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那些喜歡看宮廷劇的中國人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近期宮廷戲風潮大夯吸引許多劇迷,但也讓人不禁聯想相信這些宮廷戲是參照歷史真實演出。   圖:翻攝自延禧攻略臉書粉絲團。
近期宮廷戲風潮大夯吸引許多劇迷,但也讓人不禁聯想相信這些宮廷戲是參照歷史真實演出。   圖:翻攝自延禧攻略臉書粉絲團。

我的切身經驗:一定要離那些喜歡看中國宮廷戲的人遠一些。

中國的宮廷戲風靡大江南北、長城內外,甚至在海外華人群體中也紅極一時。享有相對自由的香港人和享有相當自由與民主的臺灣人,以及生活在歐美先進國家的海外華人,都在津津有味地觀賞《延禧攻略》之類的中國宮廷戲。

很多人在網上觀看,不惜專門購置一個機頂盒,“翻牆” 回到他們昔日拼命逃離的中國。他們一集接著一集觀看,不捨晝夜。有一個笑話説,最喜歡看中國拍攝的宮廷戲的,有兩個人群:一個是數以億計的外出打工的農民工(尤其是那些沒有受過教育的小保姆),另一個是數千萬擁有碩士和博士學位的海外華人(一般都是理工科背景的,尤其是做跟電腦有關的工作,號稱 “碼農” 的那個群體)。

宮廷戲看久了,觀賞者的生活也宮廷戲化了,他們將生活當作演戲,學習劇中人的所作所為,他們的人際關係完全按照宮廷戲中曲折幽微的情節來演繹。他們生活在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卻與普世價值格格不入,他們的身體在西方,精神卻沉浸在醬缸之中——他們所到之處,必將醬缸的味道帶去,他們自己不知不覺,別人卻只好捂住鼻子。

宮廷戲的毒害,尤甚於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包括中共黨魁習近平在內,人人都知道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是虛假的、騙人的,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早已成了笑話;但是,中國人個個都相信宮廷戲是真實的歷史,是人生的指南,是千錘百鍊的智慧,是可以打敗洋人的 “葵花寶典”。在此意義上,宮廷戲是一種超級毒品,思想毒品,精神毒品,讓人心安理得地 “自願為奴”,正如一位網友所説:“宮斗劇的意識形態非常毒,基本上是一群蒼蠅圍著馬桶,展開爭奪馬桶獨佔權的角力,再對勝利蒼蠅作出歌頌的故事。” 可是,蒼蠅們從來不覺得這樣的人生毫無意義,他們在糞坑中飛來飛去,樂此不疲。

中國兩千年的歷史本來就夠黑暗的了,如果讀一讀柏楊版的《白話資治通鑒》,處處都是讓人心驚肉跳的 “人相食”。宮廷戲卻將歷史的黑暗加以大大美化,一切殘酷的鬥爭都在美侖美奐的畫面和場景中展開,故而連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欺騙、毀謗、折磨,都具有了某種激動人心的美感,讓觀看者恨不得加入其中。

宮廷戲讓那些從來不讀書的中國人對虛虛實實的歷史瞭如指掌,他們以此為傲,他們的生命形態定格在權謀術和厚黑學的世界裡面,正如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唐世平所指出的那樣:“太沉迷於中國歷史,讓我們從上到下都潛移默化地陶醉於中國歷史中最為核心的東西:權謀術。某種程度上,權謀術是貫穿整個中國歷史的核心主線。對一個人的自我境界來說,最大的滿足可能確實是贏得生殺予奪的權力——這種權力太有快感了。但是,這種對個人的自我實現,恰恰是對社會和國家的最大傷害。……權謀術是人治的核心邏輯,但不是法治的核心邏輯,甚至是法治的阻礙,因為法治的核心要義就是將權謀術的適用範圍縮小到最小。而一個沒有法治的國家是不可能真正實現現代化的。”

日本與中國幾乎同時接觸西方現代文明。聰明的日本人竭盡全力地“脫亞入歐”,不僅在生活方式上、思維習慣上,更在精神信仰上;而中國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師夷長技以制夷”,堅持“中體西用”,是為“買櫝還珠”。結果,日本大步邁向文明世界,中國卻在從未脫離野蠻的“惡土”。什麽時候,中國人包括海外華人不再追捧宮廷戲了,什麽時候中國人包括海外華人才有資格説自己是文明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