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筱穎觀點》法國封城令 處罰不聽話愛浪漫的子民們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法國政府宣布嚴格的半封鎖措施後,街上人煙稀少。   圖:蔡筱穎/攝
法國政府宣布嚴格的半封鎖措施後,街上人煙稀少。   圖:蔡筱穎/攝

像是憤怒的父母祭出家法要懲誡不聽話的孩子,法國政府也用限制出行措施處罰愛浪漫的子民。

五天之內做出兩個重大決定,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真是忍無可忍。15日去地方市鎮選舉的路上,他驚愕地看到巴黎人在難得陽光普照的星期天,幾乎是傾巢而出的在公園在塞納河畔,或坐或臥的享受春光明媚,12日他才下令關閉全國學校,說法國正處於這場危機的開始,看來民眾對武漢肺炎疫情的嚴重性是既無感又不在乎。

法國確診確診病例直線上升後,各地超市這幾天都出現搶購潮。 圖:蔡筱穎/攝
法國確診確診病例直線上升後,各地超市這幾天都出現搶購潮。 圖:蔡筱穎/攝

而前一天晚上,總理菲利浦(Edouard Philippe)才剛宣布法國抗疫進入第三階段,決定從午夜起關閉國內接待公眾的非民生必需場所,直到進一步通知,這包括了咖啡館、餐廳、電影院和迪斯可舞廳。

菲利浦也說了,早上他經過咖啡店時,看到太多的人在裡面,他強調,在平常時,這樣的情景會令他感到開心,「因為這就是我們熱愛的法國生活」;但從幾週前開始,甚至現今只有幾個星期的防疫期,就不應該這麼做了。

有鑑於先前宣布的首波防疫措施沒有獲得充分奉行,民眾依舊維持活躍的社交生活,他別無選擇,決定祭出全面關閉咖啡館、餐廳的新措施,同時還呼籲民眾避免不必要的旅行、減少家庭聚會。

儘管衛生部公衛署長沙羅蒙(Jerome Salomon)已再三告誡民眾,不是病毒在流動,而是人們讓它們流動。菲利浦又再苦口婆心勸導,要減緩疫情傳播的最好方法,是保持安全距離或自我隔離的「社交疏離」。

政府宣布嚴格的半封鎖措施後的午夜前,社交網路異常熱絡,呼朋喚友狂歡「最後一夜」。午夜後,禁令開始實施,民眾一早沒有咖啡館可去,就去逛大街小巷的露天市場,或到糕點店的露天座悠閒享用早餐,毫無意識這個病毒會影響生活。

法國超市貨架上的商品幾乎被搶購一空。 圖:蔡筱穎/攝
法國超市貨架上的商品幾乎被搶購一空。 圖:蔡筱穎/攝

然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居然是,陽光。

春光乍洩的星期日,一如往常,所有的人都三五成群的到公園去河畔野餐、曬難得一見的太陽,看雜花生樹,群鶯亂飛。沒有人想到這個病毒,沒有人在乎它的致命傳染,眾多法國人出門郊遊、沐浴在陽光下的照片傳遍社交網絡。

而這個景象,令去投票所的馬克宏震驚,他三天前才強調這是一個世紀以來,法國最嚴重的公衛危機。民眾出門擁擠各場所,也惱火了菲利浦,他前一晚才以專家的意見告知,最好的辦法就是保持「社會距離」。衛生部長韋杭(Olivier Véran)也驚訝地看著社交網絡享受玩樂的照片,不禁面色凝重,因為疫情最嚴重的地區,醫院已出現飽和現象。

隔日,媒體頭版都報導,政府宣布嚴格的半封鎖措施,但還有這麼多的法國人決定享受春日陽光,譴責這種害人害己極其不負責任的自我中心主義做法,建議政府要有更強勢的手段,保證所有人遵守疫情期間的規則,畢竟當前生死攸關的緊急事務,是要阻擋武漢肺炎的傳播,這就必須所有人呆在家中,如果沒有高度的集體紀律性,在抗疫前線的公共衛生體系就會難以支撐。

巴黎人無懼疫情爆發,幾乎是傾巢而出的在公園在塞納河畔,或坐或臥的享受春光明媚。 圖:蔡筱穎/攝
巴黎人無懼疫情爆發,幾乎是傾巢而出的在公園在塞納河畔,或坐或臥的享受春光明媚。 圖:蔡筱穎/攝

之前,眼看義大利和西班牙封城又鎖國,法國民眾還得意自滿,同屬拉丁民族的生性快樂浪漫,同樣具有崇尚自由和反叛的精神,義大利人和西班牙人就不像法國人守規矩,封了城還可以從北義坐車到南義,使得疫情傳播一瀉千里。不過,這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菲利浦兩天前就告訴法國民眾,必須在落實這些措施方面表現出更大的紀律性。

馬克宏16日就沒好氣的訓誡自己的國民,就在15日居然還有很多法國人聚在一起,他們所不知的是,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也沒有保護家人和親朋好友,而為了不失去心愛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減少接觸。這是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名言的溫和版,強森說,疫情將持續擴散,他必須坦白告知英國民眾,還有更多家庭會提前失去心愛的人。

馬克宏要大家要為自己的親人着想、要保護好弱者。因此,一定要終止公園聚會、家庭團聚等活動,他還建議,宅家可以看看書,或是通過其他形式保持聯繫、開創新的團結友愛方式。

法國人天馬行空的創新想法,他不必擔心,倒是不受限制出行紀律約束的人在此非常時期就會異常危險,因此,政府要嚴懲明知故犯的違令者,38歐元至135歐元的罰款。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真是忍無可忍。15日去地方市鎮選舉的路上,他驚愕地看到巴黎人在難得陽光普照的星期天,幾乎是傾巢而出的在公園在塞納河畔,或坐或臥的享受春光明媚,12日他才下令關閉全國學校,

儘管衛生部公衛署長沙羅蒙(Jerome Salomon)已再三告誡民眾,不是病毒在流動,而是人們讓它們流動。菲利浦又再苦口婆心勸導,要減緩疫情傳播的最好方法,是保持安全距離或自我隔離的「社交疏離」。

法國人在藥局排隊買口罩。   圖:蔡筱穎/攝
法國人在藥局排隊買口罩。   圖:蔡筱穎/攝
政府宣布嚴格的半封鎖措施,午夜禁令開始實施,街上十分冷清。   圖:蔡筱穎/攝
政府宣布嚴格的半封鎖措施,午夜禁令開始實施,街上十分冷清。   圖:蔡筱穎/攝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