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蔡正元為何影射許昆龍是抓扒仔?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蔡正元質疑,「學生會這些錢那裡來?為什麼只有設籍高雄才補助?為什麼陪媽媽只能去高雄?」   圖 : 翻攝蔡正元臉書(資料照片)
蔡正元質疑,「學生會這些錢那裡來?為什麼只有設籍高雄才補助?為什麼陪媽媽只能去高雄?」   圖 : 翻攝蔡正元臉書(資料照片)

一來人死為大,二來孤狗大神能做的事,就非本魯這「歷史控」的守備區。因此關於已故高雄市議長許崑源的功過是非,鍵盤小五郎保持緘默,只盼喪家節哀。

但特務出身的蔡正元,不知為何又槓上施明德的妻子陳嘉君?還把許崑源哥哥許昆龍吹捧為「美麗島事件的先賢」,並且要陳嘉君去請教艾琳達。

蔡正元因前岳父的關係,與馬英九這種職業學生師出同門,都是同一特務體系。所以每次一談到歷史,用的都是張飛戰岳飛,搞到狗跳雞飛,大家最後也就對真相沒興趣了。但鄉民們別擔心,還好蔡正元說得這些往事都還沒太久,孤狗不到的東東,就交給管大來補充。

2020年6月9日《中時電子報》報導〈談許崑源殉黨遭施明德妻批評 蔡正元還原歷史〉:

「韓國瑜高雄市長罷免案於6日以93萬票通過,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當晚即墜樓身亡,引發各界震驚,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並以『殉黨殉國』、『大悲無語』哀悼許崑源,將許崑源比做是台灣屈原。

蔡的『殉黨殉國』用語,引來施明德妻陳嘉君在臉書未點名指控,『把一個惡棍說成壯烈殉國』,『他的一生與毒品、酒店、樁腳、小弟、砂石、賭場、選舉、喬事情等等為伍,他必須被評價。』

不過蔡正元對此還原歷史,許崑源從政是因爲有個從政的哥哥許崑龍,許崑龍是美麗島事件的先賢,跟著黃信介、施明德衝鋒陷陣,許崑龍還當了民進黨首任高雄市黨部主委,在別人眼中許崑龍是『大黑道』,卻是施明德逃亡時的恩人。

蔡正元強調,許崑源就完全不同風格,原本是無黨籍的議員聯盟領導人,看不慣綠營當權後吃銅吃鐵,力挺馬英九2008年選總統,後改加入國民黨並當選高雄市議長。

蔡正元還說,陳嘉君若不知道這段歷史,可以請教艾琳達,但請勿造口業,在這時候抹黑許崑源,要抹黑請去抹黑施明德的好友許崑龍。」

許昆龍為何都不會被關?

1941年出生的許昆龍,戒嚴時代是高雄市升格為院轄市之後的黨外議員。1979年美麗島雜誌創刊後,與陳菊一樣擔任過美麗島雜誌社高雄服務處副主任(楊青矗為主任)。

1980年2月20日,警總軍法處以叛亂罪起訴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陳菊、呂秀蓮、林弘宣等8人,其他被拘押的王拓、江金櫻、余阿興、吳文、吳文賢、李明憲、周平德、蔡精文、 林文珍、林樹枝、邱垂貞、邱奕彬、邱茂男、施瑞雲、紀萬生、范政祐、范巽綠、高俊明、張富忠、張溫鷹、許天賢、許睛富、陳忠信、陳博文、黃昭輝、楊青矗、趙振貳、蔡有全、蔡垂和、戴振耀、魏廷朝、蘇秋鎮等37人則移送司法處理。

1979年12月13日,美麗到事件發生後3天,蔣經國發動鷹犬逮捕美麗島事件涉案人,總指揮施明德卻奇蹟式的成功逃脫。鷹犬慚愧下全台通緝,懸賞從50萬元起跳,然後100萬元、200萬元、250萬元的提高。29天之後,施明德被抓耙仔出賣時,懸賞花紅已高達500萬元。

民進黨每逢選舉,就說稱要實現轉型正義,但促轉會迄今也不公布當年到底是哪兩個抓扒仔,領走了出賣施明德行蹤的500萬元花紅。

不過依照軍事法庭的判決書,高俊明、許晴富判7年,林文珍判5年,吳文、張溫鷹、林樹枝、趙振貳、黃昭輝、施瑞雲、許江金櫻各2年。這10個被軍法判過刑的人,也就排除了是抓扒仔的可能。

那麼特務出身的蔡正元,一下說許昆龍是「美麗島事件的先賢」,一下又說許昆龍是「施明德逃亡時的恩人」,但很「巧合」的無論是美麗到軍法或司法大審,或是藏匿施明德軍法大審,先賢與恩人都找不到名字。那麼蔡正元的言外之意,就是要影射許昆龍當年跟你們的關係嗎?

許昆龍的「泰福閣」槍擊案

1980年5月2日上午,已升任官派高雄市長的王玉雲,在市議會裡宣布,因為美麗島事件發生在本市,因此已向行政院引咎辭職,但經孫運璿院長批示慰留。無黨籍議員許昆龍,也附議國民黨議員吳石楠的緊急動議,表態慰留王玉雲。

1986年民進黨成立時,黨外的許昆龍並未加入,是等到1988年3月20日下午,美麗島受刑人黃信介與張俊宏出獄後,才跟著黃天福、施性忠、顏明聖、邱茂男、施明珠、傅文政、林宗男、郭朝森、吳祥輝、包奕洪等17人一起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宣誓加入的。

1983年11月立委選舉,黨外市議員許昆龍為張俊雄助選,另一黨外市議員蘇玉柱則為許嘉生助選,兩人因此反目成仇。許昆龍指蘇玉柱向議長陳田錨借了30萬元不還,又拿了陳田錨的一張台泥經銷商牌照。

蘇玉柱不甘示弱,點名自立一路66號OK大廈4樓的金龍俱樂部是地下舞廳、5樓的美麗華西餐廳是地下夜總會、6樓的泰福閣餐廳為地下酒家,以及總督理容總匯、名流酒店、大老千理容總匯及設在花旗飯店地下室的酒店,全都是許昆龍經營的特種行業。

1984年5月15日晚上,高雄西北幫籃炎桐與籃炎祥兄弟和朋友劉有光等人到泰福閣酒家喝酒。快10點時陳煌模酒後不爽酒女「夢夢」,打了她一巴掌,許昆龍聽到廣播,來包廂恐嚇他們:「電梯關起來,打到死!」陳煌模更生氣,不但出手毆擊許昆龍,還拿水果盤砸傷許昆龍前額。

許昆龍逃出後躲在其他包廂,下令櫃台會計陳玉華,從櫃檯下方關掉電梯開關,讓電梯無法升降,經理陳秋英也趁機打電話報警。刑事巡佐林孟龍率義警黃福全與鍾靖雄趕到,經管理員丁超用對講機聯路後,陳玉華打開電梯電源,讓林孟龍等三人上樓,並說:「刑警來了」。逃逸無門的籃炎祥等11人,就決定作困獸之鬥。

林孟龍踏出電梯門後出示刑警證要盤查,許明雄恐事蹟敗露,上前扶住林林孟龍的手臂說「沒什麼事」,籃炎祥趁機掏出手槍,黃福全發覺後大喊,籃炎祥就射擊黃福全腹部2槍;鍾靖雄想上前阻止,也被擊中腿部4槍倒地。

唯一有帶槍的刑警林孟龍,準備拔槍反擊時,已遭鄭偉泰、趙榮昌、籃炎祥三人同時亂槍射殺。陳煌模上前搶奪林孟龍的警槍,再對林孟龍射擊,致林孟龍當場死亡。

籃炎祥與劉有光自大廈後面太平梯逃出,恰遇新興警分局派來馳援的警員,義警歐明耀跑在最前面,要抱住劉有光,黃日藤隨後支援時,與籃炎祥發生槍戰,被射中頭部,當場死亡。籃炎祥闖進河南二路一家鑰匙店,挾持並開槍擊傷懷孕9個月的屋主許秋萍,直到第二天清晨5時才棄械就逮。

「重情重義」的高雄市議會

韓粉總說兩蔣時期治安多好,但1984年高雄泰福閣槍擊案,2刑警殉職,2義警重傷,蔣經國特頒「忠勇垂型」輓額,許昆龍送了60萬元奠儀,但家屬拒收。

案發後轉往「醉月官」上班的酒女「小百合」黃靜慧,出庭指證電梯控制開關裝在櫃檯內,且願意隨檢察官到現場指明設置開關的地方。許昆龍夫婦則否認櫃檯下有電梯開關,也沒阻止陳煌模、籃炎祥等人離開,造成槍戰慘劇。許昆龍對「小百合」的證詞很不滿,痛罵她「亂講」,並指「小百合」與經理不睦才夾怨報復,遭蔡茂盛檢察官制止發言。

8月18日高雄地方法院宣判,開槍的籃炎祥、鄭偉泰與陳煌模三人死刑,其他共犯有期徒刑數月到數年不等。但下令關閉電梯的許昆龍則無罪,理由是對於現行犯依法不問何人得逕行逮補;許昆龍雖關閉電梯,使在場之人無法自由上下出入,但主觀上無剝奪人行動自由犯意,故判決無罪。

恐龍法官的判決,引發全民譁然。這時高雄市議會比法官更恐龍,高雄市議會國民黨團書記陳聰敏,與副書記洪茂俊、汪修慎、楊平漢、孫榮吉、黃興招6人,一致同意重案在身的許昆龍,擔任保安審查委員會第一召集人。

泰福閣槍擊案殉職警員屍骨未寒,國民黨1位黨團書記與5位黨團副書記是吃錯藥了嗎?為何要推一個無黨籍且涉及重案的地下酒家老闆,負責全高雄市保安監督業務。高雄市議會的「重情重義」,絕非今日才忽然出現的。

當時報載高雄市議會有一半以上的議員涉及特種行業,因此大家有默契,營業額最高的幾位議員,就擔任黨團書記與副書記,並入主保安審查委員會。在這樣的「選民結構」下,自然要選出無黨籍且涉及重案的「最大亨」擔任第一召集人。

在輿論抨擊下,高雄市黨部換掉了議會黨團書記與5位副書記,10月24日高院二審時,也改判許昆龍妨害自由罪有期徒刑1年,並褫奪公權1年,總算除去了許昆龍市議員的資格。

1985年3月2日,5萬元交保在外卻三審定讞需服刑1年的許昆龍,雖經高雄地檢處三度通知,但都沒有露面,還在春節前四天到高雄市立大同醫院住院治療右耳中耳炎,向檢察官聲請暫緩執行。檢方以許昆龍並無性命之虞駁回聲請,卻發現許昆龍已在1日晚上離開醫院,行方不明,立即下令拘提。

直到3月6日,許昆龍才自行由台北返回高雄到案,經高雄地檢處執行檢察官廖正雄偵訊後發監執行。但泰福閣槍擊案結束了嗎?還沒有,更荒謬的「現代吳鳳免死金牌」還將陸續登場。

特務出身的蔡正元,不是很愛談歷史嗎?那就「不分藍綠」,一起來談談這個「沒有最爛,只有更爛」的高雄市議會吧!

但特務出身的蔡正元,不知為何又槓上施明德的妻子陳嘉君?還把許崑源哥哥許昆龍吹捧為「美麗島事件的先賢」,並且要陳嘉君去請教艾琳達。

蔡正元還說,陳嘉君若不知道這段歷史,可以請教艾琳達,但請勿造口業,在這時候抹黑許崑源,要抹黑請去抹黑施明德的好友許崑龍。」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