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韓國瑜的刺刀是要鑽入誰的心臟?
新頭殼newtalk 文/
韓國瑜旗山造勢晚會高唱軍歌「夜襲」
韓國瑜旗山造勢晚會高唱軍歌「夜襲」   圖:翻攝高雄市長韓國瑜粉絲網軍後援會臉書專頁

「……鑽向共匪的心臟,鑽向共匪的心臟。只等那信號一亮,只等那信號一響,我們就展開閃電攻擊,……」

戒嚴時代當兵的歐里桑,應該都唱過〈夜襲〉這首軍歌。在那個黨國專制的歲月裡,高級外省人的軍頭,就要洗腦我們這些阿兵哥,只有服從兩蔣父子的領導,才能消滅共匪,反攻大陸,建立三民主義的新中國。

但可笑的是兩蔣死了,那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2013年8月接受鳳凰台專訪時,興高采烈地哼唱了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

2017年9月2日,那時的金防部司令官許歷農,發表公開信〈99高齡老人的真心話〉,說明近10多年來他不再反共,致力「促統」的原因。

2011年6月8日,中國媒體中評社報導,前國防大學校長夏瀛洲,在北京與解放軍將領聯誼時發言:「今後不要再分什麼國軍、共軍,我們都是中國軍隊」。

「寧予外賊,不予家奴」的夜襲

1988年蔣經國惡貫滿盈後,台灣開始真正的民主化。但這些高級外省人,始終無法習慣不在本地人民頭上拉屎的正常生活,於是從此共也不反了,匪也可以聯誼了,開始了「兩岸一家親」的與「匪」共舞。

說穿了這些軍頭的邏輯也很簡單,就是「寧予外賊,不予家奴」。當年白色恐怖時所叫囂的反共,本來就只是掌權者的口號,用來殺人奪權與壓榨百姓的藉口,誰叫你們這些台灣人這麼好騙?

於是「鑽向共匪的心臟」,被偷偷改成「鑽向敵人的心臟」。因為現在共匪不是敵人了,共軍與國軍一樣是中國軍了。那麼到底誰才是「敵人」?刺刀是要鑽向誰的心臟?除了黨國鷹犬與中國網軍,外加會用垃圾留言灌爆他人臉書的「喜韓兒」,智商正常的台灣人應該都心知肚明吧?

2018年11月8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旗山造勢晚會 高歌「夜襲」「愛拚才會贏」 重新詮釋「新三山」〉: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三山之戰』第二場旗山造勢晚會,在晚間19:45韓國瑜抵達現場時氣氛達到最高點。稍早前主辦單位宣稱現場人數超過3萬人。……

韓國瑜致詞……然後,他感謝鄉親支持,還不改軍人本色帶領群眾唱起軍歌〈夜襲〉;他細數地方農產,強調要陪著大家把貨賣出去,實現高雄拚經濟的政見主軸,重新解釋『新三山』是金山、銀山、靠山;……」

韓國瑜能藉車輪旗海加分嗎?

韓國瑜「新三山」裡的靠山是什麼?當然不是沒了黨產的國民黨。鄉民們別被造勢場合漫天飛舞的車輪餅旗海給騙了。鍵盤小五郎對鄉民保證,根本不需要中國的欽差大臣自己到場,只要來個中國五流大學的交換學生團,現場的車輪餅旗海立刻就會淨空,這就是台灣的現實,也是台灣的無奈與悲哀。

現在這面車輪餅旗,國民黨是看到民進黨就拿出來,看到共產黨就收起來。但民進黨則剛好相反,看到共產黨就拿出來,看到國民黨就收起來。一面車輪餅旗,三黨各自表述。在台灣最能鑽向「敵人」心臟的刺刀,就是這面能讓三黨各自表述的車輪餅旗。

韓國瑜如果真的是想選贏高雄市長,現在搞這場傳統造勢動員,根本就是三傷拳。動員一些在高雄根本沒選票,或本來就是自己鐵票的群眾去揮旗造勢,拉了三票跑了七票,還興高采烈地自以為鑽入敵人的心臟。

世界各國退伍軍人都是支持國家的基層力量,但只有台灣相反。戒嚴時代大多數男性都服過役,而且長達2到3年,幾乎是現在志願役的役期,照理說這些義務役軍人退役後,應該更支持國民黨與軍方才對,中國那裡都還專用退伍軍人來當地方基層幹部。

偏偏在台灣卻是相反,女性與未當兵的男性,以及吃皇糧的職業軍人,往往才是藍營粉絲。最反國民黨與軍方的,反而是這些戒嚴時代的義務役軍人。

2013年7月4日,陸軍6軍團湖口裝甲542旅義務役下士洪仲丘,於退伍前2日疑似被虐致死於機步269旅禁閉室。在台灣當過兵的鄉民,心裡也都明白,這類軍中冤死或疑似冤死的案件,多到不勝枚舉。比洪仲丘事件更離譜的,更是不知凡幾。

軍中的事本來也就可大可小,當時的最高軍事檢察署檢察長曹金生,是軍方少見的本省籍將領,恰巧又在這個位置上。洪仲丘這麼胖,本來要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當成軍中猝死案,根本輕而易舉。

偏偏曹金生嘴巴超大,尤其又超愛對著媒體上講話,那些制式的官話,例如「學長,請容許我解釋,學長……」只能在軍中講,怎麼能拿到外面講?尤其是在媒體上講?他越這樣說,義務役退伍的男性就越火大,可是當久了職業軍人的曹金生,甚至他的長官都毫無感覺。

曹金生的「被突襲」與韓國瑜的「夜襲」

2013年8月1日《蘋果即時》報導〈洪姊秀錄音 曹金生:被她突襲了〉

「洪仲丘案軍檢昨天表示,飲料是護士買的,沒有飲料賄賂事件,今天洪仲丘姊姊拿出錄音,錄音中是洪仲丘的堂哥,與542旅旅部連輔導長吳翼竹的問答,其中吳翼竹表示,知道飲料是士官長陳以人買的,目的是為了讓體檢結果趕快出來,最高軍檢署檢察長曹金生今天電話受訪說,『我們被她突襲了』。

根據《東森新聞》報導,曹金生電話受訪說,『我們被她突襲了,她這個新拿出來的東西,我們得進一步去查證,有沒有這回事,我們會去查證,吳翼竹有沒有這樣說,這個我們都未定數,尊重她的意見』。」

2013年8月2日《蘋果即時》報導〈曹金生「被突襲」 洪姊怒斥:荒謬!〉:

「洪仲丘姊姊洪慈庸昨天公布錄音檔,再爆『飲料賄賂真相,最高軍檢長曹金生受訪稱『被突襲』,洪慈庸今天憤怒痛斥『荒謬!我是他的敵人嗎?』

洪慈庸不滿地說:『社會大眾覺得合理嗎?他(曹金生)說被突襲,我是他的的敵人嗎?我覺得很荒謬!』洪慈庸說,曹金生又不是軍方的辯護律師,他應該和家屬站在同一陣線,但是現在卻說『突襲』,這就是為何洪家堅持第3方調查的原因,『仲丘案如此被關注都這樣了,更何況其他枉死兵』?」

但曹金生說得很高興,還以為自己很受歡迎,不斷受訪,最後他的「被突擊」一說,雖然團結了少數職業軍人,卻也刺激了更多反對者的團結,尤其是我們這些義務役退伍的官兵。

本來反對者是習慣不表態與一盤散沙的,但曹金生的火上加油,意外促成了「公民1985行動聯盟」的「公民教召」與「八月雪」兩次白衫軍運動,高達數十萬人的街頭聚集,讓軍審法在國民黨佔多數的立法院內,三天不到就草率完成三讀修法,改成只要未經總統宣戰前,軍法體系之軍事法院全部移至司法體系之普通法院。

讓完全不瞭解部隊特性的法官,去審理軍中以下犯上的案件,這幾年媒體上不斷出現新兵不服管教,甚至毆打士官與軍官,這樣的軍隊還有存在的必要嗎?民進黨都完成不了的修法,曹金生卻讓國民黨完成了。

造勢場合裡的揮國旗與唱軍歌,就像洪仲丘事件後的曹金生,不斷「突顯敵我」的發言所釀造的氛圍。不管喜不喜歡韓國瑜,都要佩服韓國瑜在選戰前半場,打得很漂亮。問題是到了最後階段,會不會又走回國民黨,尤其是黃復興的老路,就跟曹金生那樣,只想找自己人取暖?

如今韓國瑜成敗關鍵,不再是民進黨與陳其邁,而是在於他未來幾天內的抉擇,也就是刺刀到底是要鑽入誰的心臟?

當然,如果韓國瑜根本就志不在高雄市長,而是想跟洪秀柱那樣,炒高人氣後回頭去搶國民黨黨主席這個位子,那就另當別論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