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就是「香港的228」台灣政治受難者重建港鐵太子站追悼牆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台灣多個政治受難者團體25日一起在台北市228紀念館舉行「港鐵太子站追悼牆台灣重建」啟用活動。   圖:林朝億/攝
台灣多個政治受難者團體25日一起在台北市228紀念館舉行「港鐵太子站追悼牆台灣重建」啟用活動。   圖:林朝億/攝

對於追悼香港反送中事件中罹難、不明原因死亡的太子站追悼牆被港府拆除,多個台灣政治犯及家屬組成的團體,今(25)日在台北市228紀念館前舉行「港鐵太子站追悼牆台灣重建」活動,表達台灣人支持香港的態度。

這些政治受難者及家屬組成的團體包括,台灣228關懷總會、五十年代白色恐怖事件平反促進會、台北市高齡政治受難者關懷總會、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鄭南榕紀念基金會、蔡瑞月舞蹈社等團體。

台灣228關懷總會理事長潘信行說,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跟幾十年前台灣的228一樣,就是政府用他的公權力來屠殺他的子弟,這是「香港的228」。身為228的家屬的他,實在無法把頭轉到旁邊,假裝沒看到。他要向天上的神祈求,天祐香港。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事件平反促進會的代表毛扶正也敘說,當年他大哥被以共產黨為名,抓起來槍斃,到現在還不知道被埋在哪裡。

七十年代的政治受難者代表陳欽生表示,他不是中華民國人、也非香港人,是馬來西亞人,戒嚴時期來到台灣,希望能夠接受中華文化薰陶,但卻被國民黨鎖定,加上莫須有罪名,以懲治叛亂二條一唯一死刑起訴。幸好經過國際友人救援,僅被判12年。他現在引以為傲的是他是台灣人,選擇在他受害的這塊土地,靠訴年輕朋友要保護這塊土地。同樣的他也很欽佩香港朋友一個一個走上街頭、被逮捕、被自殺,要把好不容易留下來的民主制度給留下來。

受難者家屬施又熙表示,她曾希望政治受難者家屬的身份能在她這一代終結,結果兩年後太陽花學運發生,好多人被告;現在則是香港的抗爭。這場抗爭不是為了香港,是為了整個世界,他們用非常勇敢的方式告訴大家,強權是可以對抗的、中國是可以對抗的。

施又熙說,每次聽到他們唱「榮光歸香港」這首歌,她就很想哭。她相信過去的「東方之珠」香港的新的世代是可以在這些年青人展開的。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董事張富美說,1997年香港回歸時,有些年青人還認為「不錯啊,回歸祖國」。但很少人會想到從今年69日開始這個抗暴活動會延續4個多月。有些年青人被抓後,不僅被打,甚至還有年輕女生遭到性侵。

張富美說,陳文成的死因還不明,就是因為上了黑名單,被警總抓去,最後看到的是一具冰冷屍體躺在台大草皮上。她們已經要求台大要在當地建立一個紀念廣場,政府也要解除陳文成相關的檔案。她要代表陳文成基金會對這些墬樓或自殺的人表示敬意。

此外,也有一位在香港參加活動的X先生,戴著口罩說,他因為參與衝進立法會後而逃回台灣,他還是沒辦法脫離這種白色恐怖,現在還很擔心會不會有人跟蹤他;他擔心家人安全,所以他戴著口罩致詞。他現在只能透過直播看著香港,不能做什麼,那個心真的很痛。也聽說過,曾有國中女生被警察輪姦,她自殺了四次未遂,現在只能吃藥、每天迷迷糊糊的。他現在已經對香港的警察徹底死心。這些浮屍、跳樓的是不是被自殺?為什麼沒有一個家人站出來講話?一個受難者死了,屍體立刻被火化,連個簡單的葬禮都沒有舉辦?因為,他們遭受了警察的恐嚇,白色恐怖是真的存在在香港。

活動最後,牧師林偉聯帶領下默哀、紀念這些犧牲者。除了獻花外,與會者也一同戴上面具高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台灣人撐香港」。

對於追悼香港反送中事件中罹難、不明原因死亡的太子站追悼牆被港府拆除,多個台灣政治犯及家屬組成的團體,今(25)日在台北市228紀念館前舉行「港鐵太子站追悼牆台灣重建」活動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