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仁:WHO若給SARS病毒株 就沒和平封院不幸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副總統陳建仁   圖:總統府提供
副總統陳建仁   圖:總統府提供

對於17年前SARS期間,台北市和平醫院發生院內感染、甚至封院,副總統陳建仁昨日受訪表示,如果當時在第一時點上WHO 就讓台灣拿到病毒株,讓台灣能夠參加各式各樣緊急專家會議的話,應該不會有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這樣不幸的事件。

陳建仁昨(26)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針對近期台灣處理武漢肺炎疫情的經驗、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及對於國際防疫措施的看法等相關議題發表看法。

對於2003SARS期間和平醫院封院,陳建仁說,台北市政府做了一個大規模的封院,封院的過程比較沒能思考規劃得很好,馬上就訂在某日中午12點封院,只要在醫院裡面的人,通通被關在那個地方。有些計程車司機,停車在醫院去上個廁所,就被關住了;有些到醫院去買醫藥用品,也被關住了;有些幫爸爸、媽媽去拿藥的人,也被關住了。

陳建仁說,醫院裡面關了很多跟SARS沒有關係的人,既不是醫護人員,也不是病人或密切接觸者。而且,當時跟民眾的溝通沒有做得很好,所以一宣布關院就把很多人關在裡面,第一,立刻就引起了恐慌,第二,醫護人員也就抗議,第三,所有的病人也就開始擔心會被感染。

陳建仁說,在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之前,台灣就希望WHO能夠幫我們,給SARS的病毒株,讓台灣可以做快速診斷工具,也讓台灣能夠跟各國來交換疫情的資訊、防疫的知識。但是WHO都沒有理台灣,一直到了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以後,他們才派代表來。在這之前,台灣都很認真的把我們SARS的病例資料報告給WHO,但是台灣卻沒有得到很好的回應照顧。所以他們派代表來到台灣的時候,很不幸的,已經有很多人過世了。

陳建仁還說,那段時間,台灣跟日本維持很好的國際防疫交流,那算是一種雙邊的合作關係(bilateral),因為台灣沒有辦法經過WHO的管道來做多邊的合作交流。中國的疫情資訊當然不用講,台灣都拿不到,台灣曾經跟香港的大學要他們分離出來的病毒株,他們答應要幫台灣送過來,可是說要先得到最後的批准(get final approval),但他們從未得到最後的批准,所以台灣就沒有拿到它們的病毒株。

陳建仁說,台灣的病毒株是從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拿到的,美國前前後後派了一群人來幫忙,台灣跟美國CDC實際上就是手牽手、肩並肩、心連心,從早到晚一起做,努力來控制疫情。台灣那時候最大的幫助者是美國CDC,不是WHO

陳建仁說,如果當時在第一時點上WHO 就讓台灣拿到病毒株,讓台灣能夠參加各式各樣緊急專家會議的話,應該不會有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這樣不幸的事件,因為在和平醫院爆發院內感染之前,在香港、新加坡都已經有這樣的案例,所以怎麼樣讓台灣跟他們學習、交換意見,就變得很重要,這應該就是WHO應該扮演的角色。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