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維吾爾再教育營受害者1》囚禁生活曝光!整天被監視、唱紅歌洗腦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 專訪
1970-01-01T00:00:00Z
古力巴哈模仿在監獄中每個人的坐姿,頭不能亂轉,否則罪名更重!   圖:陳佩君/攝
古力巴哈模仿在監獄中每個人的坐姿,頭不能亂轉,否則罪名更重!   圖:陳佩君/攝

中共政府近年來對中國維吾爾族(東突厥斯坦)、西藏等少數民族趕盡殺絕,其迫害手段、力道與日俱增,受到關心人權、自由的國家嚴厲譴責。一名曾被關在「再教育營」、有幸逃出來的受害者古力巴哈.耶利洛娃(Gulbahar Jalilov)今天(24日)接受《新頭殼》專訪,揭露她在「再教育營」內所受的殘暴待遇,期盼身處在自由民主台灣的民眾,能多關注該議題、並且聲援。

維吾爾族人 每六人就有一人被監禁

自2009年烏鲁木齊七五事件後,中共以「打擊恐怖主義」、「去極端化」為由,對東突厥斯坦進行一連串高壓管控政策,2014年以「職集技能教育培制中心」為名的再教育營開始在各地興建,規模及手段逐年加劇;根據統計,現今出現多達1200座「再教育營」,以隨意網羅罪名任意逮捕上百萬名維吾爾族人、穆斯林以及少數民族,估計每6人就有一人被監禁。

古力巴哈筆記本抄寫受害者名字,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圖:陳佩君/攝
古力巴哈筆記本抄寫受害者名字,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圖:陳佩君/攝

其中一名再教育營的受害者,接受《新頭殼》專訪,向台灣民眾揭露她在教育營內所受的待遇。古力巴哈在2017年5月被以替恐怖分子提供資金莫須有罪名被逮捕,直到2018年9月27日才被放出來,有別於「中國籍」受害者,擁有「哈薩克」外國籍身分古力巴哈算是比較幸運,透過家人向國際求救,最後才得以無罪釋放,不過,被釋放後的她,身心靈仍受到許多折磨,必須定時回醫院就診;她掀起不堪回首的瘡疤,為的就是向國際控訴中共暴行,因為逃出再教育營的人寥寥可數,願意站出來指控的人更是微乎其微。

被捕原因包羅萬象 最大原因「我們都是維吾爾族人」

談起其他人被抓進去再教育營原因,古力巴哈突然拿起包包內的紅色筆記本,白色紙上填滿密密麻麻藍色筆跡,詳細紀載她的夥伴的名字、被抓的原因、年紀。她指著人名說,這名女士因為一段古蘭經而被逮捕、這名是因銷售土耳其產品被抓入,她被捕理由為手機裡面有祈禱式相片,而這名醫生手機中有禁歌被逮,「沒有別的證據,只有懷疑,有圖片就能被逮捕,最重要的一點,我們都是維吾爾族,所以變成被迫害對象」。

基本上監獄採男、女分開治理,不過牢房內不會分年紀,平時也沒有「放風」時間,想要出去外面,除了被審訊之外,就是兩個月一次的身體檢查,不過,人被帶出門都會被「罩頭」,所以大家也不知道要去何處。以古力巴哈例子為例,同房的女性年紀從14歲到70歲都有,一間塞進40名女性,檢驗人員每兩個星期都會到牢房裡,要求被關的女人全身脫光,且受到3名全副武裝的男性監視、10女警檢查身體、服裝,他們還會要求女人做出起立蹲下動作,「沒有理由、也不知道原因」。

一天24小時被監視 飯前要唱紅哥才准吃!

一天24小時生活中,被關的維吾爾族生活作息嚴格被訂定、按表操課,甚至是24小時被監視。古力巴哈透露,他們早上5點起床、9點吃早餐,吃飯以前要唱五首紅哥(歌頌祖國歌曲),再教育營會提供三餐,但幾乎都是白開水、高麗菜湯、粥,給的饅頭也很小;她敘述,監獄中有個洞,洞前有個小水桶,他們會把粥倒入裡面,但給的粥有一半都倒到水桶外,「如果全部有7公斤的粥,掉入水桶的只有3公斤,等於40人只能分一杓、兩杓,我們每人都會哭,因為吃不到那些東西」。

除了唱紅歌,中共政府更進行各種洗腦教育,教育營中相關人員會要求他們學習漢語,卻不會給紙、筆,時不時也要寫檢討報告,「說明自己以前思想惡劣,感謝共產黨救了我的思想,以後我要讓孩子學習漢語,一定要跟著黨走,感謝共產黨!」等讚揚共產黨話語。

一整天折磨下來還不夠,教育營還不讓人好好睡覺,晚上10時到清晨5時為就寢時間,採輪流睡的方式,40人擠在長方形的監獄,「10時到12時30分由20人先睡、另外20人站著,12時30分以後再換另一批睡2小時,20人、20人分批輪流睡,每人一天等於只能睡4小時」。

監獄圖曝光!受害者分處兩排坐著,看著習近平照片,而廁所就在前方。圖:陳佩君/翻攝
監獄圖曝光!受害者分處兩排坐著,看著習近平照片,而廁所就在前方。圖:陳佩君/翻攝

監獄內四處有監視器 上廁所還要回報

古力巴哈拿起監獄平面圖,指指點點地向記者解釋,監獄四處都有監視器,前面是洗手間、是透明玻璃,裡面所有一切都會被看見,透明玻璃上方就是播放報導「習近平」相關訊息的電視機,所有人朝向電視方向學習、或是坐著不動,「早上吃完飯,就一直坐著,一天當中都是這麼坐著,不能往左看或是往右看,否則會被指控這是在做禮拜,你的罪名會更重!」

至於想上廁所,也必須回報、獲准後才能前往,由於廁所不是封閉式,因此大、小便氣味都在房間內,也沒有自來水,僅能用發放的水「要非常珍惜」,「40人擠在這樣的環境,你可以想像一下!」古力巴哈無法確定集中營內有多少人,因為只要他們一出去,就會被戴上頭套、看不到別人。

「我從進去教育營,到出去都被綁上腳鍊,這裡每個人都是,但我比較幸運,腳鍊和手鍊分開,這裡很多人是手、腳被綁在一起,每天都是這樣生活!」古力巴哈激動說,一整天下來,大家都是被監視的狀態,若是不服管教的話,可能被抓去禁閉室、甚至抓出去後就被強暴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