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這樣的促轉會 打掉重練吧!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丟官下台。   資料照片:張良一/攝
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丟官下台。   資料照片:張良一/攝

促轉會這個定位不明又專收官癌政客與立委助理的廢物組織,2018年5月成立前,3月底媒體就驚爆,長期研究台灣史和推動轉型正義的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拒絕出任委員。從這一刻起,本魯就預言這個組織沒救了,而且不久之後就會上演勾心鬥角、內鬥內行的「後宮真煩傳」,果然第一集粉墨登場了。

從臥底副研究員的錄音洩密事件,造成副主委張天欽丟官下台,白恐元凶的國民黨18名無恥立委,翻牆直闖行政院抗議,就可以見證促轉會這輛用回收零件組合出來的拼裝車,再不打掉重練,未來還不知要鬧出什麼笑話?

鄉民們想想看,誰都知道白恐是國民黨執政時的產物,但民進黨二次執政後才成立的促轉會,主委竟然找來一個「藍綠都可接受」的閹宦。之前職業學生出身的特務當了總統,這個無恥政客都還要搶著自宮求官。這種自己都該轉型的官癌主委,沐猴而冠後還能搞出什麼名堂?

副主委的人選也極可笑,千挑萬選的竟找來一個出自藍營國師事務所的律師。民進黨裡別的專才不多,但招牌掉下來砸死3個人,至少也2個律師,要律師還要去藍營國師的家裏找?今上登基後既然這麼喜歡任用老藍男,直接一起加入國民黨不是更好嗎?

促轉會這個主副手各懷鬼胎的廢物組織,主委想用這組織在藍綠之間以「和解」之名周旋獲利,副主委卻要用這組織為綠營打選戰立功。這個一開始就定位不明的二臣收容所,主副手南轅北轍,在組織裡搞派系鬥爭,底下的佞倖當然選邊投靠,各護其主。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錄音洩密事件裡,無論是在會議過程中一搭一唱,甘願當綠營選戰鷹犬的研究員,或是臥底當抓耙仔爆料的副研究員,以往對轉型正義有過任何研究成果嗎?經歷就只不過是什麼立委辦公室主任與助理,這些純粹是來促轉會裡卡位的實習生,果然「研究」出這幾天的促轉成果,讓看戲的鄉民不會感到意外吧?

她為何不淌促轉會的渾水?

促轉會成立前,立法院法制委員會在針對促轉會委員提名者進行審查時,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與徐永明就已重砲轟擊,主委被提名人黃煌雄在監委期間的彈劾黃世銘案裡,配合馬英九兩度「放水」,如今卻被蔡英文提名為促轉會主委,是執政高層對「和解」的醜陋交易;黃國昌甚至痛罵民進黨「把當年的遺憾忘了」。

鄉民們從這角度回頭看,就能理解為什麼同樣都是學歷史的學者,其他委員樂於在這亂七八糟的促轉會剛成立後就甘願棲身,陳翠蓮授教卻一開始即嚴正聲明,堅決不淌這齷齪髒臭的渾水?

因為陳翠蓮教授不是象牙塔裡的蛋頭學者,她是當年黨外《自立晚報》的政治記者,一路熬到副總編輯。從黨外到民進黨,這些綠營政客對轉型正義是真的有興趣?還是只留著當選戰時的「相罵本」,陳翠蓮教授比大家都更清楚。

2018年3月31日,陳翠蓮教授拒絕出任促轉會委員時,《新頭殼》報導〈陳翠蓮說了黃煌雄不適任促轉會主委的重要理由〉:

「黃煌雄……在1970年代黨外運動時期,出版《台灣的先知先覺者――蔣渭水》,……同一本書在2006年重新出版,書名變成《台灣的孫中山――蔣渭水傳》,接著大力營造正在參加總統大選的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與蔣渭水、台灣史的連結,2008年7月,黃煌雄被新任總統馬英九提名為監察委員。

陳翠蓮認為,黃煌雄消費蔣渭水、利用台灣史,出賣集體尊嚴換取個人官位,這只是我反對黃煌雄擔任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委的原因之一。

陳翠蓮文中表示,我認識黃煌雄超過三十年,因為我研究台灣史,對他的種種行徑有較多的觀察。我很希望轉型正義工作可以順利推動,所以對所有折衝過程隱忍不發,不願批評、不願口出惡言。

今日媒體抹黑戰開始了,聯合報把我打成鷹派,說我是鬥爭派,反對和解。作為民間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理事長,這樣的指控與汙衊,不利本會日後對行政院促轉會的監督,更不利未來的轉型正義工作的推動,這些理由迫使我已不能再沉默。」

別再扯什麼和解或究責了

台灣的轉型正義,究竟是要走向和解的「南非式」?或者是究責的「德國式」?坦白說就本魯看來,現階段都還是唱高調的爭議。促轉會僅有2年的壽命,預算也僅一億多,什麼研究究員與副研究員也都是立委助理出身,以往不曾投身過轉型正義的任何行動,要用什麼「捷徑」來立刻上手?

承認現實吧!促轉會沒能力和解的。手上沒資源,不是分配者,想用什麼辦法讓朝野雙方虎視眈眈的政客和解?要和解就上酒家吧!他們晚上若是去了同樣的銷魂窩,在那裡「喬」事情還比較快。

另一方面,促轉會更沒能力究責。在促轉會成立前,民間司改會、台權會、台教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廢死聯盟、鄭南榕基金會、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等團體,共同成立了「促轉會監督聯盟」(簡稱促督盟),對所有被提名人發出問卷調查。後來促督盟召開記者會指出,9位促轉會委員名人中,僅有楊翠與尤伯祥為適任人選;黃煌雄、張天欽、許雪姬、彭仁郁、葉虹靈等人雖有回覆問卷,而花亦芬僅提供她給立法院的資料,不回覆促督盟的問卷;高天惠則不回覆。

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鄭清華就指出,各國轉型正義工程的普遍原則,都是排除加害者、加害者後代或威權利益繼承者,尤其被提名人若與威權利益繼承者之間,若有行事作為損及公民信任,絕對是違反正義原則。請問若從這角度切入,主委黃煌雄與特務家庭出身。還當過職業學生的馬英九,有如此毫不避嫌的吹捧諂媚,促轉會成立後還談什麼究責?

話說回來,台大政治系教授黃長玲表示,促轉會不是一般官僚機構,不應以「行政中立」做為積極面對任務的託辭。因此副主委提名人張天欽,對問卷多半以「合法」、「合議」作答,在回應上顯得相對消極。對照今日他企圖究責的對象,竟只限於選戰中民進黨的首號敵人侯友宜,促轉會淪為選戰打手,還有立場繼續奢談究責嗎?

是青年才俊?還是殺人兇手?

民進黨不要再裝死了。從根爛起的促轉會,若不打掉重練,未來只會出更多的笑話。至於大破大立後的促轉會,也無須再扯什麼究責或和解,把所有戒嚴時期的檔案資料,在促轉會2年後要結束前,一律公開上網,讓鄉民們自己去研判,日後要怎樣看待這段歷史。

鄭南榕去世於1989年4月7日,當時的總統是李登輝,不是蔣經國喔!今天民進黨若要究責,請問能跳開李登輝,只針對負責抓人的侯友宜嗎?

同樣的我們也要請問民進黨,如果你們都認為侯友宜應該要在鄭南榕事件裡負起責任,2006年陳水扁為何要破格提拔不到50歲的侯友宜擔任警政署長?那時他是青年才俊,如今為何又成了殺人兇手?侯友宜是個黨國鷹犬,鄉民們也都有共識,問題是他高升為警政署長時,行政院長名叫蘇貞昌。民進黨當年為何堅持要把奧梨當蘋果,至今仍欠鄉民一個解釋。

這樣的促轉會,打掉重練吧!鄉民們,讓我們一起來回顧陳翠蓮教授在拒絕擔任促轉會委員時,她在臉書上所說的:

「轉型正義不僅在追求歷史真相,也是一項龐大的心靈重建工程。不僅在探察艱困壓迫時代高貴的靈魂如何不計個人利害、奮起抵抗,也在檢驗人們如何面對權力、誘惑之下,仍能堅定理想。」

延伸閱讀:

張天欽離職!促轉會發言人由楊翠接任

天欽事件 促轉會:3位諮委進行調查 一週後公布結果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