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認為和蔡英文關係有所改善 游盈隆:人難做 難做人

新頭殼newtalk | 連于萱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游盈隆認為,這次選舉可能是史上最多小黨投入且最焦慮不安的一次。   圖:翻攝自游盈隆臉書(資料照片)
游盈隆認為,這次選舉可能是史上最多小黨投入且最焦慮不安的一次。   圖:翻攝自游盈隆臉書(資料照片)

距離2020年總統大選愈來愈近,總統蔡英文的民調依舊領先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雙方差距持續擴大,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因而被認為和蔡英文的關係有所改善,他今(6)日表示,「人難做,難做人,但我們可以選擇不做人嗎?」

游盈隆今在臉書發文,最近他偶爾會聽到一種聲音,「游xx最近對蔡英文很好,都說她的好話。我聽了悚然一驚,外界竟然會有這種說法,太不可思議了。人們到底是根據什麼下這種判斷啊?」

他說,仔細想一想,「我最近到底講什麼會讓一些人有那樣的感覺呢?想了又想,不外就是最近幾個月的民調發現,蔡英文民意支持度節節高升,領先韓國瑜的差距越來越大,再加上我奠基在政治科學的民意解讀。因為這樣,就被說游xx變了,游xx變節了,游xx被怎樣怎樣了。真的是被冤枉透了。」

游盈隆強調,「我一向注重嚴謹的科學程序與方法,秉持是什麼,就說是什麼的原則,對外發表民調結果。我無法要求別家民調機構跟我一樣,但我堅持遵循上述原則。過去是這樣,現在是這樣,未來也是這樣,就算被刀抵著脖子,也不會改變。」

對於韓國瑜先前呼籲支持者接到民調電話改說「支持蔡英文」,他針對此事指出,2020年台灣總統選情的確出現了不可思議的變化,這些變化是發生在韓國瑜公開反制民調之前。韓國瑜公開反制民調之後,究竟會對民調造成什麼樣的衝擊?「我曾說過,韓國瑜想顛覆大數法則,比登天還難。至少,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不會受到顯著的影響,因為我擁有許多別人沒有的民調科學武器。倒是,那些比較炒短線的超短問卷,可能受到較大的衝擊。」

游盈隆認為,民主政治就是民意政治,民調是民主國家政治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做民調的目的,絕對沒有針對性,不會蓄意去修理或為難特定人,對蔡英文的態度是這樣,對韓國瑜的態度也是這樣。」

他說,世俗之人常因自己支持對象民調高就歡喜,民調支持度低就怪發表民調的人,尤其是所有的粉字輩。這或許是人世間無法改變的悲哀的事實。但即使如此,「我還是我,是什麼就說是什麼,單純呈現真實民意狀態,讓社會大眾(選民)耳聰目明,能輕易得到原本只有極少數權貴能擁有的珍貴民調資訊這是我不變的目標。」

距離2020年總統大選愈來愈近,總統蔡英文的民調依舊領先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雙方差距持續擴大,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因而被認為和蔡英文的關係有所改善。

游盈隆強調,我一向注重嚴謹的科學程序與方法,秉持是什麼,就說是什麼的原則,對外發表民調結果。我無法要求別家民調機構跟我一樣,但我堅持遵循上述原則。

游盈隆被認為和蔡英文的關係有所改善,他表示,「人難做,難做人,但我們可以選擇不做人嗎?」   圖:翻攝自游盈隆臉書
游盈隆被認為和蔡英文的關係有所改善,他表示,「人難做,難做人,但我們可以選擇不做人嗎?」   圖:翻攝自游盈隆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