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引台灣經驗建議港人:法庭鬥爭、避免無謂犧牲

新頭殼newtalk | 高翊綺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駐日代表謝長廷。   圖:翻攝謝長廷臉書
駐日代表謝長廷。   圖:翻攝謝長廷臉書

 中國人大昨(28)日強制通過港版國安法,對香港社會造成不小動盪,各國對此也表示高度關心。駐日代表謝長廷今(29)日在臉書發文表示,香港目前的現象跟台灣戒嚴解除前後的狀況很相像。

謝長廷指出,台灣在解除戒嚴前後,曾經利用萬年國會(沒有全面改選的國會)制定「國家安全法」,試圖遏止言論和集會自由權利,我與洪奇昌、江蓋世因為帶頭抗爭,被推打、栽贓、抹黑及起訴,我被判三年徒刑,罪名是「聚眾妨礙公務」,那是30多年前的事了。

謝長廷提到,最近中國人大代表大會通過香港「國家安全法」授權立法(連名稱都沒有創意),也引發抗爭、鎮壓、逮捕、抹黑、起訴,這個現象,跟台灣戒嚴解除前後的狀況很相像。

謝長廷補充,香港在形式上還標榜民主法治,有公開審判,也有集會遊行和議員選舉,那就有「法庭鬥爭」的空間,透過起訴審判的過程,在法庭上或選舉時,擴大宣傅,讓香港人、中國大陸人、甚至全世界都知道抗爭理由,以及民主被打壓的危機、後果和真相,爭取內外的同情和支援,持續進行,自然可以擴大影響力,才能影響香港甚至整個中國的改變,這種作法可以隨著內外民意反應,隨時調整手段,避免造成分裂,弱化、被抹黑或增加無謂的犧牲,也才有機會根本改變香港人的命運。

謝長廷指出,這點台灣民主化的經驗和過程,也許可供參考。當然在鎮暴部隊面前,個人有時會感到脆弱和無力。但改變現狀需要力量,無力者要團結、要運動才能產生力量,這是政治力學的常識。獨裁專制不會自動改變,民主自由也不會自動從天上掉下來,有些代價都是必然要付出的。

「人權問題有世界性,國際的關心和支援當然也有必要,但外國增加接受難民或移民並不能根本解決問題,香港的命運最後還是要靠香港人民自己的覺醒、決心和奮鬥。」謝長廷最後強調。

 知名民運人士王丹對於香港目前的看法則是「香港對來不必走極端」,王丹提到一方面,不要對西方國家的支持太樂觀,終究還是要靠自己。另一方面,也不必對局勢太悲觀,中共想拿下香港哪有那麼容易!要是很容易,也不會走到今天了。最後還是會由時間來決定勝負。

中國人大昨(28)日強制通過港版國安法,對香港社會造成不小動盪,各國對此也表示高度關心。駐日代表謝長廷今(29)日在臉書發文表示,香港目前的現象跟台灣戒嚴解除前後的狀況很相像。

謝長廷指出,台灣在解除戒嚴前後,曾經利用萬年國會(沒有全面改選的國會)制定「國家安全法」,試圖遏止言論和集會自由權利,我與洪奇昌、江蓋世因為帶頭抗爭,被推打、栽贓、抹黑及起訴,我被判三年徒刑,罪名是「聚眾妨礙公務」,那是30多年前的事了。

謝長廷認為香港的狀況跟台灣戒嚴解除前後很相似。   圖:翻攝謝長廷臉書
謝長廷認為香港的狀況跟台灣戒嚴解除前後很相似。   圖:翻攝謝長廷臉書
知名民運人士王丹對於香港目前的看法則是「香港未來不必走極端」。   圖:翻攝自王丹臉書
知名民運人士王丹對於香港目前的看法則是「香港未來不必走極端」。   圖:翻攝自王丹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