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2020大選「美國因素」重要性超過「中國因素」

新頭殼newtalk | 周家豪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游盈隆指出,「美國因素」在2020台灣總統大選的重要性,從某個角度來看,超過「中國因素」。   圖:林朝億/攝 ( 資料照片 )
游盈隆指出,「美國因素」在2020台灣總統大選的重要性,從某個角度來看,超過「中國因素」。   圖:林朝億/攝 ( 資料照片 )

挺韓、罷韓大遊行今(12)日下午將於高雄登場,警方部屬3200警力嚴重戒備。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稍早在臉書表示,這次遊行連美國在臺協會(AIT)也跟進發佈旅遊警訊,事屬罕見,並進一步分析「美國因素」在2020台灣總統大選的重要性。

游盈隆指出,「美國因素」在2020台灣總統大選的重要性,從某個角度來看,超過「中國因素」。這可從兩方面來看,一個是美國政府高層官員與重量級國會議員今年訪台的次數明顯比過去多很多,另一個是美國政府今年推出多項重要立法和政策,包括三月「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七八兩月國務院核准對台軍售、十月國會參眾兩院通過「台北法」(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 Act of 2019)、以及昨天川普總統簽署「2020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首度關切中國對台灣大選的干預。

游盈隆表示,美國因素長期以來,一直是影響台灣選民投票行為的重要因素,尤其是中產階級選民。任何風吹草動,中產階級選民都立刻感受得到。美國支持誰,誰就當選,不支持誰,誰就落選,沒有例外。就像2012年大選,台灣選民反馬浪潮澎湃,但美國力挺馬英九,狠狠修理蔡英文。但過去呈現的方式較迂迴、間接、不著痕跡,今年則大不同。

除了上述因素外,游盈隆分析,若將中美貿易戰也納入考慮,「那麼敏銳的政治觀察家沒有人會說這不是牽制中國干預台灣總統大選的重要因子」。除此之外,他認為,美國國會最近一口氣通過三個叫習近平跳腳的法律和法案,包括「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2019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都直接或間接衝擊北京當局,讓北京當局增加了許多投鼠忌器的顧慮,從而減少了大剌剌對台文攻武嚇的動作。

游盈隆認為,美台關係空前緊密友好,當然有利於蔡英文的選情。但美台關係空前友好是否完全是蔡政府積極努力得來的,學者專家和華府第一線外交工作者看法可能南轅北轍。形勢比人強,川普試圖策略性壓制與馴服中國,消除巨大不合理兩國貿易逆差,拒斥中國威脅,台灣因此獲利,或許較貼近實情。「無論如何,今天高雄韓蔡選前大拼場,從各種跡象看,和平歡樂收場的可能性比較大,中國應該也不至於笨到會見縫插針、製造事端吧!」

游盈隆指出,「美國因素」在2020台灣總統大選的重要性,從某個角度來看,超過「中國因素」。

美國因素長期以來,一直是影響台灣選民投票行為的重要因素,尤其是中產階級選民。任何風吹草動,中產階級選民都立刻感受得到。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