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血觀音》裡王院長的結局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   圖:張良一/攝 (資料照片)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   圖:張良一/攝 (資料照片)

生命很公平,無論貧富智愚,也不分男女老幼,棺材都是裝死人,不一定裝老人,每個人都只能死一次。

但是政治就不一樣了!有的人在政壇上,死了又死,但就是無法認清現實,下次還是死在同一個地方。

沒錯,鄉民們應該佩服這些好人的堅韌,在哪裡死的,就在哪裡站起來,這樣的毅力固然讓人同情。但本魯卻很難理解這樣的固執,一死再死,永遠死在同一地方,這就是在找死,那就死得乾脆一點,何必一次又一次的自取其辱?

2019年7月7日《新頭殼》報導〈國民黨12點才邀出席反鐵籠公投 王金平:一切都來不及〉:

「不滿民進黨政府修改《公投法》,國民黨中央今(7)日舉行『反鐵籠公投凱道大會師』,國民黨5位總統初選參選人也都出席活動,但前立法院長王金平人卻在彰化,沒有出席,王說,國民黨12點才告知他說3點48分安排他上台講話,『12點鐘才告知我,所以一切都來不及』。

王金平下午前往彰化麗園大飯店參加正德全國志工大會,接受媒體聯訪,王直言,自己今天有既定的行程,已經安排好了,『但是剛剛到12點鐘的時候,我人在高雄,組發會才有人打電話來說3點48分,由我要來上台講話』。

被問到會不會覺得黨太晚告知,王金平表示,『我不曉得他們怎麼想,反正12點鐘才告知我,所以一切都來不及』。……」

還要白白給那些人幹的玩嗎?

王金平是現在台灣國會裡,唯一出生於日治時代的台灣人(1941年),第2老的是剛補選上的余天,也已經是1947年228事件那一年生的。

但王金平在立法院裡不只是年紀最老,他的資歷也老到大到嚇人。戒嚴時代立法院裡都還被從中國流亡而來,30多年不用改選的「老賊」盤據時,他就已經擔任3年改選一次,象徵性妝點門面用的「增額立委」,自1975年底以19萬票當選立委,接著在1980、1983、1986、1989、1992、1995、1998到2001年,都在高雄的相同選區連選連任,迄今連任到第13次(含之後的全國不分區席次)。

王金平是國會裡最資深的現任立委,歷經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與蔡英文共六任總統。但他不只是立委的年資很嚇人,擔任立法院院長的年資也是第一。

他從1999年起擔任立法院院長,經歷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共五任)總統,是國會全面改選後迄今任期最長的國會議長。2015年11月29日,任期甚至超越戒嚴時代不用改選的前立法院院長倪文亞,在任17年,共擔任5屆的院長。

王金平這個政壇不死鳥,蔣經國時代的「十信事件」(1983)後,蔡辰洲組的本省掛立委次團體「13兄弟會」,只有他一人全身而退。

2013年馬英九與其豢養的司法鷹犬黃世銘,趁王金平赴馬來西亞主持女兒的婚宴時,發動「9月政爭」剝奪王金平黨籍,讓他失去不分區立委資格後,也交出院長一職。但王金平負隅頑抗,加上太陽花學運爆發,2016年馬英九卸任總統一職,王金平也因國民黨在立委選舉中潰敗,卸下17年的院長一職,但仍保有陽春立委。

這40多年來,王金平在國民黨內,經歷從蔣經國到馬英九這2個外省人總統,腥風血雨的殘酷鬥爭,他卻還能苟存於政壇,這位好先生當然是一流的政治精算師。

無奈的是王金平精於政治技術面的鬥爭,就算股市裡的那些炒手,如果不看政治基本面,認清國民黨這一武裝殖民團體的本質,王金平想選總統,永遠都是阿婆生子,還想白白給那些人幹的玩嗎?

這資格輪得到「台灣高雄」嗎?

國民黨這次的總統初選,是創黨以來參選者最多,場面也最熱鬧的一次。但是就算排除原本一直叫囂要選的杜老爺與羅小強,現在確定的5位總統參選人,鄉民們請看一下他們的籍貫:

韓國瑜(河南商丘)、郭台銘(山西晉城)、朱立倫(浙江義烏)、周錫瑋(江蘇鹽城)與張亞中(山東濱州)。

再看看退出國民黨總統初選的王金平(台灣高雄),這就跟我管大發神經要寫戰帖,跟館長單挑「鐵籠擂台賽」一樣。戰帖的文字寫得再漂亮,結局也不會改變。即使管大玩陰的,讓館長「烙賽」3天,只要館長願意包尿布上場,結局不也還是一樣?

數學系出身的王金平,在國民黨內白白廝混了半世紀,千算萬算,卻搞不清國民黨的本質。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過去的連宋之間如此,馬連之間如此;如今的韓郭之間又如何?

王金平要認清事實,別說國民黨的總統大位,輪不到次等的台灣人。就算在中南海主子眼裡,韓與郭都是他們養的狗。在主子面前,兩條狗就算有深仇大恨,只要主子一聲令下,兩隻再兇的狗,照樣也都只能乖乖的。但這狗奴才的位置,何時又會輪得到「台灣高雄」?

這種「狗邏輯」,王金平永遠不懂。只有像本魯這種被兩蔣豢養的鷹犬折磨過的,才會了解這些高級外省人的「狗邏輯」。

大家看電影一定要認真

國民黨內已被馴化的本省籍政客,政治鬥爭手段跟外省人相比,真是遜斃了。2017年電影《血觀音》的導演兼編劇楊雅喆,就已經預告了王院長的悲慘下場,他鬥不過那些外省人的。可惜觀眾都看不懂,王院長更是看不懂。

現在《血觀音》的上檔期已過,沒有劇透的疑慮,鍵盤小五郎管大就來為鄉民們寫一篇「電影本事」(Movie Synopsis)。

《血觀音》裡的女主角惠英紅,在劇中飾演一個外省女人,有一天忽然來到高雄縣彌陀鄉,要幫一位林議員夫人大久保梨子,串聯議長特助陳珮騏、縣長夫人王月,牽線去接觸王院長夫人陳莎莉。中央地方串聯起來,一起藉著「彌陀計畫」炒地皮,惠英紅這個外省女人,就成為這個炒地皮集團的白手套。

但是這個外省女人心狠手辣,不但派人殺了林議員全家,還黑吃黑吞掉炒地皮的30億元,並向記者爆料,讓金流繼續往上燒。議長那個恰北北的漂亮特助,想用暴力威脅這個外省女人卻失敗,最後議長、縣長與院長都被抖出農會超貸掏空案,院長也因醜聞而失勢。

到了故事結尾,編劇兼導演楊雅喆才揭開答案,原來這個外省女人,竟然就是馮秘書長的愛人。所有事情都是這個外省女人設的局,目的就是要搞臭妄想與馮秘書長爭逐大位的王院長而已。

《血觀音》就已經預告王院長的結局,不要相信一個忽然來到高雄的外省人,但王院長身邊沒一個人看得懂《血觀音》,才會去相信一個忽然來到高雄的外省人,幫他抬轎以為會有回到,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鄉民們,這個故事就是告訴我們,大家看電影一定要認真,別跟王院長一樣啊!

但王金平在立法院裡不只是年紀最老,他的資歷也老到大到嚇人。戒嚴時代立法院裡都還被從中國流亡而來,30多年不用改選的「老賊」盤據時,他就已經擔任3年改選一次,象徵性妝點門面用的「增額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