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能倖免! 中國曾譽溝通橋樑 維吾爾人參加美國務院活動卻被判15年

新頭殼newtalk | 周家豪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逾百萬的維吾爾人接受去極端化教育培訓。(圖為哀淒的維吾爾母親們。)   圖:翻攝自《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逾百萬的維吾爾人接受去極端化教育培訓。(圖為哀淒的維吾爾母親們。)   圖:翻攝自《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在華盛頓特區擔任人權律師的萊漢・阿薩特 (Rayhan Asat)向媒體表示,其弟伊克帕・阿薩特 (Ekpar Asat) 2016年參與美國國務院舉辦的領導力培訓項目,返回新疆後卻失聯。雖伊克帕曾被中國政府讚譽說是漢族與維吾爾族之間的橋樑,但從她弟案件中,讓她理解到 :「沒有一個維吾爾人能倖免於中國政府的打壓」。

根據《德國之聲》報導,萊漢於今年1月才知道弟弟被中國政府以「煽動民族間的仇恨」為由判刑15年,她說,先前她只能透過美國國務院試圖了解她弟弟的情況,但「當我得知他被判刑15年時,我不願保持沉默」。

她直言,經由媒體管道曝光此事,將導致她父母被新疆政府監控 :「但我希望弟弟能重獲自由。」她身為難民辯護的律師,卻無法替她的弟弟爭取自由,這件事對她打擊非常大。

透過媒體,此事獲得重視,雖使萊漢感到極大的壓力,但她盼這些關注度能間接向中國政府施壓。她希望能透過替弟弟發聲的行為,讓更多人關注中國政府迫害維吾爾人的議題 :「我打算持續加強維權力道」。

她說,即使一個維吾爾人被中國政府讚譽漢族與維吾爾族之間的橋樑,依然無法躲過被關押或判刑的命運。她弟弟的案件也讓她理解 :「沒有一個維吾爾人能倖免於中國政府的打壓」。

萊漢提到,先前在哈佛大學攻讀法律碩士時,曾和伊克帕約好,將帶她父母一起出席畢業典禮,當伊克帕從美國回新疆時,還有聯絡,不過當萊漢確認家人是否會參加她的畢業典禮時,卻被通知無法參加。

當時萊漢透過手機和簡訊欲和弟弟聯絡,卻始終未得到回覆,也透過在新疆的朋友聯繫他,也依然未得到回應,萊漢當時已覺得可能出事了,但抱僅存的希望,認為中國政府關她的弟弟一段時間後,就會釋放。

萊漢之後到華盛頓工作,在2016年12月向國務院表明她弟弟在參加完培訓項目後便失蹤,國務院當時回應會代她詢問她弟弟的下落,但萊漢始終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萊漢最後決定聯繫當時負責舉辦培訓項目的子午線國際中心 (Meridian International Center) 的資深經理貝爾 (Sheridan Bell),在貝爾幫忙下,萊漢開始與多位美國國會成員聯繫。

民主黨的參議員庫恩斯 (Chris Coons) 與其他7名議員在去年12月聯名致函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要求中國立即釋放伊克帕。

但其實阿薩特一家人可謂是「模範維吾爾公民」,他們的父母是共產黨員,伊克帕則多次被中國官媒形容是扮演漢族與維吾爾族橋樑的創業家。萊漢表示,雖伊克帕被中國官媒形容是帶來正面影響的人,但中國單純因他去美國參加國務院的領導力培訓項目,便將他視為極端份子。

《德國之聲》報導,人權觀察的中國部主任理查森 (Sophie Richardson) 指出,通常能獲選參與國外這種培訓項目的中國公民,多半需要得到政府的認可。他說,從伊克帕的案例可見,中國政府對與海外有聯繫或是有在海外待過的維吾爾人,是採取非常具有敵意的態度。

查森認為,伊克帕參加國務院的培訓才遭中國政府判刑,所以國務院應該要更公開地向中國政府表達抗議,並要求北京提供與伊克帕案件相關的細節。

報導最後提到,截止目前為止,中國駐美大使館都未對此事回應。

雖伊克帕被中國政府讚譽漢族與維吾爾族之間的橋樑,但從她弟案件中,讓她理解到,「沒有一個維吾爾人能倖免於中國政府的打壓」。

在華盛頓特區擔任人權律師的萊漢・阿薩特(Rayhan Asat)向媒體表示,其弟伊克帕・阿薩特(Ekpar Asat)2016年參與美國國務院舉辦的領導力培訓項目,返回新疆後卻失聯。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