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民進黨被閹了:是忘記了 還是害怕想起來?

新頭殼newtalk 文/陳昭南
1970-01-01T00:00:00Z
上百位群眾走上街頭,手持「陪審參審一併試行」看板,呼籲民進黨政府懸崖勒馬,傾聽民意。   圖:謝孟華/攝(資料照片)
上百位群眾走上街頭,手持「陪審參審一併試行」看板,呼籲民進黨政府懸崖勒馬,傾聽民意。   圖:謝孟華/攝(資料照片)

最具名氣而擁有超多農婦農民的吳怡農,最近突如其來的一句發言而惹出了不小的風波,事情熱度立刻上升到連小英總統都必須站出來為國軍提出反駁說:「我覺得吳怡農這個說法不盡公平......」

吳怡農對軍方漢光演習的評論內容之對與錯,我無能置喙,但對於他甘當烏鴉嘴站出來對主政掌權者「說三道四」的勇氣,至少應該為他按100個大讚。不過,他身為執政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的身分公然發言卻違背了職場倫理。吳怡儂既是智庫管理高層,一定有可以上達天聽的內部正常管道,實在沒必要私下裡公開「說真話」。除非,該上達天聽的正常管道已經被阻塞了!果如是,那事情就大條了!

吳怡農和前大法官許玉秀陸續扮演大烏鴉

同樣的案例,曾經是最年輕的女性大法官許玉秀教授為了司法改革方案而力爭「陪審制」,還不惜集體到立法院靜坐抗議,同時也在媒體撰文指出:總統蔡英文3月與民間團體會面時,把大法官呂太郎叫到總統府來當面「喝斥」,為此許前大法官高度質疑小英總統「懂憲政分際嗎?」

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隨即發表聲明否認許玉秀的指控,聲明中指出許玉秀當天根本不在現場。前大法官許教授也於7月7日受訪時大方坦言,自己確實不在現場,「我寫文章大家都知道我不在現場,他說我不在現場是廢話」。她強調說:自己只是據實描述,沒有不實;而且這是公共事務,她有責任把這件事說出來,「如果對這件事沒反應,我對得起我曾經的職務嗎?」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媒體,指蔡英文曾把大法官叫到總統府「喝斥」,引發爭議。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前大法官許玉秀投書媒體,指蔡英文曾把大法官叫到總統府「喝斥」,引發爭議。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事件中扯出了現任大法官呂太郎,算是無端中槍,像似成了劇中無辜路人。當新聞焦點被轉移到小英總統是否曾把大法官呂太郎找來「喝斥」的事實爭執時,當事人呂太郎已於8日下午在【法官論壇】上發文澄清說:他沒聽到蔡英文「喝斥」、「訓斥」、「訓誡」任何人,他也不是以大法官立場去表示任何立場,並不涉及大法官職權的行使,他表態說:「我心坦蕩蕩,我行方正正,心中無鬼,何懼之有?」

於是,輿論很快就被轉到「大法官」是否「可以」被「總統」隨傳隨到的嚴肅的憲政議題上了!

先破解現行破憲法下的「黨政分際」

有必要先說明,此一件事的爭端由來係因當局決意要排除「陪審制」,並在此次立院臨時會中強行通過「參審制」的立法。向來主張「陪審制」的司改團體積極發聲,許玉秀是此一抗爭行動的要角。

「陪審制」和「參審制」孰優孰劣,多數小百姓們大約都搞不清楚,其中涉及到較專業的法理概念和法庭上的攻防實際運作技巧,此處且先按下不表。我只就許玉秀在7月6日撰文《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中所涉及的憲政觀念及其暗埋的引爆危機加以剖析。

過去幾次跟年輕學子座談制憲議題時,我都會預擬幾項埋有陷阱的問題請學生即席作答。其中一道最嚴重的陷阱是:「請問五院院長跟總統的層級隸屬,何者居高?」

無異議的,絕大多數都會不加思索地回答:總統最高。

當我再問:所以依據憲法,總統依其職權應該統轄五院?

想當然耳,答案都是肯定句。

我續問,那麼,台灣的民主憲政體制如何落實執行三權分立?

這下,在座的每個人都傻眼了吧!

此一民主特異現象的直接表徵是:立法院長蘇嘉全卸任後可以立即大大方方進入總統府擔任秘書長;而總統府祕書長陳菊卸職後則可以毫無愧色地被提名去擔任監察院長。

這算是最具台灣特色的三權(或五權)分立之民主憲政體制?

那麼,依據台灣當前的這部破憲法,五院位階既屬平行,總統位階也自然高居五院之上,所以立法院、司法院跟行政院都屬平行機構,彼此監督制衡,這稱之為「三權分立」?可是總統統掌全局所決行的政治意志,有誰來監督制衡?

這就是台灣超級大總統的憲政危機了!

蘇嘉全由立法院長轉任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則由總統府秘書長轉任監察院長。 圖:新頭殼合成
蘇嘉全由立法院長轉任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則由總統府秘書長轉任監察院長。 圖:新頭殼合成

總統垂詢,五院院長及其下屬誰敢不應召正襟危坐?

三權分立的典範來自美國,請問美國總統對國會如何控制?即使執政黨在國會佔據優勢,也照樣不留情地否決總統的提案,因為總統與立法機構是相互監督與制衡的平行單位。

再談司法對於權力行使的獨立制衡,即使是美國總統所提名的大法官,也照樣會因其道德風骨和專業堅持而不客氣地否決提名總統所公開推動的法例或政治意志。

這裡我們就來到許玉秀撰文中所提問的重大課題: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

按照總統府發言人丁允恭於6日的聲明中表示:「基於有部分團體成員提及與司法院的溝通問題,為求釐清事實,並促使司法院與倡議團體能充分溝通,因此總統邀請前後兩任秘書長前來,以順暢後續政府與民間於改革上的協力。」

文中所稱「總統邀請」的前後兩任秘書長,一位是現任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一位則是前任秘書長呂太郎(現任大法官)。

如前所述,按照現行憲法體制,超級大總統位居五院之上,邀請(召喚)司法院長及其以次的任何公職進入總統府為總統做彙報,或備為總統垂詢意見做為參考,乃至以上級長官對下屬犯錯者加以「喝斥」、「訓斥」、「訓誡」有何不妥?完全符合現行這部破憲法的憲政體制和精神。

2005年6月修憲,絕大多數「末代國代」投下贊成票同意廢除「國民大會」時,就應該知道這次就是等於要把一個制度上足以跟大總統平行,並依據憲法行使監督制衡的最高民意機構砍掉。於今此一太上總統制運行15年後,還回過頭去置疑其積極用心為何嗎?

超級大總統下的三權分立,才是憲政大危機

現在國民黨正在大吵大鬧的是,一個被拔掉牙齒的監察院和一個等同於公務員檔案管理中心的考試院之人事案,卻放著名實不符的「三權分立」憲政體制不認真細究,豈止是見樹不見林,更該是對民主憲政的嚴重無知之荒謬露底。

國民黨不滿監察院、考試院人事案,於立法院舉牌抗議。 圖:謝孟華/攝
國民黨不滿監察院、考試院人事案,於立法院舉牌抗議。 圖:謝孟華/攝

前大法官許玉秀在文中厲斥現任大法官呂太郎「總統要他站著,他不敢坐著?」無非其來有自麼?

大法官歸屬司法院,司法院歸屬總統轄下,官場倫理,大法官們敢不對超級大總統畢恭畢敬嗎?

許玉秀的文章中還有一段話不可忽略:

所以當柯建銘總召說,無論如何要排除陪審制,是上面的意思,指的是黨主席的意思,黨主席才是柯總召的領導,總統並不是立法委員的上級。

總統蔡英文5月20日展開總統第二任期,當天也接任民進黨主席。 圖:民進黨提供
總統蔡英文5月20日展開總統第二任期,當天也接任民進黨主席。 圖:民進黨提供

這也對應了上面的憲政體制說明:五院是平行機構,立法院也該像行政院層級一般地統屬於總統轄下,官場倫理,立委們敢不對聽令於總統之號令嗎?

許玉秀怒控:大家都被呂太郎矇騙了一整年

倒是應該注意到該文中的一句竅門,乃在於許前大法官在該文中所傳述的:

呂太郎秘書長和民間團體演了好幾個月的陪審制一併試行詐騙大戲,之後潛逃不見蹤影,好像就在大法官提名之後?所以他這個大法官的官位是騙來的?所以總統召喚,不敢不立刻現身?不敢不乖乖聽訓?

關鍵詞在這裡浮上來了:「演了好幾個月的陪審制一併試行詐騙大戲」,依據許玉秀的認知,司法改革從一開始就已決定採用「參審制」,過去的長時間的「試行秀」都是一場「詐騙大戲」?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 圖:謝莉慧/攝(資料照片)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 圖:謝莉慧/攝(資料照片)

我的意思,許玉秀如果要討論「黨政分際」,就應該先把當前這套荒謬無比的憲政體制作為攻克的那座大山——制憲,否則就會永遠痴痴地自行在體制外圍盤繞不得其門而入。因為,按照這部破憲法,你的對手們並不違背現行體制!君不見呂大法官即令被羞辱至此,他也還是堅持喃喃自慰:「我心坦蕩蕩,我行方正正,心中無鬼,何懼之有?」

而且,那些官場人物甚至還會回頭來怪妳:根本是「無理取鬧」!

陪審制:人民是主角;參審制:人民是印章

現在回到「陪審制」和「參審制」的雙方競逐賽事上。

許前大法官在7月6日同步發出一篇文章《民進黨 回頭是岸》,她開宗明義直奔主題:

總統府7月4日針對民間主張讓陪審制加入試行的民間主張,如此回應:「重點不是陪審與參審的爭議,而是人民如何參與審判」。這是一句話自相矛盾的廢話,陪審與參審的根本爭議,正好在於人民如何參與審判。到底是人民能夠完全獨立審判的參與,還是人民去替職業法官背書不能獨立審判的參與,就是陪審和參審的爭議。來自總統府的聲明,卻一開口就說不合邏輯的廢話,實在讓人覺得很不好意思。總統府耶!

既然要稱參與審判的人民為國民法官,法官作為裁判者的正當性是甚麼?就是能居於中立、獨立的地位進行審判。很清楚,只有陪審制的國民法官,才真正擁有獨立審判的地位。......

許前大法官在此簡明扼要地一刀見血地直戳要害:陪審制和參審制最根本的不同,就是陪審制的國民法官能夠遵守憲法所要求的獨立審判義務,參審制的國民法官,不能遵守憲法所要求的獨立審判義務。

我還想要藉此再補上一刀:「陪審制」把法官的有罪無罪裁決權徹底剝奪了。法官們若是支持「陪審制」,無異於強迫「自宮」,把原有的「審判權力」平白地還給人民,真是情何以堪啊!

還權於民,不正是民進黨所堅持主張的初心嗎?究竟是誰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

民進黨傲慢得誤以為:可以執政萬萬年嗎?

許玉秀更直言爆料說:

柯建銘委員上個禮拜在立法院協商時,倒是說了一個理由,因為法庭不再是國民黨開的,那下一句呢?法庭已經是民進黨開的了嗎?所以不需要陪審制?這就是民進黨所謂的時空改變嗎?既然如此,所有在野黨堅持納入陪審制,依照民進黨一貫的邏輯,就真的理直氣壯、正當性十足了!

這段話很有意思,但沒有完全說到人民心坎裡。

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資料照) 圖:陳佩君/攝
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資料照) 圖:陳佩君/攝

經查民進黨的行動綱領第三章「自由人權」第28條前段,已明白載列:

「修訂刑事訴訟法規,建立陪審制度」

學法的小英總統不會不知道民進黨有這一條綱領,只是依據她的談判性格判斷,她只是有意想要跟抗拒改革的法官族群們達成妥協,藉以換取司改的進度和成效。所以民進黨等同於被小英給「閹」了,諸多民進黨人卻都選擇噤口?

柯建銘等立法院中諸位老仙角們,也不會不知道民進黨有這一條民進黨的行動綱領,只是秉承上意,不得不故意裝糊塗,意圖矇騙過關,頭過身就過,都是可惡至極的政客伎倆。

根據歷次民調,法官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基本已經盪到了極低點的個位數。說白了,人民對法官的信任度也一直都無法提振,是因為恐龍法官太多?是因為誤判太多?是因為何不食肉糜的深宮養成使然?......理由很多,不一而足!至於原因,當然跟威權時期遺留的陰靈迄今仍盤旋不去難以消散有絕對關係。立委諸公誰敢勇敢站出來提案除垢?

如果這一回讓人民殷殷期待的司法改革不能大刀闊斧而有所感動,一舉將法官現有的有罪無罪之裁決權徹底砍斷交還給人民,則未來必將為台灣法治基礎遺下大禍,小英總統辛辛苦苦捍衛台灣主權的歷史定位,很可能就毀在這一個斷崖了!

作者陳昭南:畢業於奧地利維也納國立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這裡我們就來到許玉秀撰文中所提問的重大課題:蔡總統懂憲政分際嗎?

至於原因,當然跟威權時期遺留的陰靈迄今仍盤旋不去難以消散有絕對關係。

意圖矇騙過關,頭過身就過,都是可惡至極的政客伎倆。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