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陳時中要怎麼讓滯台中國人「有感覺」?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   圖:翻攝自疾管署直播影片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   圖:翻攝自疾管署直播影片

聽到在台灣有人被確診是武漢肺炎,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種,會發出這種「我難得嘴角忍不住笑意」的冷血言論?不用懷疑,第一,在中國的中國人。第二,滯台中國人。第三,像黃安、劉樂妍、邱毅、黃智賢這種在中國的滯台中國人。

2019年4月,由賈靜雯、溫昇豪與吳慷仁主演的夯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公視播出大結局之前,盜版王國已先出現高清完整結局,還打上又醜又廢的殘體字幕,不僅台灣觀眾震驚不已,《與惡》劇組也報警並清查盜版連結,呼籲觀眾支持正版。

結果一位在中國的滯台「中國資深媒體人」,高調表示自己人在「國外」(黃安快檢舉:有台獨人士在深圳卻自稱在國外),因為抵擋不住收視誘惑,已經在網路上將10集全部看完,不僅直接自爆看盜版,甚至在臉書發表長篇心得。

有正義感的鄉民,看到這篇作者自以為是「影評」的劇透廢文,怒問這位「中國資深媒體人」,到底在哪裡看到的完結篇?他卻只厚顏回應:「支持正版,恕難奉告」。

大批鄉民群起圍攻:「大結局明天才播出,你居然看盜版?」見笑轉生氣的「中國資深媒體人」於是回嗆:「我人在深圳,網路上看到就從第一集,一路看到完。我不是追劇的粉絲,沒空去管播到幾集。內部管理竟然讓劇作提前流失,才是最大關鍵與核心問題。」

「中國資深媒體人」與正義鄉民,在網上亂戰第一回合後,星座專家唐綺陽看不下去,也用私人帳號參戰,痛批偷看盜版的惡劣行為。這位「中國資深媒體人」依然強辯:「我每星期看的東西成千上萬,我是『評論者』,願意多寫多介紹,我的『時間、心力、專業成本』可也不是三毛錢的價值,好嗎?」

的確,很多鄉民也都看過日本盜版的愛情動作片,但大家都還有點基本的廉恥心,所以謎片社團裡總是一團和氣,大家溫良恭儉讓,就算來自中國的鄉民也一樣。哪有鄉民會像這種「中國資深媒體人」,理不直卻氣超壯,真的超萬幸,他自稱中國人,不然台灣人的臉要往哪裡擺?

滯台中國人為何會「忍不住笑意」?

從春節前武漢肺炎在中國爆發以來,因為台灣始終沒跟上次SARS一樣,被牽拖成「中國神聖不分割的一部分」,確診致死者僅7人,與中國一再隱瞞後公布的4,634人,還是有著明顯差異,讓這些滯台中國人「鬱卒」了5個月,終於等到讓他們「忍不住笑意」的案例出現了。

在台灣,就算統獨立場不同,有哪個自稱「獨派」或「台派」的人,敢在北京又爆發疫情時,或是在三峽大壩盛傳會潰堤,下游各省都已飽受水患之苦時,在臉書上寫廢文說自己「我難得嘴角忍不住笑意」?

就算真的是「敵國人民」受瘟疫或水患之苦,鄉民們有「幸災樂禍」的念頭,也不敢公然表現出來。因為台灣的人文素養,已經不容許聽到或看到《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或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那種「非人」言論了。

因此在台灣,我們聽到北京有人確診,心裡都有不忍,因為一條寶貴的性命可能喪失,甚至一個家庭都可能破碎。但就是有些無恥又冷血的滯台中國人,聽到自己的故鄉有危機,竟然可以「嘴角忍不住笑意」,被鄉民圍剿後,才修正為「嘴角隱隱忍不住」。他在臉書這樣寫著:

「一位來自台灣的女學生是『無症狀感染者』,據此看日本機場檢疫單位直接賞了陳時中一個嘴巴子,我難得嘴角忍不住笑意。

要記得陳時中從來不是『防疫專業』,他始終只是長期醉心於政治的牙醫背景。

台灣不進行高密度的普篩,是以『擔心醫療體系崩潰』之名;這是陳時中堅持主張的一種防疫管理的『政治思路』。……」

滯台中國人是聽不懂?還是不想聽?

台灣為何不普篩?其實這問題陳時中已經回復多次,但滯台中國人的媒體,每次記者會就是像跳針的唱片一再重複,逼得我們都能背誦陳時中重複再重複的回應了。

若台灣對2300萬人快篩,1人花費200元,要花46億元,價格較低,但準確度偏低。偽陽及偽陰性率也高,還有後續偽陽性病人的處理費用。若用PCR檢測普篩,確診度較高,但1人花費3,000元,總額就高達690億元,還需耗費大量時間精力。我們用現在的方法做,使用PCR篩檢60,956人,只花了1.8億,經濟效益比較好。

假設我國盛行率為18/10000,看似健康的人口1,800萬人,需花費540億元進行普篩,才能夠驗出其中32,577人無症狀感染者,其中還有1,797人屬「偽陽性」,還需將上述偽陽性個案進行隔離後再檢測,才能回復正常生活。

對於各界關心,雖然只花1.8億,但漏掉的人怎麼辦?陳時中說,以目前疫情狀況來看,武漢肺炎相關通報60,956例中,以PCR檢測花費1億8千萬元,進一步進行疫調後「僅10人查無感染源」,後續影響17人確診。顯示為找出無症狀患者,全面以PCR篩檢方式進行普篩,不只浪費公帑及珍貴的醫療人力資源,且不符效益。

至於為何別國都在為什麼要普篩,甚至用得來速快篩,台灣卻不做?陳時中說「他們罹患率很高,台灣不普篩有科學依據」。像韓國、義大利疫情狀況嚴重,僅能透過封城、大量篩檢,進行個案分流治療。但是在疫情獲得控制後,仍恢復逐案疫調方式。而台灣個案數少,透過醫師評估症狀,準確通報採檢,並由衛生單位精準疫調,及早掌握密切接觸者,有效控制疫情。

全民普篩就像全民驗孕一樣得無聊,就算經費與人力無虞。又要怎麼規定全國民眾要在特定日期內一起普篩?不然今天篩檢是陰性,明天卻又被傳染成陽性,這樣的普篩是要做什麼?其實陳時中已經說了不知幾次,這些滯台中國人是聽不懂?還是不想聽?

怎樣治好滯台中國人的「冷感」?

上一個酸陳時中只是牙醫,揚言「我去指揮也是可以啊!應該也不會太差。」是3月7日台北市長柯文哲受訪時說的。當然,結果大家也看到了。柯文哲自己先「跌落神壇」,把抗疫的一切事權都交給副市長黃珊珊。

陳時中在這次疫情裡,能讓民眾信賴,靠的是他的高EQ,整合所有資源與安撫人心。所以就像陳時中自己說的,大家佩服的不是他個人,是他帶領的團隊。

否則若要比學經歷,陳時中比得過台大醫學系畢業的台大醫師柯文哲嗎?若要比嘴尖牙利,陳時中比得過連任首都市長,還是民眾黨主席的柯文哲嗎?陳時中的口才連柯媽媽或陳珮琪都比不上吧?問題是鄉民們是要看政治脫口秀嗎?

但無論陳時中怎麼做?疫情管控到多好?就是無法讓這些滯台中國人「有感覺」。那麼陳時中該怎麼辦呢?其實要治療滯台中國人的「冷感」,一定要效法前總統馬英九了。

2010年1月24日,總統馬英九因為這個中國資深媒體人《雙城心事》部落格裡的文章〈我媽對馬英九沒感覺了〉,描述「我媽媽從一個超級大馬迷,變成馬冷感」的轉折過程,決定專程前往花蓮,拜訪「花蓮王媽媽」的資深馬迷江美華。

2015年2月14日的西洋情人節,民意支持度到了9.2%的總統馬英九,上午8時許又搭總統專機抵達花蓮,與「花蓮王媽媽」共進早餐。果然還是我們馬總統英明,讓已經「變成馬冷感」的花蓮王媽媽,再次對馬「很有感覺」。拜託一下陳時中,你也學一下馬總統,安慰一下這些滯台中國人好嗎?

聽到在台灣有人被確診是武漢肺炎,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種,會發出這種「我難得嘴角忍不住笑意」的冷血言論?

第一,在中國的中國人。第二,滯台中國人。第三,像黃安、劉樂妍、邱毅、黃智賢這種在中國的滯台中國人。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