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現形記!登船一天就被請回 日防疫專家揭鑽石公主號恐怖真相

新頭殼newtalk | 張逸飛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停泊在日本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遊輪。   圖:翻攝環球網(資料照片)
停泊在日本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遊輪。   圖:翻攝環球網(資料照片)

目前停泊在日本的鑽石公主號,昨 (18) 天再增88人確診武漢肺炎,目前船上確診病例數已超過500例,船上的防疫措施備受質疑。日本神戶大學感染病學教授岩田健太郎昨爆料,他以防疫專家的身分上船,才過一天就被請回。健太郎強調,他在船上看不到妥善的防疫措施,「不意外感染者暴增」,希望國際社會的壓力能讓政府改變。

岩田健太郎18日上傳youtube自拍影片,指出當天他登上鑽石公主號,由於郵輪上的疫情不斷擴大,各界早已擔憂是否防疫工作不夠到位,但環境感染學會和FETP(實地疫學專家計畫),都曾組專家團上船,並都迅速離開,沒有人知曉船上情況。健太郎表示,他受船上一名朋友所託,想盡辦法找到登上船的機會,終於在17日接到厚生勞動省一名職員通知獲准上船,但這正是揭露日本官僚問題的剛開始。

岩田健太郎指出,他原本要以環境感染學會成員身分登船,但厚生勞動省建議他以DMAT(災害救援醫療隊)身分登船,他也覺得沒有問題。但當健太郎要登船之際,卻接到厚生勞動省的來電,說「我不能說是誰,但有人很反對你上船,上船大家都不好辦。」眼看上船一事即將告吹,厚生勞動省表示,「你可以在DMAT職員底下工作,但不是作為傳染病預防專家,而是一般的DMAT成員,這樣就讓你上船。」健太郎表示,總之就是希望他先在DMAT混個幾天,在開始做傳染病預防這一塊。健太郎覺得這樣的要求莫名其妙,但他還是答應了。

岩田健太郎登船後,DMAT團隊首席醫生對他說:「我對你在DMAT的工作上沒有任何期待,反正你也不是專門的。你是感染專家吧,你應該去做感染相關的工作。」健太郎認為應該聽從現場人員指示,所以他就開始進行感染研究的工作。健太郎開始觀察船上情形,強調環境「非常糟糕」,過去他在感染學科領域從事20多年,非洲的伊波拉病毒、中國的SARS等,過去曾面對過各式各樣的感染症,但是像這樣「身處於感染症的危險」,是過去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岩田健太郎表示,他知道要怎麼樣不感染,以及對研究設施中感染者做出應對,過去在非洲及中國都不會害怕,但在「鑽石公主號」內部是非常悲慘的狀態,他打從心底感到恐懼。健太郎強調,在鑽石公主號上需要區分完全沒有病毒威脅的「綠區」和有病毒威脅的「紅區」,進入紅區中要穿著個人全身防護衣(PPE),綠區則是不需要,由於病毒透過眼睛是看不到的,只能靠嚴格區分才能保護自己。不過鑽石公主號船上紅區綠區完全沒有區分,有的人有穿防護衣有的沒穿,口罩、鞋套都是有人有戴有人沒戴,甚至是發燒的病人若無其事地在走廊上散步,從房間跑到醫務室,各種在傳染病防治對策上光怪陸離的事都發生了。

岩田健太郎向現場DMAT職員及厚生勞動省的檢疫官反映後,他們也覺得自己在這種狀況下大概免不了會感染。這樣的回答讓健太郎相當震驚,他強調醫療從業人員在面對新興感染症時的第一要務就是要保護自己,不顧自己的風險卻去面對可能的感染者,是違反規則的。另外,藤田醫科大學派員來進行患者搬運時,檢疫官動線竟然和患者擦肩而過,而檢疫官對此也毫無反應,感覺大家都對這種狀況感到稀鬆平常。

岩田健太郎18日下午就接到厚生勞動省電話要求他下船,表示他的「臨時檢役官」通行許可已被取消。健太郎指出,雖然日本沒有CDC(疫控預防中心),但沒想到處理鑽石公主號的方式居然垃圾到這種程度,以為一定會有專家進入現場,負起責任擔任領導,訂下傳染預防的規矩,但實際上根本沒有,簡直是不可理喻。健太郎表示,目前已返家自我隔離,神戶大學醫院的門診也都取消,岩田坦言,現在如果告知他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也不覺得意外。健太郎也指出,他發布這部影片正是希望能把鑽石公主號船上的真相傳達出去,希望國際社會的壓力能讓政府改變。

日醫登鑽石公主號揭恐怖真相

希望國際社會的壓力能讓政府改變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