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中生尋找印尼第二母親 想親口說我愛你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在台北就讀高三的許紫涵,近期發起尋人啟事,希望再見到帶她長大的印尼移工Duwi,向她說聲「我愛你」。   圖/中央社
在台北就讀高三的許紫涵,近期發起尋人啟事,希望再見到帶她長大的印尼移工Duwi,向她說聲「我愛你」。   圖/中央社

「願我們再也不錯過那些重要的人!」一名台灣高中生近期在網路上發起尋人啟事,盼再見到曾伴她學步、成長,道別卻沒說再見的印尼移工,也是她的「第二位母親」,親自用印尼語跟她說聲「我愛你」。

在台北就讀高三的許紫涵,4月中在臉書張貼「尋人啟事—泰迪熊」,並附上印尼文版本、泰迪熊照片、她與Duwi的合照以及家人合照。泰迪熊是印尼移工Duwi送她的4歲生日禮物,時隔15年,靠著這些僅存的線索,她說,「好想好想找到Duwi」。

除了在個人臉書分享、傳播訊息,許紫涵也以「尋找我的印尼媽媽:Duwi,你在哪裡」為題投書國內媒體。印尼新聞網站點滴網(Detik)以及聲音報(Suara)也在9日刊出報導。

中央社記者9日電訪許紫涵。她說,尋人啟事初稿是1月學測模擬考寫的,當時作文題目是「最珍貴的東西」,「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送我的泰迪熊!」寫完後她很難過,很想找到Duwi,趁過年時和家人一起翻遍家中,才找出Duwi抱著她的唯一合照。

許紫涵說,Duwi約略是在2000年時到家裡幫忙照顧奶奶,她剛出生,Duwi一直陪她到上幼稚園小班。

她說,記憶中「每天睜眼第一個看見的就是Duwi」,Duwi會在她賴床時和她玩撓癢癢,「拖我去刷牙」,抱她站到圓凳上舀奶粉後、幫她沖熱水,陪她跳繩、扮家家酒,帶她上學,牽她去公園玩,也不忘教她印尼的語言和歌曲。

許紫涵回憶,她小時候很愛看卡通「庫洛魔法使」,總把自己想像成一直跟在故事主角「小櫻」旁邊的「小可」。因為她總是整天圍著Duwi打轉,因此她都稱Duwi「小櫻」,家裡的成員也都跟著這樣叫,「她在我生命中占了很重的比重」。

對於孩時的許紫涵,Duwi是理所當然的存在,但她4歲生日後不久的某天早上醒來,她看見爸媽在家,卻不見Duwi,爸媽抱著她說,Duwi工作合約到期必須回家,怕她捨不得才沒告訴她。她衝進房間抱著泰迪熊大哭,哭累了睡著,醒來才發現泰迪熊身上,悄悄放著Duwi用中文寫著「我愛你」的字條。

許紫涵說,她和Duwi最常待在廚房,她們常坐在兩個圓凳上。Duwi離開後,有陣子她光看奶粉罐、水瓶,或那兩個圓凳,就會哭半天,不記得過了多久後,早上醒來才不再哭。

許紫涵說,Duwi在2010年時有到家裡拜訪,但過程有點倉促,爸媽沒有事先告訴她,可能因為沒有準備好這麼臨時見面,她內心有點複雜,「我很想她,但也有一點生氣,因為她沒有跟我說再見」,她當時有拿泰迪熊出來相認,但沒有太多互動。

她說,當時Duwi可能在桃園的工廠工作,她記得有留Duwi的電話,但她的舊型手機有一天突然掛掉,電話也都遺失了。

許紫涵表示,這15年家裡搬過幾次家,相關資料文件都找不到了,她曾打電話給當時的仲介,仲介也說沒有留存資料。

許紫涵說,因地理老師的關係,她認識了「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本來想利用燦爛時光週日在台北車站大廳為移工開辦地板圖書館時,到那張貼尋人啟事,但地板圖書館因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而停辦中。

儘管像大海撈針,許紫涵仍盼奇蹟發生。尤其看到疫情肆虐全球,印尼疫情可能在5月進入高峰,她更是擔心。她還有話想對來自印尼的「第二位母親」說,「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

許紫涵說,長大後她才理解Duwi的不告而別,「是因為她那麼善良」。她想讓Duwi知道,「我很想她,我常常夢到她」,她很後悔沒有好好抓住2010年的機會,也好想謝謝她像照顧她的親生孩子一樣,「養育我長大」,親口用Duwi教她的印尼語告訴她「Aku cinta kamu」(我愛你)。

一名台灣高中生近期在網路上發起尋人啟事,盼再見到曾伴她學步、成長,道別卻沒說再見的印尼移工,也是她的「第二位母親」,親自用印尼語跟她說聲「我愛你」。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