,我們應該可以抓到關鍵重點了。

這些掌權的太子黨們骨子裡都是紅衛兵,都是毛的傳人,也都是要貫徹解放世界的「紅色革命」之堅定信仰者。相對來看,「普世價值是西方用來顛覆中國的思想武器,絕不能按普世價值的原則搞政改,『用普世價值標準來檢驗我們的政改是一種偏見,有些不能改的堅決不能改』。憲政就是多黨輪流執政,就是要取代共產黨的領導,就是要搞三權分立,一句話,普世價值就是要搞垮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示意圖) 圖 : 翻攝自新華網
中國共產黨。(示意圖) 圖 : 翻攝自新華網

所以,「不僅要堅決反對普世價值,而且要主動進攻,奪回意識形態陣地和領導權主導權」。他們激進地認定「微博再不整治將亡黨亡國」。於是,我們在這幾年,時不時都會看到了黨中央指揮眾黨媒經常揮動系列性氣勢磅礴的反憲政「雄文」砍砍殺殺。而這也正是「戰狼外交」的真正理論源頭。

超級「紅色帝國」既是黨國,又是帝國

本來,在跟西方世界還沒撕破臉之前,中共還會遮遮掩掩。直到美中貿易戰開打,龐佩歐重磅推出「共產黨不是中國人民」的宣言,硬將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區隔開來看待。他強勢指責中國根本不是一個正常國家,龐佩歐在一場演講時說:「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共產主義中國,共產主義中國就會改變我們。」中共脖子既被掐住,就不必再假惺惺,獠牙也就全都露了。

基於這樣的認知,我們簡直不可能期待中共政權下會有憲政改革的可能性。

1955年出生於北京的旅美學者張博樹教授在去年出版的《紅色帝國的邏輯》一書的序言裡直書:

〝可以說,這個超級「紅色帝國」既是黨國,又是帝國。對內,它是黨國;對外,則越來越像帝國。把二者連在一起的,是它的紅色。〞

張博樹教授甚至警告世人:「正在崛起的,不僅是一個紅色帝國;這還是一個新極權時代的到來。」

不出意外,拜登接掌白宮大約是已成定局了,美國各大主流媒體會不斷刊文質問拜登新政府將如何對待中國的態度,無非顯示了美國輿論界的一種嚴重焦慮症。問題是,美國人或美國政府真的搞得懂習近平政權嗎?

有位西方作家曾經自嘲說:每當我們看到民主領袖與暴君握手言歡、眉開眼笑的畫面,就會覺得怪怪的,彷彿這是在為那些暴君的掌權背書。

他說的暴君當然就是指的習近平,而掌權者們又是指誰呢?看看德國的梅克爾就都懂了。

德國總理梅克爾(下排左)、法國總統馬克宏(下排中)、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下排右)等歐盟領導人30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排左)「原則上」達成投資協定。 圖:取自vonderleyen推特
德國總理梅克爾(下排左)、法國總統馬克宏(下排中)、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下排右)等歐盟領導人30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排左)「原則上」達成投資協定。 圖:取自vonderleyen推特

中國革命兆頭:「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

最後我們可以回頭再去沉思文首的金句:「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維權律師張展因為深入武漢報導疫情而被判4年徒刑,張展在法庭上無懼地指控高高在上的審判官說:「我發的影片都是別人的話,我錄制的,別人轉發的。公檢法如果要對人民審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國家的恐懼來自於對人民的不信任。」

中國人民也開始為了張展一案而憤怒地寫下:「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

中國人民對統治者的怨氣真的已經到無以忍受的革命臨界點了嗎?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從紅色帝國到新極權帝國的革命之路:國家的恐懼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