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中國藉台灣選舉強化資訊戰操兵 下一步干預他國內政

新頭殼newtalk | 洪聖斐 編譯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中國政府已開展了一場大規模的資訊戰,旨在支持其所支持的候選人,並表示對台灣民主的不信任。   圖 : 翻攝自搜狐
中國政府已開展了一場大規模的資訊戰,旨在支持其所支持的候選人,並表示對台灣民主的不信任。   圖 : 翻攝自搜狐

台灣2020大選明天見真章,不僅台灣各黨派支持者情緒緊繃,國際上也有許多人密切注意。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稍早刊登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國戰略計畫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 撰寫的〈中國加緊台灣資訊戰:北京拿台灣大選測試全球宣傳戰略〉一文,分析中國在台操兵及進一步干預他國選舉的策略。

杜如松指出,台灣明天的大選除了蔡英文和韓國瑜之外,第三位非官方選手:北京。中國政府已開展了一場大規模的資訊戰,旨在支持其所支持的候選人,並表示對台灣民主的不信任。

杜如松說,中國的作為遠遠不止於傳播假訊息和早已過時的官方文宣。北京的野心是打造在台灣的訊息生產—傳播—消費鍊。這些工作預示著一種複雜的戰略,可以影響全球訊息供應鏈的各個階段,從內容的製造者到發布該內容的機構以及直接將這些訊息傳遞給閱聽人的平台。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應密切關注台灣大選的情況,因為他們自己的記者、媒體公司和平台正迅速成為北京類似活動所鎖定的重點。

杜如松指出,在美中美緊張局勢加劇之際,台灣的命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該島的重要性在某種程度上具有象徵意義,它強大而充滿活力的民主證明中國文化幾乎與自由民主不相容。但是台灣也具有經濟和軍事價值:與大陸的統一將使中國對全球20大經濟體擁有控制權,並獲得台灣半導體和其他先進技術的使用權。中國還將在此建立軍事基地,有效地將該島變成沉沒的航空母艦和海軍前哨基地,使美國幾乎不可能阻止未來的中國冒險主義,更不用說在與北京的任何地區衝突中佔上風了。

對中國而言,資訊是各方爭奪權力的「戰場」,而不是中立、客觀承載真理。共產黨宣傳部領導人物的著作揭示了一種信念,即「爭奪新聞和輿論是...『話語權』的競賽,或出於政治目的而由上而下形成輿論的能力。」這恰恰是中國正在台灣試圖要做的事情。

杜如松說,這不僅僅在於傳播「假新聞」。最好將其理解為一種信息影響力操作,也就是對資訊供應鏈各個步驟進行控制的全面嘗試。目標範圍從創建內容的人員(新聞工作者和研究人員)到發布和驗證內容的機構(電視台和有線服務),最後到經常提供最終鏈接到閱聽人的平台(社交媒體網站和數字電視基礎設施) )。在過去的十年中,中國在訊息供應鏈的每個環節都介入了自己。現在,隨著即將舉行的大選,中國正在加強這些活動。

為了影響內容創作者,北京使用了一系列正面和負面的誘因。每年,它都會舉辦幾次全額付費的媒體會議,並與台灣記者進行交流,並在此過程中與記者及其機構建立聯繫。在台灣境內,那些批評中國的人,尤其是膽敢針對中國在台灣媒體和政治影響力的發言的評論家,往往受到激烈的恐嚇,承受攻擊、騷擾甚至人身威脅。與大陸關係密切的單位利用台灣誹謗罪的低法律門檻,已經對重要的記者提起了許多訴訟,攻擊的對象甚至包括《金融時報》等西方刊物的記者。一些分析人士警告說,這些重手段正在使許多媒體人不願更詳盡地報導中國干預當前大選的活動。

正如寇謐將 (J. Michael Cole) 所觀察到的,中國在台發動資訊戰的目的不僅止於拉抬特定候選人,而且還旨在擴大社會分歧.引發對台灣經濟狀況和政府績效的困惑和懷疑。 台灣駐大阪辦事處主任蘇啟誠之死,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杜如松指出,北京這項對台工作的影響力很難衡量。儘管韓國瑜起初民調甚高,但在香港反送中運動遭到鎮壓後,許多選民轉向,導致蔡英文的支持度急劇增加。隨著時間的流逝,許多選民已成為精明的新聞消費者,人盡皆知哪些渠道支持北京,哪些渠道更獨立。

儘管如此,還是不能對北京的資訊戰掉以輕心。在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以及在他競選總統的主要競選活動中,中國影響力的努力可能起到了一定作用。中國為塑造台灣信息供應鏈所做的努力,很可能有助於掩蓋大陸對台灣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削弱台灣的民主和自治。

杜如松呼籲其他的民主國家密切注意。中國將對台灣的那一套也複製到其他國家,在拉丁美洲和非洲為數百名記者組織年度媒體會議,並經常在中國公共外交協會的主持下在中國進行為期數月的全額付費培訓。一些與中國有關係的單位或個人在澳大利亞、法國和其他地方將膽敢報導中國問題的記者和學者一狀告進法庭。

中國利用在地媒體「借船出海」放送其洗腦宣傳的手段,也早就在台灣以外的國家操練。一些苦苦掙扎的媒體容易受到內容共享協議、收購、共同製作協議、廣告交易,以及准許進入市場等誘因影響。中國在越來越多的歐洲,非洲和美洲國家中開展了這些活動。在過去的十年中,它還通過對新聞社新華社,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和中國全球電視網的大量投資,建立了自己的外國宣傳機構。社交媒體平台也是如此。中國自己的社交媒體平台,例如微信和抖音,也正在嘗試走向全球。

杜如松在結論時說,中國的宣傳戰是以精心設計的活動,直接和秘密的方式塑造資訊流,不僅影響訊息內容,還影響媒體本身。中國的戰略在台灣明天的大選或許不會見效,但長期而眼很可能會成功。如果北京可以利用對訊息供應鏈日益強化的控制來壓下有關該國在別國的貪腐、收買精英和資訊戰的報導,將損害美國利益,並對世界範圍的民主責任構成重大風險。

杜如松指出,台灣明天的大選除了蔡英文和韓國瑜之外,第三位非官方選手:北京。中國政府已開展了一場大規模的資訊戰,旨在支持其所支持的候選人,並表示對台灣民主的不信任。

杜如松(Rush Doshi) 撰寫的〈中國加緊台灣資訊戰:北京拿台灣大選測試全球宣傳戰略〉一文,分析中國在台操兵及進一步干預他國選舉的策略。

美國智庫學者指出,中國利用資訊戰干預台灣選舉。圖為俗稱大耳朵的衛星天線碟。   圖 : 翻攝自搜狐
美國智庫學者指出,中國利用資訊戰干預台灣選舉。圖為俗稱大耳朵的衛星天線碟。   圖 : 翻攝自搜狐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