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授控準大法官性侵 美保守派評論員拋8疑點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加州女教授福特指控美國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企圖強暴她、脫她衣服攻擊她、甚至可能殺了她。但保守派評論員史派瑞(Paul Sperry)在紐約郵報撰文指出,福特說法有8大疑點。

一、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想不起來這起她所謂一生中最大創傷的基本細節。她記不得何時何地遭攻擊,不確定房子主人是誰,不記得街名,也無法確

定是哪年,更不記得日期。福特不確定自己當年幾歲、幾年級。她否認自己喝醉,她說自己在派對上只喝「一罐」啤酒。

二、福特表示,她沒把當年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告訴其他人,連好友和母親都沒說。這表示她們不能為她的說法提出佐證。

三、福特提到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在內4名參加那場派對的人,全否認有那場派對,包括福特稱為老友的凱瑟(Leland Ingham Keyser)。凱瑟的律師告訴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簡單講,凱瑟女士不認識卡瓦諾先生,不記得曾參加卡瓦諾也在場的派對或聚會,不論福特博士是否在場。」

其他2名潛在證人賈吉(Mark Judge)和史密斯(Patrick “P.J.” Smyth)也都否認。司委會接受兩人宣誓聲明。在致聯邦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信函中,福特表示,卡瓦諾在攻擊她後,曾和凱瑟和史密斯說話。但兩人都說沒印象。

四、在親友發起的支持信中,不見福特自家人力挺。她的父母和兩位手足都不在其中。

五、福特今年夏天企圖聯繫高中和大學老友,協助她喚起記憶。他們卻幫不上忙。根據聖荷西信使新聞(San Jose Mercury News),福特7月向朋友抱怨:「我一直想忘掉這一切,現在卻得要記起每個小細節。」

六、福特聯絡華盛頓郵報和民主黨國會議員,同時還聘請一名民主黨活躍分子律師。福特本身是民主黨黨員,也是反川普活躍人士。不禁令人懷疑她的動機和時機,還有指控的真實性。

七、福特說,她的治療師2012年的治療筆記可以佐證她的說法。但治療筆記中未提到卡瓦諾的名字。

八、福特告訴華盛頓郵報,川普2016年當選時,她很沮喪,因為卡瓦諾被說是大法官人選。但卡瓦諾2017年11月才被納入川普名單中。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