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記者探訪新疆喀什:整座城市變成牢籠

新頭殼newtalk | 陳重生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在中國西北部古城喀什市,數十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關入拘禁營中,引發了國際社會的譴責。但在拘禁營外,維人也生活在一個虛擬的籠子裡。   圖:翻攝自Youtube
在中國西北部古城喀什市,數十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關入拘禁營中,引發了國際社會的譴責。但在拘禁營外,維人也生活在一個虛擬的籠子裡。   圖:翻攝自Youtube

中國官方監控新疆違反人權久為國際詬病,《紐約時報》記者實地走訪古城喀什後發現,即使在再教育營外,維吾爾人同樣生活在一個虛擬的籠子裡,中國已經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控制網路,警察站崗、跟蹤和攝像頭無所不在。

報導指出,在這座城市中,一句無心之詞、一個有宿怨的鄰居、一個被嚇壞的孩子—— 全都會招致盤問、搜查,或許還會被關進再教育營。

《紐約時報》9日報導,在中國西北部古城喀什市,數十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關入拘禁營中,引發了國際社會的譴責。但在拘禁營外,維人也生活在一個虛擬的籠子裡。中國已經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控制網路,顯示出共產黨的自動化威權主義設想。在這裡,「鄰居成為告密者」,「兒童遭到審問」,「清真寺被監控」。

根據《紐約時報》記者的觀察,喀什市每隔100碼左右就有持槍械、盾牌和棍棒的警察站崗,其中很多人都是維吾爾人。少數民族穆斯林面無表情地排隊刷身份證,大型崗哨會有機器給他們拍照。警方有時會拿走維吾爾人的手機,檢查它們是否安裝了用來監控通話和信息的強制安裝軟體。

外國記者採訪被監控更是家常便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攔住他們,「在我們的手機裡搜索照片,刪除他們所謂的敏感內容」。然而,有時他們選出的內容毫無意義,連一張駱駝的照片也被刪除,儘管後來被記者還原。警察告訴他們,「在中國沒有什麼為什麼」。

報導指出,對維人來說,監視甚至更為普遍。社區監察員被派去監視一組家庭。數以百萬計的警察和官方監察員可以盤問維吾爾人並搜查他們的住所。他們給居民的可靠性打分。低分會導致更多的探訪,甚至可能是拘禁。

報導提到,兒童收容院一直在帶走被拘禁者的孩子,但不知道有多少。政府說,像這樣的兒童收容院去年僅在喀什就收容了7000名兒童。 

在這裡,監控攝像頭無處不在,街道、門前、商店、清真寺都有。《紐約時報》記者在一條街上數出了20個攝像頭,幾乎每家商店都有監控,攝像頭和檢查站獲取了海量人口信息。

諷刺的是,中國公司靠售賣這種監控技術大發其財,報導稱,「它們讓它聽起來像個科幻奇蹟,可以讓警察對人進行高度精確的跟蹤」。既是監控也是恐嚇,「恐嚇是起作用的」。

著名的艾提尕爾清真寺(Id Kah Mosque)是喀什市區仍然開放的寥寥幾座清真寺之一,週五伊斯蘭主麻日的「主麻拜」僅有幾十人參加。根據報導,幾年前,數千名禮拜者會在這裡聚集。在這座清真寺,禮拜者需登記並通過安全檢查,「在裡面,他們在警察可以監控的監視攝像頭下做禱告」。

但更令人驚駭的是,喀什市的兒童會被盤問。「在幼稚園,他們會問小朋友,『你父母讀《古蘭經》嗎?』」一名受訪者提到,「我女兒班上一個同學說,『我媽媽教我讀《古蘭經》。』第二天,他們就不見了。」

據稱,2016年8月,喀什以南的一片土地空無一人。如今,這是一片能容納約2萬人的再教育營。政府稱,它是個職業培訓中心。近期一幅衛星圖像顯示,這片營地佔地面積超過19.5萬平方米。

但擴張中的不單是這片營地,報導指出,喀什的13座拘禁營全都規模驟增,去年總共達到了1百萬平方米。遊客數量在恢復,但許多維人依然生活在破壞性的恐懼之中。

新疆每500米就有一個「便民警務站」,每個警務站設8-30名武裝警察,裝甲車在街上巡邏。   圖:翻攝自Youtube
新疆每500米就有一個「便民警務站」,每個警務站設8-30名武裝警察,裝甲車在街上巡邏。   圖:翻攝自Youtube
中國已將多達100萬維吾爾族人關進拘留營,它們散布在新疆各地。根據《紐時》的一篇調查發現,拘留營的目的是為了迫使他們放棄對伊斯蘭教的虔誠信仰。   圖:翻攝自Youtube
中國已將多達100萬維吾爾族人關進拘留營,它們散布在新疆各地。根據《紐時》的一篇調查發現,拘留營的目的是為了迫使他們放棄對伊斯蘭教的虔誠信仰。   圖:翻攝自Youtube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