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島事件」起訴他的人過世 施明德赴告別式「伸出和解的手」

新頭殼newtalk | 汪君邯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   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   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施明德前助理今(21日)臉書發文,分享了施明德近日作為威權體制的被迫害者,如何在面對轉型正義的過程中,主動走向和解。當年在美麗島事件中起訴施明德的檢察官過世,想不到施明德反而不計前嫌,親赴告別式「伸出和解的手」,象徵往和解的路上孤獨地走著。

該臉書寫下,傍晚接到施主席電話,他說我今天去參加蔡籐雄的告別式,我只覺得熟悉,一時卻想不起來,他告訴我蔡藤雄是美麗島事件時起訴他的檢察官。我嘆了口氣,我想這就是施明德,他仍然以個人的行動,孤單地往和解之路走著。蔡籐雄是屏東人,他母親的告別式施明德也過去了,蔡先生看到他,是打心裡頭覺得「拍謝的」。近日,蔡先生比施明德大幾個月,往生了…

兒子當然知道他父親是起訴施明德的檢察官,看到施明德來了,只是感動淚流。和解的手豈容易伸出?因美麗島事件施明德又被判了第二個無期徒刑,最後關押十年,直到1990年才出獄。1990年真的很晚了,民進黨都成立四年了,那年我大學畢業,奔往法國,只知道追求著自己的自由與未來。

漫漫的時光啊,以往我只要去看施明德關過的監獄,回來就有好幾天無法吃飯、睡覺,心中沉澱澱的,連靈魂都被石頭綁住了,那空間令人窒息、痛苦、憤怒,久久未能消去。武漢肺炎初起時,台灣情況仍不明,我也儘量要求自己stay home,只要快受不了時,就會想起施明德坐牢25年,獨囚7年多的故事,也就讓自己安靜了下來。

雨聲滴滴答答,歷史不是神話,是真實存在的過往,記憶或許就這樣隨著雨聲釋放,我想施主席心情難免翻騰。但每跨出和解的一步,痛苦就會被洗滌。我不免擔心他80歲了,疫情期間還去擁擠的告別式會場,但,他不這樣想。而即便我只是跟他聊聊天,都能感受到他為和解邁出的步伐,是那樣潤澤且溫暖人心。

施明德前助理今(21日)臉書發文,分享了施明德近日作為威權體制的被迫害者,如何在面對轉型正義的過程中,主動走向和解。當年在美麗島事件中起訴施明德的檢察官過世,想不到施明德反而不計前嫌,親赴告別式「伸出和解的手」,象徵往和解的路上孤獨地走著。

施明德前助理發文   圖:擷取自臉書
施明德前助理發文   圖:擷取自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