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中藥「連花清瘟」稱治武漢肺炎 遭瑞典打臉:主要成分僅薄荷醇

新頭殼newtalk | 楊清緣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連花清瘟」稱能治療武漢肺炎輕症患者,瑞典政府對此進行檢驗,發現主要成分只有吃了會涼涼的「薄荷醇」。   圖:翻攝微博
「連花清瘟」稱能治療武漢肺炎輕症患者,瑞典政府對此進行檢驗,發現主要成分只有吃了會涼涼的「薄荷醇」。   圖:翻攝微博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國紛紛致力開發解藥,但至今還找不出安全性與療效都能兼具的特效藥。而第一個爆發疫情的中國卻趁機「大外銷」中藥,提倡用中藥對抗武漢肺炎病毒,並在「抗疫英雄」、中國工程院士鍾南山等的加持下,一款中國官方背書可以治療武漢肺炎的中藥「連花清瘟」大肆出口歐洲,瑞典政府對此檢驗藥品成分,發現主要成分只有吃了會涼涼的「薄荷醇」。

瑞典海關總署官員喬納斯·卡爾森(Jonas Karlsson)指出,「我們在3月和4月檢查該產品,發現它正售給武漢肺炎患者」。瑞典海關實驗室對「連花清瘟」進行檢驗,分子細胞生物學教授丹·拉罕馬爾(Dan Larhammar)表示,該藥品聲稱有13種藥草,但主要成分只有吃了會涼涼的「薄荷醇」。瑞典藥物管理局也對此發出警告說「絕對不是我們推薦的藥物」。該藥品目前在歐洲大量流通,瑞典已將它列為「未經許可不得從申根區以外的國家輸入」,目前大量「連花清瘟」及其他中國藥品被擋在邊境。

根據「連花清瘟」製藥公司以嶺藥業資料,該藥品的主要成份包括連翹、金銀花、炙麻黃、炒苦杏仁、石膏、板藍根、綿馬貫眾、魚腥草、廣藿香、大黃、紅景天、薄荷腦、甘草,輔料為為澱粉。而《搜狐新聞》報導,「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替「連花清瘟」膠囊背書,稱該款藥品對武漢肺炎輕症和普通型患者有一定程度的療效,且臨床試驗結果也顯示,患者服藥後,胸腔X光顯示其身體狀況較對照組為佳。

鍾南山團隊最新研究宣稱,連花清瘟有抑制武肺病毒細胞複製的作用。中國國家藥監局也於4月14日正式批准連花清瘟在藥品「功能主治」中添寫,可用作治療武肺輕症病例。讓以嶺藥業股價再度一飛沖天,3月至今狂飆7個漲停板,最近60日漲幅達到169.77%。與此同時,以嶺藥業大股東、董高監及其相關親屬持續減持。中媒《新京報》報導,6人累計套現近3億人民幣。

不過微信公眾號「魚眼觀察」日前發文指出,吳以嶺和鍾南山的關係似乎非同一般。媒體曾報導,吳以嶺和鍾南山去年9月在廣州醫科大學成立了「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鍾南山作為連花清瘟相關企業資助的專家,卻來主持驗證連花清瘟對於武漢肺炎治療是否有效,引發外界質疑。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各國紛紛致力開發解藥,但至今還找不出安全性與療效都能兼具的特效藥。而第一個爆發疫情的中國卻趁機「大外銷」中藥,提倡用中藥對抗武漢肺炎病毒,並在「抗疫英雄」、中國工程院士鍾南山等的加持下,一款中國官方背書可以治療武漢肺炎的中藥「連花清瘟」大肆出口歐洲,瑞典政府對此檢驗藥品成分,發現主要成分只有吃了會涼涼的「薄荷醇」。

瑞典海關總署官員喬納斯·卡爾森(Jonas Karlsson)指出,「我們在3月和4月檢查該產品,發現它正售給武漢肺炎患者」。瑞典海關實驗室對「連花清瘟」進行檢驗,分子細胞生物學教授丹·拉罕馬爾(Dan Larhammar)表示,該藥品聲稱有13種藥草,但主要成分只有吃了會涼涼的「薄荷醇」。瑞典藥物管理局也對此發出警告說「絕對不是我們推薦的藥物」。該藥品目前在歐洲大量流通,瑞典已將它列為「未經許可不得從申根區以外的國家輸入」,目前大量「連花清瘟」及其他中國藥品被擋在邊境。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