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緬懷洪哲勝一生 心胸開闊革命者為台灣民主奮鬥

新頭殼newtalk | 文/劉進興
1970-01-01T00:00:00Z
劉進興、陳菊與洪哲勝三人於2019合影   圖:擷取自臉書
劉進興、陳菊與洪哲勝三人於2019合影   圖:擷取自臉書

驚聞洪哲勝過世。他寫信給我時,都署名「楚也」。楚也者,亡秦必楚也,可見其志向。楚也是熱情的行動家,也是心胸開闊的革命者。

我到美國讀書時,台灣剛退出聯合國,大家充滿著亡國感,聚會時都在討論台灣前途。洪哲勝那時辭掉大學教職,變成職業革命家,經常在台獨月刊上寫台獨建國的理論文章,並巡迴各地演講。他擔任過台獨聯盟副主席,後來因路線不合而另組台灣革命黨。

我跟洪哲勝的理念有許多交集,都支持台灣獨立,也都努力探討社會主義理論,但正如E.O. Wright 所言,「對右派來說,左派都是一丘之貉;但左派內部卻往往為誰是真正左派爭論不休,互相攻擊,甚至不惜分裂。」不僅左派陣營,台獨陣營也一樣,往往由於近觀產生的矛盾,彼此鬥爭,卻忘了遠觀就很清楚的大目標。那時的我,跟楚也不但沒有深交,甚至常常為文批判他。

一直到解嚴後,春雷驚蟄,蝴蝶即將破繭而出。很多人都感受到台灣社會的胎動,不願繼續留在海外當週末革命家,想回台共襄盛舉。1988年左右,紐約的台灣研究所邀請黨外人士來美參加研討會。洪哲勝負責規劃,找我去講「勞工運動」以及「國民黨的資產階級化」。那次彼此才比較瞭解,之後偶而交換讀書心得,互相鼓勵。

洪哲勝是個熱情的行動家。當時國民黨在海外勢力很大,校園都有職業學生在監視,留學生都怕怕。有的收到台獨刊物,不敢用手去碰,竟然拿筷子夾著丟到垃圾箱。他卻義無反顧,從關心者,變成專職的台獨工作者,經常與國民黨和統派辯論,到處宣揚台獨理念,影響留學生,讓他們回國時,不再是大中國思想的俘虜。

洪哲勝也是個心胸開闊的革命者。他早期常講「台灣人自救」。台灣退出聯合國,在國際上日愈孤立,關鍵都在虛幻的大中國主義,只有獨立才能自救。要獨立成什麼樣的國家呢?他主張「社會主義台獨」,但又堅持民主制度。哲勝曾送我一本他翻譯的「馬克思主義與現代」,作者是嚴厲批判史達林的Isaac Deutscher 。所以我猜洪哲勝是傾向北歐或西歐的社會民主主義。他認真研究理論,但不會教條。他知道自己不在台灣,只能當側翼。1997年特地回台加入民進黨,2019年5月又回來,到總統府找陳菊,暢談往事,對正為連任苦戰中的小英他只有支持與鼓勵,不會指指點點。

最近二十年,洪哲勝經營《民主論壇》網站,供中國民運人士投稿,成為中、台民主運動的交流平台。這是很重要但很寂寞的,潛移默化的革命工作,他甘之如飴,令人佩服。

今年六月洪哲勝來訊,邀請我參加他的夫人及戰友芳枝的視訊葬禮。從iPad上觀看在紐約的告別式,參加者不多,視訊上也只有兩人。但楚也的致詞,娓娓道出彼此相愛,一起實踐愛台灣,參與各種台灣人活動,宣揚台獨理念的經過,非常感人。

七月某日,手機顯示來自楚也的未接來電。原來是他不小心按到。後來聊了一下。我跟他說,我們這個世代恭逢其盛,經歷過台灣從貧窮到富裕,從威權到民主的巨大轉變,屢次危機都能化險為夷,今年一月的選舉又打了漂亮的一仗,這樣的一生,我們應該滿足了。他很同意,說應該寫成回憶錄⋯

沒想到他突然就走了。我覺得意外,但不是悲傷。再好的旅程,總要回家。楚也熱情追求真理,無私奉獻一生,在成果逐漸呈現時,能夠追隨著親密戰友之後,回到永恆,他已劃下美好句點,應該無憾了。

再會啦,楚也。

P.S. 除了「楚也」之外,他也曾以「Che」簽名。楚也崇拜古巴革命英雄Che Guevara (切·格瓦拉),曾經把「哲勝」拼成Che S. Hung,後來才改用 Cary S.Hung。

讚!為我們的浪漫時代喝一杯!

驚聞洪哲勝過世。他寫信給我時,都署名「楚也」。楚也者,亡秦必楚也,可見其志向。楚也是熱情的行動家,也是心胸開闊的革命者。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