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蔡總統到底還要包庇這老藍男多久?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香港歌手何韻詩來台參加929台港大遊行,遭到統促黨潑紅漆攻擊。   圖/擷取自何韻詩臉書。
香港歌手何韻詩來台參加929台港大遊行,遭到統促黨潑紅漆攻擊。   圖/擷取自何韻詩臉書。

年輕的鄉民們一定不解,民運歌手何韻詩,在香港參加這麼多場的反送中遊行,雖然在中國的壓力下,整個香港已淪為黑警橫行,外加黑道肆虐。但至少到目前為止,何韻詩在香港也都平安無事,在其他各國參加遊行也都沒事;唯獨到了台灣,卻會被暴徒公然潑紅漆。

台灣為何會如此法治蕩然?因為大家都清楚,這些公然施暴的流氓,不是連千毅那種隸屬於單純的黑幫,而是戒嚴時代遺留下來的黨國餘孽。當年這些高級外省人,在台灣整天喊著反共,打著愛國的口號橫行霸道,如今卻公開舔共,跟畜生一樣誰丟骨頭就跟誰。

這2個多次公然施暴的流氓,據《芋傳媒》報導,62歲的胡志偉(《自由時報》報導為44歲)是中華統一促進黨自忠黨部榮譽主委,和中國政商關係密切,臉書上寫著參加中國統一聯盟新春團拜、修理港獨分子,毫不避諱促統立場及行為。53 歲的梁太富則是洪門雙和堂的幹部,有組織犯罪前科。

胡志偉與梁太富都是「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成員,暴力前科累累的這兩個流氓,為何敢這麼囂張,在台灣到處以暴力對待政治立場不同的人?國安單位對這些結夥暴力犯罪的慣犯,為何始終束手無策,讓這些政治流氓在公開場合反覆使用暴力?

不懂的鄉民就請先去看驚悚片《返校》,軍訓教官白國鋒敢在翠華高中裡橫行,甚至讓外面的鷹犬憲兵長驅直入校園,任意抓人打人殺人,關鍵就是方芮欣出賣了同志,與屠夫白國鋒狼狽為奸。

比法官更恐龍的總統府聲明

2019年9月29日《新頭殼》報導〈對何韻詩潑紅漆矇面男 疑是統促黨黨部主委〉:

香港民運歌手何韻詩今(29)日參與『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活動時,……何韻詩於集合時間前10分鐘抵達現場,並接受媒體訪問,不料竟遭到喬裝支持遊行的不明人士潑漆。

警方到場後將2名男子逮捕,帶回中正一分局進行偵訊。這2名嫌犯分別為胡姓男子及梁姓男子,其中一名被帶走時還不斷高喊『反對香港暴力』。……

據了解,胡志偉不僅和中國政商關係密切,還多次攻擊台派與香港運動人士。去年發生慈湖蔣公遭潑漆一事,更揚言『不惜流血抗爭』,甚至朝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噴生髮劑,事後還稱『蔡丁貴沒頭髮所以要噴生髮劑,這是言論自由。』……」

一個3次公開對不同政治立場者頭部潑灑不明液體的慣犯,行兇被捕後還有臉高喊「反對香港暴力」「這是言論自由」,真的也只有這種高級外省人才做得出並喊得出。

本魯向來主張,在台灣即使是高舉五星旗,甚至主張共產主義的團體,只要不行使暴力,基於言論自由,仍應保障這些少數人。

但是對於公然聚眾行使暴力的組織犯罪行為,國安與司法單位就絕不能放任。如今台比地院的恐龍法官,對這個已是第3次暴力犯案的流氓,串聯多達7人的公開暴力犯罪,做出只要20萬交保的判決還不可笑,現在總統府的反應才真的叫可笑。

2019年9月30日《新頭殼》報導〈網傳李大維與潑漆嫌合照 府:兩人不認識〉:

「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與攻擊香港歌手何韻詩的統促黨成員胡志偉合照惹議,總統府今天聲明表示,今年元月李大維與賓客球敘時,同在球場的胡嫌主動趨前要求合影,並索取簽名,李大維與胡嫌並不認識。

總統府強調,所謂『統派、英派一家親』的胡亂指涉,更屬無稽,為免錯假訊息淆誤輿論,特此聲明。……」

請總統府看一下這2則報導

馬英九的同學李大維,成為蔡英文重用的國安頭子,在政治倫理上,就已經夠可笑了。負責國安事務的老藍男,還跟對人的頭部潑漆之慣犯合照簽名,那就更加可笑了。

別的公眾人物不認識胡志偉這個政治流氓,被拍了合照簽了名也就算了,因為他們的行為與國安無關。但這個老藍男是國安頭子,不是電影明星啊?國安頭子不低調保密,還跟粉絲簽名拍照?武大郎玩夜貓子,難怪會被蔡英文重用?

身為國安頭子的李大維,讓總統府來發這個聲明已經不是可笑,而是可恥。總統府宣稱李大維與胡志偉拍照是在今年元月,也就是在何韻詩被潑漆之前8個月。這樣的解釋看似無辜,但請總統府看一下這2則報導。

2018年3月9日《新頭殼》報導〈蔡丁貴被噴染髮劑 北社記者會發生鬧場衝突〉:

「北社今天召開聲援潑漆學生的記者會,進行到一半時,獨派人士、自由台灣黨的蔡丁貴被大陳島協會理事長胡志偉『突襲』噴染髮劑,因為當下不知道胡潑的是什麼液體,一度陷入恐慌,所幸證實只是染髮劑,此時,北社的成員反應也相當迅速,把鐵門降下來,不讓胡男離開,隨後報警,現場爆發肢體衝突。」

2018年7月20日《新頭殼》報導〈228慈湖潑漆開庭 獨派遭黑衣男噴黃漆〉:

「獨派青年今年228至大溪蔣公陵寢潑漆,桃園地方法院今(20)日首度開庭,獨派原訂先在法院前召開記者會說明,正當獨派青年郭潤庭講沒幾句話,站在一旁的羅宜被不知名黑衣男朝頭頂『噴黃漆』,導致羅宜從黑髮變黃髮,隨後現場青年和侵入2名男子打成一團,在旁搜證的員警立即上前將人逮捕隔離。」

方芮欣與白國鋒早就是同一掛了?

刑法上對毀損器物罪的定義,必須是「毀棄、損壞及致令不堪用」。因此獨派成員對銅像或棺材潑漆,是否構成無法復原的毀損器物要件?尚且還有爭議。可是胡志偉是對人的頭部潑漆,可能造成受害者失明。對物潑漆與對人潑漆,在法律上是完全不同的罪刑。

2019年9月29日對何韻詩頭部潑漆之前,胡志偉已在去年的3月9日與7月20日, 2次公開對人的頭部噴灑不明液體。這樣的暴力份子,到了今年初,國安頭子李大維卻毫無警覺,或者說是毫不避諱地往來,這是笨?還是壞?或者是又笨又壞?鄉民們還能信任我們的國家安全嗎?

就像電影《返校》裡的情節,軍訓教官白國鋒敢在翠華高中裡橫行,甚至讓外面的鷹犬憲兵長驅直入校園,任意抓人打人殺人,關鍵就是方芮欣出賣了同志,與屠夫白國鋒狼狽為奸。

現在統促黨的胡志偉,去年對人的頭部潑了2次液體後,今年初又跟國安頭子打小白球,蔡總統到底還要包庇這老藍男多久?或者方芮欣與白國鋒早就是同一掛了?

蔡英文總統與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與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