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手愈捏愈緊,快不能呼吸!」46%港人絕望想逃,移民台灣講座場場爆滿

新頭殼newtalk | 文 /今周刊 蔣宜婷
1970-01-01T00:00:00Z
在港島中環經營禪食料理餐廳的業主梁家裕。   圖:今周刊/提供
在港島中環經營禪食料理餐廳的業主梁家裕。   圖:今周刊/提供
從6月9日百萬人上街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開始,數10萬港人每周遊行,和政府抗爭。 但也有不少港人選了另一條路,決心離開香港。其中,台灣是他們的優先選擇。

7月21日,不少香港人一夜無眠。當晚,抗爭者在上環包圍「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中聯辦),投擲雞蛋並向中國國徽潑墨,警方強硬鎮壓,射出55發催淚彈、24顆海綿彈和五枚橡膠子彈。同一時間,新界元朗的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記者在直播中被擊倒在地,警察姍姍來遲,更被懷疑與黑社會勾結。

7月28日,大批抗爭者於西環、上環集會,警方頻繁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並拘捕四十九名示威者,另有16人受傷送醫。

持續50多天的抗爭,逐漸加深了香港人對政府的不信任。在港島中環經營禪食料理餐廳的業主梁家裕,日前就在臉書貼出結束營業公告,指「黑警殘害市民」,香港不再安全、不再適合經商,未來決定專心經營台北西門町的分店。

對政府不信任   港人頻出走

7月27日下午,數十萬香港人參與的「光復元朗」行動如火如荼地進行。從6月9日百萬人上街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到過去幾周的大型集會現場,梁家裕都親身支持。目前與妻子及小兒子定居台北的他,甚至在周日飛回香港聲援,周一再返台;但這一天,他人在距離香港數百公里外的台北接受採訪。

「其實我一直都不喜歡移民,香港是我出生的地方,為什麼不能在香港生活?但我是不是應該離開?為我的兒女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關掉營業2年、前陣子才續了租約的店面,對今年53歲、在香港過了大半輩子的梁家裕來說,不只艱難,還有些突然。

其實直至7月中,梁家裕都認為能為香港做更多事,除了開放餐廳供民眾打坐、辦心理諮商活動,他甚至考慮投入11月的區議員選舉。

「但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了。我們相信民主可以制衡權力,現在行政機關卻改變很多遊戲規則,好像愈來愈大陸化,沒有了香港原本的法治⋯⋯,很多市民也不相信一國兩制了。」他解釋自己為何做出離開香港的痛苦決定。

不只梁家裕,許多絕望的港人也正尋求逃離的出口。記者與寰宇移民顧問台灣區總經理史佩欣訪談當天,她手上正同時服務五組確定移民台灣的家庭,與她3年來總共協助兩百多組香港人移民台灣相比,眼前的業務量實在高得驚人。

過去,寰宇移民每年在香港舉辦2、3次台灣投資移民講座,但6月以來,每周末都至少舉行2場,且場場額滿。

(本文經《今周刊》同意轉載,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第1180期《今周刊》。)

「其實我一直都不喜歡移民,香港是我出生的地方,為什麼不能在香港生活?但我是不是應該離開?為我的兒女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過去,寰宇移民每年在香港舉辦2、3次台灣投資移民講座,但6月以來,每周末都至少舉行2場,且場場額滿。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