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愚政進行曲!習近平宛如崇禎的孿生兄弟…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中國主席習近平口罩方法戴錯,但周圍卻沒人提醒他,引起外界熱議。   圖:翻攝自推特
中國主席習近平口罩方法戴錯,但周圍卻沒人提醒他,引起外界熱議。   圖:翻攝自推特

美國歷史學家芭芭拉·塔克曼(Barbara W. Tuchman)在《愚政進行曲》一書中探討了權力與愚蠢的關係。歷史上有很多統治者作出了後來看來愚不可及的決策,如特洛伊人搬進要將他們屠城的木馬、文藝復興時代的教宗催生了宗教改革、英國失去了美洲殖民地、美國捲入了越戰。分析了這些歷史事件之後,芭芭拉·塔克曼指出:「愚蠢行徑是權力之子,我們都知道阿克頓勛爵重複過無數次的名言——權力滋生腐敗。我們並沒有清楚地意識到,權力也製造愚蠢:頤指氣使的權力導致思維僵化;隨著權力在某些人手中習以為常,其所應承擔的責任往往也日漸消退。權力的責任在於為了國家和公民的利益盡可能以合理的手段進行治理。在行使權力的過程中,責任人有義務讓公眾瞭解資訊,聽取公眾呼聲,保持思維和判斷的開明,避免僵化思維的隱患。如果思維足夠開明,就能夠察覺到某個特定政策是在損害而不是保護自身利益,然後有足夠的自信予以承擔,並有足夠的智慧去扭轉局面,這就是治理的最高藝術。」然而,正如杜牧在〈阿房宮賦〉中所說「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愚政進行曲從來沒有曲終人散。習近平在武漢肺炎肆虐期間的表現和決策,又為愚政進行曲提供了一個新的案例。

習近平神隱多日後,在北京某社區露面,新聞中的畫面處處是穿幫的細節:習近平的口罩戴錯了,沒有人敢糾正;護士只敢用溫度計測習近平的手腕,而不敢觸及他的「龍頭」。習近平聲稱,這是一場大戰,也是一場大考,但他交出的卻是零分答卷。習近平罷免了湖北和武漢的地方官,但誰來罷免他呢?中國網友將習近平比喻成明朝末代皇帝祟禎,表示「崇禎為什麼亡國?當危機來臨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等著他的指示」。武漢肺炎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共的極權主義制度。崇禎臨死前埋怨說,君非亡國之君,臣是亡國之臣,卻從不反躬自省——「能幹事的大臣差不多就被他殺完了,留下的都是不說話,不做事,皇帝說什麼他就怎麼做的那種聽話的人……耽誤了大臣,也耽誤了明朝的江山。」習近平宛如崇禎的孿生兄弟。

習近平派到湖北的欽差大臣都是曾經手握「刀把子」的「之江新軍」。從上海市委書記調任湖北省委書記的應勇,曾在司法部門和權力巨大的公安部門擔任不同的職務,包括禁毒部門和反恐部門的負責人。應勇在上海的政績和名聲並不好,聽到他離開上海的消息,很多上海網民在社交媒體上歡送,並希望他再也不要回上海。而新任武漢市委書記則是從山東濟南調去的王忠林,王忠林在山東公安部門工作過十五年,後來在黨內得到晉陞。代表中央和習近平坐鎮武漢的是此前曾經在武漢任職的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此人抵達武漢後就發出「打好武漢保衞戰要發起總攻」的命令,要求每天開一次「碰頭會」,每次會議要把學習貫徹習近平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精神作為第一議題。陳一新用六個「深刻領會」,重述了習近平的講話內容,並學著習的語氣,喊出「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的口號,活脫脫就是一個馬屁精。習近平自己不敢去武漢,派出陳、應、王等沒有公共衛生背景而有強力部門背景的官員到武漢,明顯是認為政治穩定高於防止疫情蔓延,這三個虎狼之吏至少可以幫助他鎮壓民眾的抗議。就好像一九八九年鄧小平的神隱是為了調兵遣將、鎮壓學生運動,習近平的神隱則是「磨刀霍霍向牛羊」,讓「刀把子」幫他「決勝千里之外」。

於是,黨國的宣傳機器全力開動起來,將災難當做展現黨國魄力和魅力的契機,試圖扭轉因醫生李文亮之死而引發的民眾排山倒海的批評。中國官方先後打造「火神山」、「雷神山」來收治肺炎患者,但在確診病例不斷新增的情況下,也緊急徵用學校、體育館等可容納多人的大型建築物就地建設「方艙醫院」。但「方艙醫院」內部防疫設備簡陋,又缺乏醫療機能,人力也不足,讓外界質疑恐將造成交叉感染,根本是「集中營」。當局接連反駁外界質疑,除了發放病人和醫護人員跳舞打太極的片段,最新發佈的是方艙醫院病人的入黨宣誓儀式。視頻片段中,病人在醫護人員帶領下,戴著口罩向著黨旗慷慨激昂地宣誓入黨,承諾「保守黨的秘密、對党忠誠」。報道稱,武漢已有多個方艙醫院,成立了臨時黨支部。同時,當局高調公布「方艙醫院」首批患者出院的畫面,還掛出紅看板慶賀「出艙了」,又曝光一名女病患的「住院心得」——該名女病患受訪表示,裡面設備完善、三餐的菜色很豐盛,「有點擔心自己會變胖」,甚至還說「住進來之後住得還不想走了」。然而,有台灣網友發現,這位所謂的治愈出院的患者,是當局安排的演員扮演的,這名演員此前還扮演了堅守崗位的護士的角色。

習近平生活在他的想像世界裡,沒有哀鴻遍野,只有鶯歌燕舞,用芭芭拉·塔克曼的話來說,他有一顆「不開竅的榆木腦」——「不開竅的榆木腦袋」造成的自我欺騙,在政府管理中起著尤為重要的作用。它主要表現在以先入為主的固定觀念對形勢做出評估,而忽視或拒絕任何相反的跡象。它總是根據意願行事,而不讓自己根據事實調整方向。一位歷史學家對西班牙的腓力二世,這位所有主權國家中思想最頑固的首腦的評價概括了這種特質:「他始終堅信自己超凡卓越,即便他的政策失敗了無數次,也難以動搖。」這一評價,套用在習近平頭上,恰如其分。

武漢肺炎爆發後,中國主席習近平神隱多日後,在北京某社區露面,但新聞中的畫面處處是穿幫的細節。

習近平宛如崇禎的孿生兄弟

《愚政進行曲》一書中探討了權力與愚蠢的關係

醫護人員用額溫槍測量習近平的體溫。   圖:翻攝自推特
醫護人員用額溫槍測量習近平的體溫。   圖:翻攝自推特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